1377.第1377章 改嫁二

    伸出的手被躲开,那准备扶她起身的丫鬟颇为尴尬,抬头看了一眼风芊芊,见她轻轻的摇了摇头,那丫鬟就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没有再去扶南馨雅。

    南太子生气无非是觉得南馨雅这样做会坏了他的计划,经风芊芊一提醒他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正好她也不是特别的好控制,常常还要拿她的母亲和哥哥威胁她才肯老老实实的听话,如果换个人到北国之都和亲也好,最起码比她听话,也比她好使唤。

    如此一来说不定还能事半功倍,更快的达到他想要的结果,再说紫炎好像也不是很喜欢她,她也不会讨人欢心,换一个人肯定能更好,更能得到紫炎的宠爱。

    和亲昌隆嫁给尚宇浩,仔细想想的确也不错,要知道他可是出了名的风流、毒舌以及凉薄,南馨雅在这种情况下和亲过去,必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不说会虐待她,肯定也不会对她好,再加上昌隆国的皇太后是出了名的守礼之人,还未成婚就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还差点被人凌辱,必定十分的讨厌她,到时候天天被责骂、责罚,岂不是达到了他要报复南馨雅兄妹的目的。

    尚宇浩未登基之前就一直眠花宿柳夜夜笙歌,如今登基为帝肯定是会有更多的女人,看她这个样子似乎对他有情,心生爱慕,如果天天看着他左拥右抱必定会十分伤心,说不定自己还可以见缝插针让她完成一些任务,这样一来即使她被发现也牵连不到自己的头上,倘若被打入冷宫或者是赐死那就是更好不过了。

    想到这儿南太子的脸色好了许多,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杀气也消散了一些,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南馨雅说:“你我虽不是一母同胞,却到底也是亲兄妹,今天之事不但关乎你女儿家的名誉清白,还关乎两国之间的联姻以及南越国的脸面,我身为你的兄长、南越国的太子怎可袖手旁观,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你做主的,也会让兴帝负起责给你一个说法。”

    正在断断续续掉着眼泪的南馨雅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乍然听到不禁一愣,第一反应就是在想自己会不会是在梦中,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会答应的这么爽快呢?

    其实,在那些话出口之前南馨雅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此事重大,昌隆国也没有要跟南越国和亲的打算,再者她已经许配于人,那有半路上改嫁的道理。更何况这些年南太子一直视他们兄妹二人为死敌,也一直想置他们于死地,会出手助她的机率很渺小。所以,她不得不选择在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这样他为了南越国以及他自己的脸面,即便是再生气也不好发作,更不好反对。

    只要他不当面反对,南馨雅就可以继续这么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闹下去,而本就对她无感的紫炎也不会说什么,更加不会反对,因为再怎么样他也不可能要一个被别的男人看光了的女子。

    俯首在地,感激涕零,南馨雅声音沙哑的说道:“多谢皇兄!”

    风芊芊知道南太子跟南馨雅之间的过节,也知道她当初是怎么来到北国之都和亲的,所以,一早就料准了南太子会听她的话,要不然她也不敢开口说话。

    娇媚一笑松开挽住南太子的胳膊,风芊芊轻挪莲步来到了南馨雅的身旁,弯下腰扶起她娇滴滴的说道:“自家兄妹何必言谢,公主客气了,快起来吧!”

    说话间,她亲手将南馨雅扶了起来。

    这一次南馨雅没有再躲开,而是搭着风芊芊的手站了起来,低头拂去眼泪轻声道:“谢谢,谢谢侧妃嫂嫂!”

    拿出随身携带的绢帕,风芊芊一副两人很熟的样子帮她擦眼泪,一边擦一边说:“你都叫我嫂嫂了,再说谢谢可就见外了。妹妹,今天你受委曲了,不过,你且宽心,万事都有太子爷呢,他一定会为你做主的,也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我扶你到一旁先去休息吧。”

    该说的话已经说完,想提的要求也全部都提了,南太子也答应了,再加上梨花带雨的一通哭泣后着实也累了,鼻子也塞了,嗓子也干了。南馨雅再站在这儿也没有什么意思,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就故作伤心之状的说道:“有劳了!”

    风芊芊微微一笑非常乐意,抓住南馨雅的胳膊就慢慢的扶着她在先前的座位上坐了下来,然后不知安的什么心,打的什么算盘,破天荒的对她嘘寒问暖了起来,稍候又是斟水又是倒茶。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以为她们是亲姐妹呢,也以为风芊芊是真的关心她。

    南馨雅只知风芊芊是南太子面前的宠妾,却并不知她真实的身份,更不清楚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她极其热情又像是发自真心的在关心自己,就放下了心中的警惕,一味的由着她去。

    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间,南太子既已答应南馨雅为她做主就没有再反悔的机会,他在风芊芊二人落座时看了一眼,随即收回视线就对着紫炎彬彬有礼的说道:“南北两国联姻已经昭告天下,我父皇也有意与紫都主结秦晋之好,但皇妹骤然出事也非我等所料,为了续两国百年之好,我会让父皇另选一位皇妹到北国之都来和亲,还望都主见谅!”

    尽管南北两国的联姻比不上和昌隆国的联姻,南馨雅也不似风九幽那样重要,紫炎也并不是特别的重视,却并没有想过要因此作罢,毕竟他现在需要人支持来对付大祭司。所以,丝毫都没有不悦以及怪罪,反而道:“南太子此话严重了,此事是在北国王宫内发生的,说起来也是我没有保护好馨雅公主,以致于让馨雅公主受此惊吓,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请太子转告南皇,这门亲紫炎是结定了,不管后续南越国送来的是公主还是郡主,北国之都都绝不会悔婚,更不会因此事破坏两国之间的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