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第1291章 狸猫换太子

    “是,奴婢告退!”晚香与夏秋二人再次行礼,然后躬身退了出去。

    望着她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悬在风九幽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自在来的路上发生了那样的事后,她就一直提心吊胆,生怕她们会再被那些北国士兵欺辱,如今能安然无恙的将她们全部送出去,也算是了了她一桩心事。也解了她的后顾之忧,这样她离开北国之都的时候也可以安心了。

    回到房间,晚香就把剩下的陪嫁宫女叫了过来,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告诉她们以后,她们个个都沸腾了。原以为会死在这里的,那想到还有再回去的时候。欣喜若狂欢呼不已,高兴之余不免落下泪来。

    从昌隆皇宫到北国都城,这一路上她们经历了太多的心惊肉跳,也被吓的不轻。风九幽虽然救下了她们,也以死相护,但终究还是胆战心惊,天天恐慌。如今能回到昌隆,回到家乡,怎么能不令她们欢呼雀跃呢。

    半个时辰后,画影顶着寒风回来了,先是去看了晚香她们收拾东西,并且告诉她们明天用了早膳就走。今天务必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以免明天浪费时间再生变故。晚香知道机会难得,也知道风九幽是在什么情况下才把她们送走的,点头答应拍着胸脯保证。同时也催促其她人加快速度,除了衣服银子以及首饰外,那些不必要带的东西统统留下。

    固然知道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也没有命要紧,但有些宫女想着是跟皇帝一起回去,安全上面肯定是没有问题。那么,她们多带些东西应该也无关紧要。所以,将晚香的话完全当成了耳旁风,也充耳不闻,自顾自的收拾了起来。

    嘱咐完晚香等人后,画影匆匆忙忙回到了暖阁。见风九幽还在看书,便走上前轻声道:“主子,夜深了,别看了,早点休息吧。”

    闻声抬头放下手中的书,风九幽淡淡的问道:“办妥了?”

    拿起火钳拨动了一下炭火,画影在凳子上坐下道:“嗯,办妥了!不出主子所料,紫炎一听二话都没说即刻就答应了。还问我要不要明天派人护送她们过去。”

    书看久了脖子有些酸,风九幽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说:“你怎么回答的?”

    画影看她不舒服就赶紧站了起来,几步绕到她的背后帮她揉捏肩膀,回答道:“我按照主子吩咐说的,说来的路上发生了那样的事,她们都很惧怕黑甲兵。根本不敢靠近他们,陪嫁侍卫们正好没事,明天一早就由他们护送过去,我也去。”

    不知是自己的肩颈太累,还是画影学过按摩的手法,特别的舒服。风九幽抬手揉了揉酸胀的眼睛说:“很好,明天一大早你就赶紧带着他们去裕景山庄。事先先不要告诉张礼他们,等出了裕景山庄以后你再跟他细说,找个隐蔽安全的地方,我怕他一根筋不愿意。”

    因为不是雪山之巅的人,画影对于陪嫁侍卫的生死并不在意,努了一下嘴说:“他们有什么不愿意的,主子为了他们活命费尽心思,现在放他们自由离开北国之都回家去,还不好?”

    放下手,睁开眼睛,风九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有些疲倦的说:“人和人不一样,每个人的使命感也不同,张礼虽然不似梅叔叔他们那般会拼死保护我,却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更何况他们是宫中侍卫,食俸禄,受君恩,一般人也不敢欺负他们。倘若成了无官无职的贫民百姓,生活怕是没有那么好过。这样,你明天多备一些银两拿给他们,再告诉他们如果还想当侍卫就回京去找莫七。他是禁卫军统领,一向颇受尚宇浩的青睐,他会收留他们的。”

    为防紫炎察觉,风九幽这个时候不便把陪嫁侍卫也一起送到裕景山庄去。所以,就趁着护送陪嫁宫女的时候来个狸猫换太子,把他们换出去,把自己的人换进来。正好独孤带着人也差不多到了。

    陪嫁侍卫人数不多,却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面孔,即便被调换了也不会有人发现。当然,张礼在紫炎的面前露过脸,她必须让人易容,乔装打扮方保万无一失。

    至于尚宇浩那边,风九幽认为没有必要说。一来,他现在是昌隆国的皇帝,昌北联姻关乎着他的利益,倘若他知道自己要离开北国之都,势必不会同意。毕竟昌隆内乱刚刚平息,血雨腥风还未过去,根本经受不住北国之都的铁蹄。二来,她也不想他为自己担心,更不想皇太后也知道自己毒发之日将至。还有到血池换血之事,她觉得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以免走漏了风声。

    其实,风九幽的担心也不无道理,要知道自古以来屁股都决定了脑袋,一个人坐在什么位置决定了他的思想。尚宇浩也不例外,身为皇子,身为陌离一直照顾的弟弟,他自然是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他现在是昌隆国的皇帝,很多事情不得不考虑,有时候更是身不由己。

    画影明白风九幽的意思,点头道:“行,那我明天就多带点银票给他们。主子放心吧,高官厚禄再要紧也没有自己的性命要紧。更何况张礼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那重那轻,不会一根筋的。”

    “但愿如此吧!”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风九幽摆手示意她把手拿开。然后起身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往外看,悠悠的说道:“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新的一年就开始了。”

    画影拿起斗篷走到她的身边,为她披上道:“是啊,转眼间一年又过去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因有事去雪山之巅,还在陪雪老喝酒呢,今年没想到会在这里。”

    说到这儿,画影想起了一件事情,扭头看向风九幽的同时,犹犹豫豫的说:“主子,有件事……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告诉你?”

    抬头望月朦胧一片,风九幽面色依旧不甚在意的说:“什么该不该,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没有什么可纠结和犹豫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