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9.第1249章 断肠草

    正阳宫,后殿内!

    紫炎在正阳殿拂袖而去后就赶来了后殿,当看到青檀奄奄一息随时会死的的模样时,他脸色大变,三步并作两步快速的来到了榻前,张口问道:“巫医,右使如何?”

    兴许是他的脸色太过难看,兴许是他的口气极其严厉,巫医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的禀报道:“微臣无能,请都主恕罪。青右使五脏俱损,回天无力,只怕……只怕活不过今日了。”

    纵然先前就知道了,真的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紫炎的心中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也百般不是滋味。青檀近几年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好几次大祭司派人刺杀,她都竭尽全力的保护他,数次为他受伤甚至差点丢了性命。倘若她死了,那么,他不单单只是失去了一个帮手,失去了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还失去了一个陪伴他的人。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害怕一个人待着,害怕孤独,害怕独自面对这一切,青檀的存在或许在很多时候都帮不了他什么,但知道她跟在身边,他多少都会安心一些。

    抬步上前,紫炎在榻前的凳子上坐下,伸手搭在青檀的腕上为其把脉,沉声道:“清灵草也不行吗?”

    清灵果有起死回生之效,清灵草多少也有一些,只不过没有清灵果效果好,也不是特别的明显。

    知道青檀乃是紫炎面前的红人,巫医不敢有半句隐瞒,据实以禀道:“回都主的话,清灵草虽然能治伤,但对右使已经无效,她伤的太严重了,而且她体内的毒已经发作,想要保住性命恐怕只有服用清灵果。”

    未把到脉,紫炎心下一紧,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乍然听到毒发二字猛然回首看向巫医,满脸疑惑的问道:“毒?什么毒?”

    巫医听他话音似乎不知,直起腰身恭敬的回禀道:“是断肠草!”

    心下疑惑满头雾水,紫炎脱口而出道:“断肠草,她何时中了断肠草?”

    巫医觉得他问的莫名其妙,青檀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右使,而他却是宫中最厉害的巫医,平日里青檀根本不够资格让他看病,他又怎么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中的断肠草。

    心中这样想,却不敢这样说,巫医想了一下说:“据臣把脉观察所知,青右使体内的断肠草并非近期所中,最少应该有一年了。”

    大惊失色,脱口而出道:“一年?这怎么可能,她天天在我身边,我怎么不知道她中了断肠草?”

    越听越离谱,越听越惊讶,紫炎满目不信的同时也开始回忆近一年内所发生的事情,想知道她是何时中的毒。

    巫医瞬间无语,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的问题了,心想,你天天跟她在一起都不清楚,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这时,守在青檀身边的白芷不知为何哭了,抽泣呜咽声越来越大,紫炎闻声看她不由问道:“白芷,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泪如雨下,白芷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躺在床上即将撒手人寰的青檀说:“应该有一年半的时间了,青姐姐中毒后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也是在半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知道的,都主,你救救青姐姐,你救救她,她可是为你中的毒啊。”

    说着,说着,白芷又失声痛哭了起来,想到青檀这半年来因断肠草而受的苦,她心如刀绞,泪流满面。

    纵然隐隐约约间想到了,紫炎还是非常的惊讶,失声问道:“为……为我?”

    抬手随意擦去眼泪,白芷点头如捣蒜一样的说:“嗯,嗯!我听青姐姐说她在一年半前曾跟着都主出去寻找圣女,期间被大批黑衣人追杀,当时她为了保护都主离开,背后中了一箭,那箭上涂抹了断肠草。她就是在那个时候中的毒。”

    随着白芷的告知,紫炎想到了那次刺杀,也想到了青檀中箭之事,可是自己记得当时她只是受了箭伤,并未中毒啊。

    难不成是自己记错了?

    思索间,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千沧开了口,他面带悲伤的说:“当时是我给她拔的箭,箭头乌黑,流出来的血也是黑的,我本想告诉都主,可她不让。说服了解毒丸就好了,可谁知她竟然把我也骗了,断肠草的余毒在她体内一直未清,她一直瞒着所有人。”

    说到这儿,千沧噗通一声跪下,言辞诚恳的说道:“都主,青檀一直为国效力,对你忠心不二,请你一定要救她啊。”

    紫炎扭头看向青檀,说实话他也很想救她,可拿什么救呢?清灵果稀有,本就只剩下一个,且已经给风九幽服下了,他要拿什么来救她?

    万般无奈,有心无力,紫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不是我不想救她,也不是我舍不得清灵果,而是你们都知道清灵果原本就只有一个,送给昌隆皇帝的都是假的,我……”

    话未说完,性命垂危的青檀就抬起了手,白芷看到连忙握住,焦急的问道:“青姐姐,你要什么?”

    青檀睁开迷蒙的眼眸,目不转睛的看着紫炎,有气无力的说:“扶我……扶我起来。”

    白芷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猛地摇头说:“不,不行,青姐姐,你体内的毒已经发作,一动就会加快毒发的速度,你要拿什么东西,我拿给你,你好好躺着。”

    五脏六腑俱伤,青檀疼痛不已,她痛苦的闭上眼睛轻轻的摇了摇头,极其虚弱的说:“起来,扶我起来!”

    白芷看她这个样子心有不忍,扭头看了一眼紫炎,见他点头便直起身坐到了榻上,然后慢慢的将她扶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坐起身后血流的速度加快,五脏六腑之处也传来烧灼之感,青檀强忍疼痛,凝眉怔怔的看着紫炎说:“都主,不必……不必为我费心,我死期已到,药石无医,不要再……不要再浪费……”

    语未尽,话未完,青檀的两条胳膊就因疼痛而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立时,一口鲜血就喷到了紫炎的脸上、身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