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8.第1148章 陌离在密谋什么

    “晚些到不要紧,只要人没事就好,昌隆那边怎么样了,五弟可还好?还有……还有他怎么样了?”陌离与尚宇浩虽不是一母同胞,却在儿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数年来又同甘苦共患难,关系早已超越了亲兄弟,尽管现在知道连血缘关系都没有,二人之间的兄弟之情也从未变过,更未减丝毫,相反,风雨飘摇之时,他们还更加的心系彼此,担忧彼此。

    世人皆知昌隆国三皇子尚陌离已死,且风光大葬,他生前所拥有的一切也化为乌有,被其他皇子取而代之,但他毕竟在昌隆生活多年,也与太子及尚君墨一党周旋多年,更在青州盘恒已久,即便离世,多年建立的消息网以及培养的势力一时半刻也没有散去,再加上凌风等人管理得当,一直以来都有各种各样的消息源源不断的送到陌离的手中,所以,对于昌隆国的一切凌月称不上了如指掌,却也大概的知道。

    想到最新收到的消息,凌月显的有些兴奋,张口回禀道:“五殿下很好,已经在皇太后的帮助下顺利登基为帝,各方势力也均已收服,至于皇上,他好像错服了某种药,一直都昏迷不醒,太医等人看了也无计可施,有些人说是得了一种什么怪病,又有些人说皇帝不忍看到儿子相残,不愿意醒来,宫中流言四起,各种猜测纷传,具体是什么样还在调查当中。”

    由于从前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陌离一直把昌隆皇帝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尽管他从未真心的疼爱过自己,却也尊他,敬他,就连他对皇后的刺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三番五次的纵容别人杀害自己,他也从未真正的恨过他,如今听闻他落得如此下场,心中不免叹息,当然,多少也为他感到难过。

    不管是作为一个皇帝,还是一个父亲,他无疑都是失败的,可悲的,可恨的,可怜的,就像那句话说的一样: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他今日这般或许是最好的结局,要不然以尚宇浩的性子,恐怕很难对他痛下杀手,而他坐拥江山数十载,定不会轻易放手,到时父子相争,必会再次掀起血雨腥风。

    想到这儿,紧皱的眉头豁然松开,陌离沉思片刻道:“此事不必再查,随他去吧,五弟刚刚登基,想必很是艰难,你命人暗中注意朝中动静以及各个官员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立刻禀报于他,内乱已平,昌隆初定,必不能再起风波了。”

    知他们情同手足,凌月恭敬的说道:“殿下放心,此事东方先生已经交代了,萧大叔也都已经安排下去,为防五殿下行事不便,也怕他在有些人、有些事上为难,东方先生还特意交代,那些不轨之徒可以直接动用千机阁从前的杀手解决掉,不必禀报给五殿下知道。”

    提到千机阁,陌离点了点头,十分赞成的说道:“如此甚好,五弟心软,与其到时候让他为难,不如直接帮他解决掉,先生之慧异于常人,有他在我自不必担心。”

    “萧大叔并不是十分赞同先生的话,觉得暗中替五殿下解决可以,但事后还是要让他知道,毕竟他现在身份不同了,我哥凌风也是这个意思。”虽然这话是从凌月口中说出来的,但他并不明白萧杀所言是何意,也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让尚宇浩知道,他只是按照哥哥凌风的吩咐将话转告于他。

    轻抬眼眸,一切了然于胸,萧杀和凌风跟随陌离多年,他自是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从小到大尚宇浩和他一直相互扶持,相依为命,不是一个娘胎里爬出来的,却也胜似,如今他成了东凉国的三皇子,而他也登基为帝,情同手足的情分虽在,却也保不齐那天就变了,更何况东凉国和昌隆国并不似表面上那么和平相处,一旦那天打起来,他们无疑就站在了对立面,到时候又该如何?

    显然,东方先生他们想的比较深远,不管是昌隆国的皇子还是东凉国的皇子,皇位之争都在所难免,在尚宇浩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他日陌离需要帮助之时,尚宇浩定然不会袖手旁观,倘若得到昌隆国的支持,那么皇位之争无疑又多了一层保障,所以,萧杀才故意为之。

    素来不喜欢算计,尤其是对待自己的亲人,莫名的陌离有些烦感,不过,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瞬间过后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嗯,就按照萧大叔的意思办吧,另外,我还有几件事吩咐你去做,你把这张清单收好,一一去准备,要最好的,二十日内务必办好。”

    言罢,陌离将之前写了很久的一张单子给了他,那单子折了几折,做的十分精致,有些似礼单,又有些似拜帖。

    凌月伸手恭敬的接过,大概看了一眼目瞪口呆,十分震惊,猛地抬头看向陌离时惊诧到了极点,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似是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陌离不以为意,指了指清单上的一行字说:“不必大惊小怪,这一天迟早要来,别的倒还好,唯独这个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时间比较急,你多找些人,二十日内务必给我赶出来。”

    还未来得及回答,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陌离抬头看了一眼,立刻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就听到守在门口的陪嫁护卫厉声道:“站住,什么人?”

    心中一怔,登时一愣,凌月一听这话即刻就站了起来,以为是自己被人发现了,马上就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可谁承想他脚都还没有抬起,陌离就按住了他。

    这时,门外又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只听她道:“我是长乐宫的嫣儿,奉我家主子之命特来送上几样特色糕点,黄昏之时还想邀请郡主到长乐宫品茶,请代为通传。”

    守在门外的两个陪嫁侍卫彼此对视一眼,听她声音清脆,宛如黄鹂,娇软之中透着不卑不亢,身上穿的又不是宫女装,也不似北国之都的衣衫,不禁纳起了闷,不约而同的在想她是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