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第960章 乱中箭雨

    双手环于胸前,西灵瑞的倔劲又上来了,直接扭头看向一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不吃,不走!”

    看着他孩子气的举动,风九幽无语到了极点,知道他自小到大定是被父母给宠坏了,也并没有强逼下去,怕会适得其反,改变态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既如此,那我便跟你们一起离开吧。”

    喜上眉梢,眉开眼笑,西灵瑞瞬间就乐了,放下手坐直身体,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真的,姐姐没骗我?”

    风九幽把勺子放到他面前的碗里,点了点头说:“嗯,赶紧吃饭吧,吃完了饭我们就走。”

    目的达到,西灵瑞依言而行,马上端起面前的碗就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风九幽沉默不语,拿起一块夏秋早上做的糕点就慢慢的吃了起来。

    玄月不知道风九幽心中真正的打算,也不好当着西灵瑞的面问,来回的看了他们姐弟二人两眼,就随手拿起一块糕点默默的吃了起来。

    不久,一通狼吞虎咽的西灵瑞吃饱了,拿起随身携带的锦帕擦了擦嘴说:“姐姐,我好了!”

    风九幽本身胃口就不好,加之已是深夜,勉强吃下一块糕点后就不太想吃了,但是,为了能让身体有些力气,她又喝了小半碗鱼汤。

    闻声抬头径自放下手中的碗,风九幽同样拿出锦帕擦拭了一下嘴角说:“吃饱了就好,玄公子呢,可是吃好了?”

    出于礼貌,风九幽扭头看向玄月,非常客气,就像是对待普通朋友那般。

    玄月点头示意表示自己也吃饱了,然后伸手提过食盒,把剩下未吃完的饭菜一一放了回去,不久,一切收拾妥当,风九幽看了二人一眼说:“你们先隐身,待我打开车门以后就出去,等我把食盒交给那统领以后就跟你们离开。”

    “好,姐姐别怕,也别担心,我和玄哥哥都会保护你的。”兴许是马上就要出去,西灵瑞显的有些兴奋,尤其是想到接下来风九幽就要跟自己回到西岚去以后,他莫名的感到激动,也同时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风九幽微微一笑并没有言语,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玄月就打开了马车门,与此同时,他们二人也连忙再次隐身。

    随着马车门的打开,冷风扑面而来,正当风九幽撩起马车帘子探出头时,无数支利箭在黑夜以及呼呼的北风掩盖之下,带着庞大的杀气从四面八方袭来。

    “嗤嗤嗤”犹如雨点般的声响此起彼伏的响起,很快,风九幽乘坐的马车就被射成了刺猬,而与此同时,对于杀气以及危险素来都非常敏锐的她,就地一滚,就从车驾上滚了下去。

    那些守在周围的士兵立刻挥动手中的兵器,团团围住马车的同时,挡去一波又一波的箭羽。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玄月和西灵瑞二人齐齐大惊失色,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侯,竟然会有敌人来袭,而且还是奔着杀风九幽来的。

    吃惊并未持续很久,二人马上就作出了反应,看到风九幽从车架上滚了下去,西灵瑞本能的就扑了下去,而玄月则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风九幽的身体就要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时,隐身的西灵瑞一把就抱住了她,将她护在了怀里。

    地上凹凸不平,又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石子,西灵瑞为了不让风九幽受伤,直接就给她做了垫背,幸好冬日里衣服穿的比较多,要不然西灵瑞的背肯定能疼死,那坚硬的石头一碰到后背,就刺的慌。

    刚刚稳住身体,西灵瑞就抱着风九幽坐了起来,十分紧张的问道:“姐姐,你怎么样,伤着了没有?”

    还未来得及回答,风九幽就看到飞奔而来的青檀,一把拉起西灵瑞的胳膊说:“我没事,走,快走!”

    西灵瑞反应极快,立刻从怀中掏出一张灵咒,随手一扔念动密语,不过顷刻之间,风九幽就不见了,和他一样隐起了身。

    连忙爬起身,西灵瑞兴高采烈的说:“好了,这下他们谁也看不到姐姐了,姐姐,这边人少,我们从这边走。”

    风九幽倒是很想跟他走,可是,她原本就有气无力晕的厉害,从车架上滚落下来以后更是眼冒金星,头晕目眩,再猛的一站起来,天旋地转,双腿都没有站直她就又倒了下去。

    这时,玄月来到了二人身边,见风九幽软了下去,未加思索就伸出了双手,一把将她打横抱在怀里说:“郡主,情况紧急,得罪了,小瑞,快走,趁乱,我们赶紧离开。”

    西灵瑞知道风九幽中了毒,看她并没有晕过去,就马上脱下身上的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说:“好,这边人少,我们走这边。”

    语毕,玄月抱紧风九幽和西灵瑞一同离开了。

    青檀看到无数支箭羽就知道出事了,披风都来不及穿就跑了出来,眼见着风九幽倒地不起,她吓的魂飞魄散,正以为她受了伤拼命的跑来相护时,她竟然神奇的凭空消失了。

    心下大骇,青檀纵身一跃就落在了风九幽先前出现的地方,没人,没有人,风九幽的的确确的消失了,不见了,心中惊慌,青檀来回的找了好几遍,当依然没有任何的头绪和发现时,她忍不住大声呼唤:“老巫,老巫,快出来,圣女不见了,圣女不见了。”

    声落人现,一个身着黑袍的白发老者出现了,他左手拿着漆黑如墨的骷髅头骨链,右手持黑色的骷髅头权杖,双眉如剑,斜插而下,面目有些扭曲,似那干枯的树皮,一层层的褶子紧皱着,白发散披,盖住小半边脸,乍一看,像是来自地狱中的罗刹,说不出的吓人可怕。

    不知是他巫术高强,还是身上的阴灵太多,即使有那头白发,也掩盖不住他周身上下散发出的死亡气息,浓郁而强烈,所过之处犹如到了阴曹地府,阴森恐怖,冰冷异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