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第490章 红拂的害怕

    突然的夸奖令若兰很是开心,为白沧海拉了拉身上盖着的锦被,笑着道:“不是我做的好,是跟扶苏学的好,小姐,你都不知道,扶苏当时也是这么对我的呢。”

    “哦,是吗?”轻挑眉头风九幽显得颇为惊讶,毕竟扶苏只是表面上冷了点,其实心里面对若兰还是跟其他人不一样的,没想到他会如此狠心,风九幽细细的追问了起来,而若兰提到扶苏也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连绵不断,说着说着就完全把陌离没来的事给忘记了。

    同一时间,远在千里之外的扶苏也收到了风九幽不日将归的消息,简单的向梅青夫妇转达了此事以后,他就离开了风府忙别的事情去了,由于事情太多,许多非常机密的事情他又不能吩咐别人去做,只有亲力亲为,所以,他很忙,忙的脚不沾地,忙的有时候连饭都顾不上吃。

    不知是有人有意为之还是巧合,尚君墨大婚的日子正是北国之都来迎亲的日子,也就是风九幽出嫁离开昌隆京城的日子,两个女儿同一天出嫁可是忙坏了风青山,自打他接受了紫炎以后,就开始欢天喜地的为两个女儿们准备嫁妆。

    由于风九幽的嫁妆早就准备好,也已经给了她,风青山精挑细选的嫁妆并不是所有的都准备了两份,而是着重的给风芊芊挑选,然后看到合适的再顺便给风九幽添上几件。

    可能是觉得紫炎人好,风九幽嫁过去又是一国之后,不愁吃穿更不愁金银珠宝,风青山并没有在原来的嫁妆上添多少,反倒是更心疼小女儿,觉得风芊芊虽是与东凉的清雅郡主同为王妃,同一日嫁进靖王府,但在嫁妆上必须要比她多,只有这样小女儿嫁进王府才不会被人欺负,而尚君墨看到这些金银珠宝也会更加疼爱小女儿。

    就这样,为了风芊芊下半生的幸福,风青山命曹碧云将所有的库房门打开,令小女儿自己挑选,风芊芊欢喜的不行,可她并不知道那些东西最值钱,好在花柳儿一直跟在她身边,母女二人转了一圈又小声低估了半天,便开始报出那些东西的名字。

    裴管家因为偷窃下了大狱,风青山也因此知道了他与花柳儿偷情之事,原本他是要将花柳儿休弃送入大牢的,可无奈风芊芊哭闹不止,甚至以死相逼,到最后他不得不因为风芊芊喝血保住容颜一说,而留下花柳儿。

    被人戴了绿帽子,风青山始终咽不下那口气,思来想去拿花柳儿没法,他就把气全撒到了裴管家的身上,先是给审理此案的官员通了气,又送了些银子,让裴管家在牢中受遍了酷刑不说,到最后还直接咔嚓一刀把他阉了,直接送进了宫里当太监。

    本以为当了太监这件事就算了了,可风青山依旧没有放过他,利用自己的关系又使了些手段,将裴管家送到了一个喜欢折磨人的老太监身边,那老太监在宫中地位不凡,但为人处事却极其歹毒,许多小太监都不堪他的折磨而投湖跳井自尽了。

    在牢里的时候裴管家还幻想着花柳儿会想法子救他,可在那一刀切下之后,所有的幻想和希望都化成了泡沫,他知道没有人会来救他了。

    其实,并不是花柳儿不想救他,而是她连自己都救不了,花丞相听闻女儿与管家偷情一事气的吹胡子瞪眼,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正正做人的他,会生出这样恬不知耻的女儿来,一怒之下,他对外宣布与花柳儿断绝父女关系,从此以后不准她再踏进花府半步。

    没有了娘家这座靠山,又失去了风青山的信任和疼爱,花柳儿唯一能依靠的人就只有女儿风芊芊了,所以,她现在对风芊芊可谓是百依百顺,准备说服她出嫁之时将自己也带到靖王府去。

    由于风九幽在太子选妃那日已经将婉儿之事禀报给皇帝,皇帝也允婉儿以侍妾之名在尚君墨成婚那日从后门抬进靖王府,故,婉儿那边也在为自己的出嫁而准备着。

    虽然明知道婉儿是太子府的人,曹碧云也依旧按照风九幽的吩咐对她好,不但****里抽空去看一下她,陪她聊会儿天,还给她置办了好多东西,知道每个女子的梦想都是穿上嫁衣嫁给心爱的人,曹碧云也特意给她量身定做了一套嫁衣,婉儿见了以后欢喜的不得了,即使那日不能穿,她也对风九幽充满了感激。

    风府上上下下都挂满了红绸,每个人的脸上也都带着喜气,可一直躲在房间里的红拂却非常非常的不高兴,紫炎离开京城才不过几日的光景,可她却像是与他分开了许多许多年,她想他,抑制不住的想他,想的都要发疯了。

    这一日午膳时分曹碧云准时来给红拂送饭,推开门朝里走,当看到女儿又坐在窗户下遥望着蓝天白云发呆时,她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不禁在想几日了,女儿这样闷闷不乐的样子似乎已经有好几日了。

    几步上前将托盘放到桌子上,曹碧云来到了红拂面前,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发现她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存在,眉头越皱越紧,心里也愈发的疑惑担忧了起来,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轻轻的叫了一句:“红拂!”

    心中一颤红拂瞬间回神,看到母亲先是一愣再立刻展开笑脸,淡淡的说:“娘,你来了。”

    曹碧云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未感觉到异常便道:“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那里不舒服?要不要请大夫过来看看?”

    不知为何看到母亲关切的眼神,红拂的心里就莫名的紧张和害怕,她甚至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倾身上前挽住母亲的胳膊拉着她一起站了起来,一边向桌子前走一边道:“不用,我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可能是因为在房间里待久了,有些闷,所以,脸色看上去会有些差,娘亲无需担心,女儿很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