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4.第484章 杀人

    将她面前的汤碗放到一边,把手中的筷子递了过去,陌离点了点头说:“嗯,知道了,这次就不惩罚你了,但是,以后绝不能再沾酒了,你的胃不好,酒喝多了不止会难受,还会……”

    为了让他相信,也为了让他放心,风九幽出言打断了他的话,保证的说道:“我保证以后都不喝了,滴酒不沾。”

    对于酒,风九幽说不上特别的喜欢,但醉了的感觉确实还不错,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什么也不会想,连梦都不会做,一觉到天亮,当然,这种不错的感觉并不包括呕吐和第二天的头疼欲裂。

    见她乖乖的陌离没有再说什么,随后二人相视一笑开始静静的用饭。

    看着心爱的人就在面前,听着碗筷相撞发出的声音,二人的心里都特别踏实和温暖,此时此刻他们与普通人家的小夫妻没有什么两样,甜蜜而快乐。

    月至中天,子时过半,已经入睡了的风九幽猛的睁开了眼睛,搂着她睡的陌离也同样醒了过来,四目相对沉默不言,心中都清楚的知道国舅府的人到了。

    同样是黑衣黑巾蒙面,一行十几人的队伍蹑手蹑脚的就上了二楼,由于风九幽早有吩咐,孟五等人都没有站在门口守着,而是齐齐入了房间休息,隐在暗处的哑鬼一感觉到杀气就出了房间,神不知鬼不觉的绕到了那些人的身后。

    知道神乐谷锦瑟武功不凡,那些人上了二楼以后并没有马上冲进房间大开杀戒,而是掏出怀中的迷香点燃,分别吹进了一字排开的三个房间里。

    须臾,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带头的黑衣人大手一挥那些人就推开门走了进去,独孤一声令下孟五等人就冲了出来,二话不说就跟那些人交上了手,打了起来。

    不知道国舅府的实力到底如何,又会派什么样的杀手过来,木易跟风九幽谈完事情以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将脸蒙住与那些人打了起来。

    若兰站在风九幽的门口并没有出手,一边观察着木易的招式以及速度,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许是觉得来人的武功太差了,根本不配让他出手,又或许是觉得独孤他们可以轻松解决,哑鬼似一位地狱来的王者一般站在二楼的栏杆上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噼里啪啦的刀剑撞击声传来,风九幽猛地坐了起来:“我出去看看!”

    话音未落就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可谁知,还未站起来陌离就将她给拉了回来,重新帮她盖好被子,波澜不惊的说道:“不过是些鱼虾蟹将,那用得着你出手,夜深了,明天还要赶路,睡吧。”

    言毕,不待风九幽反应过来他就又将她搂紧了怀里,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外面打的难解难分,风九幽那里能睡的着,但整个身体都被陌离给压住,她想去看看也跑不掉,沉思片刻想了一下觉得倒也是,有哑鬼和独孤在,那里用得着她出手呢,别说是来这些人,就是再来两批也不够他们练手的。

    这样想着风九幽也索性不理了,加上酒劲这个时候也全部上来了,她侧着身子依偎在陌离的怀里,枕着他的胳膊就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一品居乃是京城中最大的客栈,平日里也住了不少人,按照道理来说客栈里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那些人早就应该冲出来落荒而逃了,可今天却是出奇的安静,一直到独孤将所有的黑衣人打到在地,整个客栈也没有一个人跑出来,而那些紧闭的房门也不曾有一扇打开,掌柜以及店小二更是连鬼影都没有看到,显然,一品居与香满楼有来往,而且还是那种关系不浅的来往。

    将来的所有黑衣人全部丢到一楼的大堂里,若兰恭敬的请示道:“启禀公子,所有人都被生擒,请公子示下!”

    陌离紧了紧搂住风九幽的手,压低声音毫不犹豫的说:“杀!”

    敢伤他心爱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国舅府,很好!

    “是,公子!”若兰听到这样的答案一点也不惊讶,也不害怕,相反,她很冷静,非常的冷静。

    纵身一跃从二楼直接跳了下来,若兰拔出腰中软剑来到了木易身边,看到他袖子下的手都在发抖,她将手中的剑递了过去,淡淡的说:“公子说了,全部杀了,你来执行!”

    “我?”木易大惊失色,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风九幽竟然会让他来执行杀人,要知道他虽然上过战场,也杀过人,可那毕竟是在战场上啊,为了活下去他才杀人的,现在,现在让他就这样杀人,他真的有些不敢,有些胆战心惊。

    其实,若兰正是看出了他的害怕才这样说的,风九幽对于木易寄予厚望,作为他的小师父若兰也非常的希望他能成为一个真正独挡一面的男子汉,为风九幽分忧解愁,为陌离的皇权之路保驾护航,所以,她必须要逼着他迈出这一步,就像几个月前扶苏逼着她杀人一样。

    当时她也非常非常的害怕,非常非常的惊慌,她甚至吓的都哭了,可是没有办法,扶苏说如果她连杀人都不敢,那就只会成为风九幽的累赘,成为拖她后退的人,关键时刻甚至还有可能让风九幽身陷险境。

    若兰从来都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但她唯一不能做的一件事就是离开风九幽,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除了跟在风九幽的身边,她想不到自己还可以去那里,为了不成为那个拖后腿的人,也为了保护风九幽,若兰第一次杀了人,血溅了一脸,她吓的差点没有晕过去,可就算是这样一向对她不错的扶苏也没有上前一步,他看着她,目光冰冷,仿佛一个陌生人一样。

    一个晚上,整整一个晚上,她没有动,扶苏也没有动,直到第二天天亮她缓过神来,漠然的擦掉脸上的血迹二人才离开,也是从那个时候若兰不再恐惧杀人,也不再害怕,她不会随便杀人,但在杀人时也绝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和手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