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第483章 我有病,你有药

    蜻蜓点水似的吻了一下她的脸颊,陌离一本正经而又十分苦恼的说:“我是很想好好说话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你总是不自觉的想动手动脚,娘子,你说为夫这是不是病了啊?”

    “是的,而且还病的不轻。”拿开他的手风九幽坐了起来,觉得他真是越来越幽默了。

    陌离像个八爪鱼一样又搂住了她的腰,黏了上来,在她耳边美美的说道:“我有病,你有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时,若兰正好走了进来,听到他的话先是一愣然后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风九幽的脸立刻变的通红通红的,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样,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太尴尬了,太羞人了。

    伸手拿开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风九幽娇嗔的瞪了陌离一眼说:“赶紧穿衣服起来。”

    言毕,风九幽又回到了贵妃榻上,拿起书继续掩饰心中的尴尬。

    陌离一点也不尴尬,相反,他心里乐开了花,美滋滋的,他就是要让人知道,知道他爱她,很爱很爱她,甜如蜜糖似个乖宝宝一样的说:“是,娘子,为夫这就起来。”

    话落,他扭头看向正在摆饭的若兰,用非常郑重其事的语气说:“若兰,我家娘子不高兴了,你不许再笑了。”

    若兰本就忍笑忍的十分辛苦,听他这么一说登时忍不住了,恰好,饭菜也已经全部摆好,她拿起托盘转身就跑了出去,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关门声响起的同时她的笑声也从外面传了进来:哈哈……哈哈……

    正在隔壁房间聊天的孟五和木易听到笑声走了出来,看到若兰笑的前俯后仰似疯了一样,颇为担忧的问道:“若兰,你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

    若兰捂住笑痛的肚子站直身体,摆了摆说:“没事,我……我没事,哈哈,没事,我去厨房了,哈哈……”

    木易虽不似从前那样单纯,却也看不懂这是什么情况,皱着一双眉头看着若兰的背影疑惑不解的说:“这叫没事,孟叔……”

    话未说完孟五就感觉到有人来了,朝他摆了摆手二人就快速的退回到了房间内,由于木易的身份现在还不能够跟神乐谷锦瑟公子扯上什么关系,所以,他不能让人看到自己出现在这里。

    毫不掩饰的哈哈大笑让风九幽想将陌离给暴打一顿,不过,这还是她头一回听到若兰笑的这么大声,这么开心,可以想象陌离刚刚那句话的杀伤力有多大,估计是个人听到都能笑晕过去。

    接收到风九幽的怒目而视,陌离抱着自己的衣服赤脚下了床,然后来到她身边坐下,将手中的衣服直接放到她怀里说:“娘子,你帮我穿。”

    风九幽头都没抬直接拒绝道:“不要,自己穿。”

    陌离一把将她手中的书拿走,扳过她的肩膀说:“我说的是真的,我有病,你有药,我们就是天造地设……”

    “停,打住,我帮你穿,现在就帮你穿。”怕他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风九幽即刻缴械投降,拿起其中一件衣服展开看了看,回忆了一下若兰帮她穿的画面,似乎应该是先穿这件的。

    望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陌离的心很温暖,曾几何时他也曾勾勒过这样温馨的画面,心爱的女子为他束发更衣,而他则为她描眉绾发,郎有情妾有意,山盟海誓恩爱缠绵。

    看尽了皇家子弟的心酸和无奈,陌离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虽然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母亲为何将自己送到东凉,但他在东凉收获了爱情,遇见了想要守护一生的爱人,何其有幸他能得到风九幽的心,又何其有幸爱上了也爱自己的人。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是他对爱情最初的期许,也是对风九幽的承诺,他一定会娶她,疼她,爱她。

    沉浸在自己思想中的风九幽并没有感觉到他炙热的目光,思付良久她终于确定了下来,先是把穿在最里面一层的衣服帮他穿上,然后整理好再来穿第二件,期间为防弄错她还不停的向陌离确认,直到把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全部穿上后,她才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左瞧瞧右看看,单手托腮颇为满意,风九幽自言自语的道:“也不是很难么,可为什么我自己就穿不好呢?”

    陌离微微一笑上前环住她的腰,一边向桌子前走一边道:“因为我没在啊,如果我在你一定能穿的很好。”

    风九幽想想倒也是,刚刚若不是他在旁边指点,估计自己又会像上次一样把衣服穿的乱七八糟:“嗯,吃饭吧。”

    陌离扶着她坐下,伸手盛了碗汤放到她面前说:“你先吃,我去洗脸。”

    “哦,好!”风九幽接过他手中的勺子,安静的喝起了参鸡汤。

    若兰的手艺虽然比不上曹碧云,却也是不差的,尤其是这参鸡汤,临走的时候曹碧云可是手把手教的,二人做出来的味道几乎分毫不差,既不油腻又很好喝。

    陌离的速度非常快,洗手擦脸以后就回到了风九幽的身边,见她一直喝鸡汤也不吃别的,就从自己的碗里拨出了小半碗的米饭放到了她的面前,随后又夹了些菜放到她的碟子里,柔声道:“喝了酒要吃些饭菜的,要不然光喝汤也会难受。”

    心中咯噔一下,风九幽慢慢的抬起了头,弱弱的问道:“你知道了?”

    整日里腻在一起那可能不知道她身上的味道,多了点什么,少了点什么,或者是换了什么花瓣洗澡,他一闻便知,先前没有说只不过是不想说她罢了。

    其实,陌离在风九幽一进来的时候就闻到了,因为对母亲的思念,他知道风九幽洗澡用的花瓣以及衣服上用的熏香,全都都是兰花,今日突然换了浓郁的桂香,才一靠近他就想到了,又加上亲吻之时唇齿之间还留有酒的余香,他清楚知道她去了白家,跟白家人一起吃了团圆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