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第477章 准备自残

    儿行千里母担忧,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女儿有可能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被人欺负,然后又没有人帮她,白夫人的心里就像是被刀子戳一样。

    看到妻子泪流不止伤心欲绝,白丞相一边帮她擦眼泪,一边说:“不会的,锦瑟是个知道疼人的好孩子,他一定不会让人欺负沧海的,而且,我之前也有试探过锦瑟,他明确的表达过不会纳妾,所以,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咱们的女儿是神乐谷唯一的夫人,她不欺负别人就好了,谁还敢欺负她啊。”

    话是这样说,可作为母亲的白夫人依旧是很担心,历经十年的等待与伤心,让从前活泼开朗的白沧海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很多事情她从来都不告诉家里人,都是一个人藏在心里,默默承受默默伤心落泪,所以,白夫人怎么都放心不下,她怕自己的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没人说,没人讲,甚至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正哭的伤心时,白沧海来到了房门外,轻轻叩门道:“母亲,我可以进来吗?”

    乍然听到女儿的声音,夫妻二人顿时一愣,白丞相朝门口处看了一眼,随即收回视线语重心长的说:“夫人,女儿第一次离开家心里也难受的紧,你千万不要再哭了,要不然孩子走了以后也会****担忧的。”

    白夫人拿起绢帕连忙拭泪,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不哭了,你赶紧去给孩子开门吧。”

    “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白丞相站了起来,几步走到门前打开,看着门外站着的女儿淡淡一笑道:“沧海来了。”

    白沧海没有想到父亲也在里面,微微一愣后连忙行礼叫道:“父亲!”

    白丞相点头示意:“我去看看前面准备的怎么样了,你陪你母亲聊聊天吧。”

    “是,父亲!”白沧海站到一边,乖巧的答应道。

    言罢,白丞相回头看了一眼妻子,收回视线便离开了,随后,母女二人关上门说起了悄悄话,由于女儿刚刚成亲,白夫人担心她不懂得为妇之道,又想到夫妻之间几乎没有不吵架的,就将自己与丈夫这些年相处下来的心得一一说给她听,希望能对她的以后有所帮助。

    可怜天下父母心,只可惜肺腑之言白沧海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自打在一品居看到了风九幽的容颜之后,她就知道昨夜与自己缠绵之人乃是骆子书,而锦瑟大概还不知道此事,但喜帕上鲜红的血骗不了人,而她已非完璧之身也同样瞒不住,事实无可更改。

    虽然锦瑟已经迎娶了她,此事只要打死不承认他也没有办法,可她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对于锦瑟,白沧海的心中虽然没有爱,却充满了感激之情,那****一身嫁衣站在大街上,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害怕,多害怕别人的嘲笑以及骆子书的拒绝,关键时刻是锦瑟挺身而出救了她,还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要迎娶他,而且,他还给了自己不输于任何女子的聘礼,甚至,他明明知道自己还爱着骆子书,可依然对她很好,疼爱有加关怀备至。

    不得不说锦瑟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人,很好很好的丈夫,只可惜自己没有这个命,骆子书伤了自己十年,又毁了自己的一生,锦瑟那样美好,已非完璧的自己真的不配,不配做他的妻子,所以,她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其实,白沧海一回到家就想自残的,但是,想到为自己操碎了心的父母以及疼爱自己的哥哥嫂嫂,她不想也不能死在家里,因为这十年来她一直不肯出嫁,父母亲人受尽了冷眼和嘲笑,如今此事好不容易过去了,她怎么能在成亲的第二天就死在家里呢。

    不能,怎么都不能,父母已经年迈,伤透了心的他们已经无力再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特别是母亲,十年来,她因心疼自己而落下心病,缠绵病榻汤药不断,若是亲眼看见自己死了,她一定会疯掉不说,还有可能一命呜呼。

    回首去看自己二十三年来所走的路,她最最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所以,思来想去以后,她还是决定明日先跟着锦瑟离开京城再说,父母知道她去了神乐谷,一时半会儿的也回不来,就是死了消息也不会那么快传回来,只是,又要对不起锦瑟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许是知道这世间又有伤离别,冬天冷艳而孤独的月亮也跑出来应景了,眼见天已经黑透风九幽悄悄的拿开了陌离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慢慢的爬起来,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双脚落地以后风九幽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帮陌离把被子盖好,又在他的额头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然后拉好床幔悄悄的退了出去。

    若兰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见她抱着衣服出来就赶紧打开手中的斗篷裹住了她,二人趁着夜色急匆匆的进了隔壁的房间,一番梳洗过后,风九幽让若兰留下照顾陌离,而自己则带着孟五与哑鬼来到了丞相府。

    白府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听下人来报说女婿回府了,白丞相亲自迎了出来,对于他的举动风九幽有些吃惊,毕竟一国之相再怎么喜欢自己这个女婿,也不会放下身段表现的如此明显,看来,他是真的非常非常疼爱白沧海这个女儿,才会如此的讨好女婿,比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要好。

    父慈女孝一直是风九幽渴望而不可得的,每每看到白丞相的父爱,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的父亲,如果有一天父亲与她也能这般,那该多好啊,她一定会尽自己所能去孝顺父亲。

    须臾,二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饭厅,白夫人带着女儿和儿媳妇也迎面走了过来,白沧海一看到风九幽就松开了挽住母亲的手,乖巧的来到他身边帮他拉了拉身上的斗篷,微微一笑说:“夜里冷,怎么出来也不多穿件衣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