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第469章 吓尿了

    许是因为先前将周掌柜给打了出去,那老夫人进来以后并没有自命不凡趾高气扬,而是彬彬有礼很是客气,一点官宦人家的架子都没有,不过,风九幽并没有因此而给她好脸色看,依然冷若冰霜爱理不理。

    跟着老夫人进来的男人是她的大儿子,见风九幽对自己的母亲如此无理,心中很是生气,刚准备出言呵斥便被那老夫人给拦了下来,轻轻的扯了扯他的衣衫,就在风九幽的对面坐了下来,微微一笑又说道:“锦公子,打扰了,今日我来并不是为了医病,而是想买一张生子的秘方,不知锦公子是否有这样的秘方?”

    心中一怔顿时一愣,风九幽不禁上上下下的开始打量她,即使她保养的很好,但无情的岁月还是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看她的样子怎么说也得有四十五岁左右,这个年纪的女人还能生孩子吗?

    显然,有些不可能,惊讶诧异风九幽脱口而出:“生子?你这个年纪……”

    话才出口那老夫人就赶紧摇头摆手,有些尴尬的说:“不,不,不是我,锦公子误会了,是我的一个远方侄女,她成亲已经好些年了,一直无所出,听闻锦公子医术不凡,我就想替她求个方子。”

    风九幽恍然大悟,风轻云淡的看着她说:“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你自己要生呢,求子的秘方我倒是没有,不过,你可以把她带来,诊脉过后我自会开个方子给她。”

    那老夫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大为吃惊的说:“这怎么可能呢,你连奄奄一息的人都能救活,怎么可能没有生子秘方呢?”

    对于她的逻辑风九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可以她真的想问一句,有谁规定救人性命的大夫就一定有生子秘方,难道说东凉京城之内的太医、大夫以及那些赤脚郎中们,他们都有自己的生子秘方吗?

    很是无语,风九幽轻挑眉头淡淡的说:“这怎么不可能呢,你不要忘了,本公子是男子,生孩子那可是稳婆做的事,所以,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就是带着你侄女来找本公子诊脉,本公子对症下药给她开个方子,二就是门在那里,慢走不送。”

    说话间,风九幽指了指已经关上的门。

    看到风九幽没有生子秘方还敢如此嚣张,她儿子再也忍不住了,怒喝一声道:“锦瑟,你不要以为治好了三皇子的伤自己就有多了不起了,我告诉你,这求子秘方今日你有也得有,没有也得有,敢收了诊金不给方子,你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好大的口气,打断我的腿,呵呵,你确定吗?”风九幽不怒反笑,戴着面具的脸让人看不出她真正的表情。

    老夫人心中登时一惊,儿子这两日才从外面回来并不知道大皇子莫宣与风九幽之间的事,但她从丈夫那里听说了,面前的公子看着弱不经风,实力却不容小觑,连当今皇帝都对他礼让三分,自己不过是皇亲国戚,再大也大不过皇帝啊,拉住儿子的手用力的捏了捏,示意他少安毋躁。

    “小儿无礼还请锦公子见谅,由于我那侄女现在并不在京城,一时半刻的也来不了,敢问锦公子可有什么别的办法没有?”有求于人自是矮上三分,更何况风九幽还是名满天下的神医,他狂傲不可一世,证明他有真本事。

    端起面前的清茶喝了一口,风九幽不紧不慢的说:“没有,但如果你一定要个方子,我倒是可以随便的开给你,若是吃死了人,你不要找我,更不要说是本公子开的方子。”

    看风九幽一副吊儿郎当欠揍的样子,国舅爷的大公子彻底的怒了,张口就道:“你……找死!”

    话落,他就准备朝风九幽出手,可谁知剑都还没有拔出来,若兰的软剑就横在了他的喉头。

    剑刃锋利阴冷冒着森森寒意,刚刚还气焰嚣张的国舅爷大公子瞬间变了气息,一动也不敢动,胆子都要吓破了,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房间之中还有高手存在,而且若兰出来之时他一点都没有察觉,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头皮发麻汗毛竖立。

    看着他一副快要吓尿的样子,若兰甜甜一笑将剑刃向前推了一些,皮肤瞬间被划破,鲜血立刻就流了出来,她故意压低声音造成一种紧张的窒息感,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知道吗?上次也有个不知死活的人冒犯了我家公子,我也是这样割破了他的喉咙,然后再将他倒吊起来,像给羊剥皮那样,一点点的把他的皮从身上扒下来,你放心,皮未全部扒下来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国舅爷的大公子吓的双腿直打颤,如果不是若兰的剑抵在他的喉头,估计这会子他早就晕过去了,吓的不行,屏住呼吸,他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敢,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我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儿,你……你们……”

    语未尽,站在旁边的国舅爷夫人看到血以及听了若兰的话,一下子就吓的晕了过去。

    大惊失色,国舅爷的大公子失声叫道:“娘……”

    秀眉微挑风九幽有些惊讶,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一个国舅爷的夫人竟然这么不经吓,就那么两句话而已,至于吗?

    还未回神一股尿骚味就传进了鼻腔,只见堂堂七尺男儿的国舅爷大公子竟然被吓尿了,若兰秀眉紧锁赶紧捂住鼻子,伸手挥出一掌直接将已经快要晕过去的他给打昏了,嫌弃的收剑回鞘,恶心的退到风九幽身边说:“小姐,你看他那个怂样,简直就是一草包。”

    风九幽将手中拿起的桂花递到她手里,若兰接过就赶紧放到了鼻头,香气扑鼻冲散了那股令人作呕的尿骚味,心中不禁在想这人的肝火到底是有多旺啊,简直骚的熏死人了。

    受不了那股骚味风九幽站了起来,指了指桌子上放着的黄金示意她收入荷包之中,一边朝外走一边说:“不是说要好好逛的吗,怎么就回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