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第465章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知道来人是自己的贴身婢女胭脂,白沧海应声道:“嗯!”

    胭脂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捡起来放到一边,走到床前撩起床幔,将拿在手中的干净里衣给白沧海换上以后,等候在外的一个婆子及几个丫鬟鱼贯而入走了进来,齐齐行礼说道:“恭喜二小姐,贺喜二小姐!”

    到底还是女儿家,虽然已经成亲脸皮子还是很薄的,一脸娇羞满面通红,她不好意思的说:“起来吧,胭脂,赏!”

    胭脂将事先准备好的喜银递到那领头的婆子手里,那些人谢过之后就开始伺候白沧海梳洗,当看到昨夜特意铺在床上的喜帕被鲜血染红时,那婆子高兴的跟什么似的,欢天喜地的就冲了出去,赶着给白夫人报喜去了。

    白沧海心有疑惑有些不安,扭头看向铺床的胭脂说:“公子呢?”

    由于刚刚成亲,白沧海并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称呼来称呼锦瑟,故,还似未成亲前那样称呼他为公子。

    胭脂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微微一笑说:“天刚亮姑爷就入宫了,说是去向皇上辞行了。”

    “辞行?”心中一顿,白沧海握住梳子的手不由一紧,想到就要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她的心里莫名悲伤。

    铺好被子的胭脂将枕头拿了起来,当看到有些眼熟的双月合心玉佩时,她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左看看右瞧瞧,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发现这玉佩好像真的那儿见过,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那儿见过呢?

    胭脂也似若兰那般在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白沧海的身边,名为贴身丫环伺候,其实更像是玩伴,对于白沧海和骆子书之间的点点滴滴她都是清楚的,包括这块玉佩都是她陪着白沧海去挑的,但因为时间过去太久太久了,以至于她只觉眼熟却就是想不起来。

    想着这玉佩是自家姑爷的,胭脂将枕头重新放好以后来到了白沧海的身边,将玉佩递到她的面前说:“小姐,姑爷的玉佩落在在床上了。”

    如果说白沧海先前还不能确定昨夜的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真实的,那在看到玉佩以后她确定了,昨夜与她洞房之人真的不是锦瑟,而是骆子书,可为什么是他呢?

    脸色大变心中大惊,白沧海拿过双月合心玉佩看了看,确定就是自己在十几年前送给骆子书的那块玉佩,她的心彻底的乱了、慌了,他不是不愿意迎娶自己吗,他不是不要自己了吗,可为什么,为什么他昨夜又偷偷的潜入自己的房间与自己发生了关系?

    骆子书,你想干什么?我想嫁给你的时候你不愿意迎娶我,等我与别人拜堂成亲以后,你却在洞房花烛夜要了我,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报复吗?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双手紧握成拳,白沧海死死的握住那块玉佩,愤怒与失望齐齐涌上心头,她忽然间好想哭,心中一遍遍的问自己,这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十年来,自己因他而受尽冷眼和嘲笑,好不容易想嫁人了,想忘记他好好生活了,可他又毁了自己的清白,洞房花烛夜,与自己缠绵之人却不是新郎而是旧爱,这让她情可以堪,又该如何面对锦瑟,面对以后的生活?

    骆子书,这就是我爱了你十年的结果吗?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如果是,你赢了,你成功的毁掉了我的一生,将我推进了万丈深渊!

    忽然间变的苍白的脸让胭脂有些担心,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二小姐,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白沧海瞬间回神,低下头紧紧的握住那块玉佩,强忍住眼中的泪水,疲惫至极的说:“我累了,想要沐浴,去准备水吧。”

    胭脂在几年前已经嫁人,知道新婚之夜新娘子是最累的,微微一笑道:“是,奴婢这就命人去准备水,二小姐稍等片刻就好。”

    沉默不语白沧海一直低着头,胭脂以为她是害羞便笑意盈盈的出了房间,门被关上的那一刹那,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白沧海趴在妆台的边缘哭了起来。

    她从来没有恨过人,即使在遭到骆子书的拒绝后,她也没有恨过他,可现在,她恨他,满腔爱意转化成恨,她恨不得现在就去质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自己只不过是爱他啊,爱他而已啊。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风九幽入宫向莫言辞行以后,就找到了宿醉未醒的骆子书,简单的向骆一表达了现在要行针的意思,她和若兰就忙碌了起来,先是将要喝的药煲好,再是将银针一字摆开,为了让骆子书不要那么快醒来,风九幽在药里做了点手脚,当然,她也明确的告诉了骆一,行针过后为了让骆子书更好更快的站起来,他会昏睡一段时间,少则三五日,多则十天半个月,让他们不用着急也不用担心。

    对于风九幽的医术,骆一等人是非常非常相信的,陌离奄奄一息都被他治好了,更何况是骆子书的双腿呢,所以,他们没有丝毫怀疑风九幽的话,一一遵从照做记在心里。

    由于骆子书的双腿只是中毒所致,风九幽并没有耗费多少的功夫,给他服下早已配置好的解药,行针疏通静脉后,她就坐在房间里喝起了茶,而若兰则等待时间将针一一拔出。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若兰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收拾妥当,为骆子书盖好被子以后就提起药箱来到了风九幽的身边说:“小姐,好了,可以走了。”

    风九幽放下手中的白玉茶盏,指了指对面的凳子说:“不急,你也累了,坐下歇会儿喝杯茶吧。”

    忙了一个上午若兰确实也累了,将药箱放到一边径自坐了下来,拿起一块梅花糕送到嘴里囫囵吞下,又端起茶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风九幽见她如牛饮一般,笑了笑说:“你慢点吃,又没有人跟你抢,别再噎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