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4.第464章 是梦啊

    说着,他就将风九幽给拉了起来,帮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斗篷,转身抬步就走了。

    想到骆子书不愿意娶白沧海的理由,若兰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把拉住要走的风九幽小声的问道:“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骆将军他不是那什么吗?他怎么跟白二小姐洞房啊?”

    对于这个问题风九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微微沉思了片刻说:“来之前我给他扎了一针,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啊,那他……”话才出口陌离就揽着风九幽的腰下了屋顶,几个跳跃之间二人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若兰顿时无语,不禁在想陌离要不要这样啊,天天霸着自家小姐也就算了,好歹让自己把问题问完啊,这一连串的问题在心里没有答案,晚上还怎么睡的着啊。

    一阵腹语抱怨之后,若兰也运起轻功追了上去,想着自己跑快点,一定趁小姐还没有休息之前把事情给弄明白了,要不然她真提百爪挠心夜不能寐啊。

    屋外北风呼啸异常寒冷,屋内却是满目春光一室旖旎,白沧海等了一会儿见床上的人并没有要给她掀盖头的意思,便径自掀开了红盖头,屋内黑漆漆的一片,她什么也看不清楚,本想摸索着去将红烛点燃,却又不记得那里有火折子,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算了。

    慢慢的站起身帮骆子书褪去鞋袜,用力的将他往床里面推了推,想着天气寒冷他若是这样穿着衣服睡觉明天必定会很不舒服,就俯下身开始帮他解领口的扣子,骆子书乃是一名武将,对危险的反应比普通人要快很多,今天若不是他喝醉了,陌离的功夫又好,他不可能一下子就被打晕了过去,所以,当白沧海的手才摸到他的脖子时,他就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双手一下子就抓住了她的手。

    突入其来的动作吓了白沧海一跳,她稳了稳心神轻声说:“穿这么厚的衣服睡觉会着凉,我帮你把外面的衣服脱了吧。”

    熟悉的声音让骆子书顿时一愣,不禁在想自己此时在那里,是梦中吗?是了,一定是梦中了,她那样恨自己,如果不是在梦中她恐怕连看自己一眼都不愿意吧。

    如果这是梦我愿长眠不醒!

    误以为是在梦中骆子书松开了握住她的手,白沧海虽然在很小的时候就爱上了骆子书,但二人自从十年前以后便再未有过肢体上的接触,也很少见面,所以,她并不知道面前的人就是骆子书。

    就这样,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她脱掉,直到剩下里衣方才住了手,白沧海将褪下的衣服放到一边就开始脱身上的嫁衣,可由于嫁衣繁琐她又不太熟悉,主要还是看不见的问题,脱到一半不知道怎么的就卡住了。

    她先是自己用力的拉扯了两下,纹丝未动,便求救般的看着骆子书说:“你……你能帮我一下吗?我的衣服好像被卡住了。”

    现实中骆子书是绝不敢跟白沧海靠近的,可如今他认为这是梦里,是在他自己编制的梦里,所以,他无所顾忌,更不会隐藏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揉了揉晕乎乎的额头,他将白沧海拉进了怀里,然后开始帮她解衣服。

    随着身体的靠近女子独有的阵阵幽香之气充斥着他的鼻腔,心中一紧手上一顿,一股燥热之气从丹田之处瞬间冲到了头顶,他忽然有些迷离,有些恍惚,有些情不自禁。

    正在解扣子的双手不由自主的从背后伸到了前面,紧紧的搂住她的腰,将她拉到了床上,红烛帐暖春宵苦短,深爱着彼此的两个人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在一起了,十年,多少个****夜夜,多少个心心念念,十年思念化作一池春水将彼此融化,彼此温暖。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当那一声声饱含深情的呼唤脱口而出时,白沧海愣住了,因为她清楚的知道那是骆子书的声音。

    愣神只是一瞬间,瞬间过后她抬手摸向了他颈间的玉佩,双月合心,那是她送给他的啊,也是她亲手为他戴上的,可为什么是他?锦瑟呢?

    与自己拜堂成亲的锦瑟呢?

    一连串的问题接憧而来,还未想清楚她就晕了过去,爱如三月春风又如狂风暴雨,纠缠了十多年的他们终于合二为一在一起了。

    五更时分天才蒙蒙亮,寻找了自家主子一夜的骆家五骑得到消息来到了白府,当骆一趁着孟五去茅房的功夫潜到房间时,眼珠子差点没有被吓的掉出来,他家主子竟然真的跟白二小姐睡在一起。

    地上凌乱狼藉扔的到处都是衣服,骆一怕这是别人设下的陷阱,便悄悄的将骆子书的衣服给捡了起来,然后找了一床锦被直接把他一裹就给扛走了。

    其实,孟五并没有去茅房,而是故意离开让他们带走骆子书的,见他们一行五人很快就消失了,他又重新站到了原来的位子上,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渺无痕迹。

    清晨,天大亮,白沧海被一阵阵的脚步声给惊醒,想到昨天晚上晕过去之前似乎摸到了双月合心玉佩,还听到了骆子书呼唤自己的名字,她一下子坐了起来,身上疼痛犹如被马车压过,未看到床里面有第二人个,她抱紧胸口的被子撩起床幔向外看,同样没有人她心中不免开始疑惑,心中不禁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她明明清楚的听到了骆子书的声音,还摸到了那块玉佩,怎么一大早就没有看到人了呢?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太爱骆子书,太想念他,以至于将锦瑟当成了他?不,不可能,昨晚的一切那样真实,她甚至看到了他的脸,而锦瑟他一直戴着面具,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他的脸,再怎么看也不应该把他看成骆子书啊。

    思绪翻飞之间,紧闭的门从外面突然被人推了开来,白沧海瞬间惊醒赶紧放下床幔躲到了床里面,只听进来的人恭敬的说:“二小姐,您醒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