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第461章 你想入洞房?

    对于白灵嫣皇太后素来不喜,觉得她长的太美有些似狐狸精,要不是当年她怀了孩子,儿子又闹死闹活的要娶她,皇太后是绝不会让她踏进宫门半步的。

    见皇太后迟迟不让陌离起身,莫言的脸色变了,有些不悦的咳嗽了一声,皇太后立刻回了神,微微一笑和蔼慈祥的说:“地上凉快起来吧,来人,赐坐!”

    站在一旁的宫女立刻搬来了凳子,陌离不卑不亢的坐在了莫言手下方,然后,皇太后与其话起了家常,先是问了问这些年都在哪儿,又关心了一下他的伤势,随后又赏赐了一些东西,莫言担心儿子的身体会受不住,收了礼以后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皇太后与皇后看莫言如此疼爱陌离,心中都各怀心思,而各宫收到消息以后也纷纷有了动作。

    伤势已好陌离不能再住在宫里,莫言让刘公公将事先给他挑好的人带了过来,逐一介绍,挨个行礼,为了保护他的安全,莫言又特意让魅影挑了两个功夫特别好的暗卫给他,一个叫百里,一个叫苏奇。

    其实,百里除了参加了暗卫的训练以外,他曾经还是皇帝身边的亲随侍卫,不但武功高强,对于京城各位大臣也很了解,所以,送他到陌离的身边做亲随无疑是最好的安排。

    百里的年纪与陌离相差无几,人长的算不上俊俏却也不是那种彪形大汉,不胖不瘦,不美不丑,是个比较普通的人,而苏奇则跟他的名字一样,长的倒不奇怪,行事作风却比较奇怪,朝陌离行过一礼之后他就消失不见了。

    知道无法改变自己的身世陌离只有慢慢的去接受,而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陌离对于莫言也有了一定的认识,知道他与昌隆皇帝完全不同,他对他不再似从前那样冷漠,不过,也并不亲近。

    莫言知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在父亲的席位上缺席了二十年,儿子这样对他也属正常,更何况白灵嫣死了,他们父子之间有道鸿沟可能永远也无法逾越,不过他会等,他会用余下的人生来尽量弥补对陌离的亏欠,直到有一天他打从心眼里觉得他是父亲,他们是父子。

    怕儿子初来东凉会被人欺负暗算,莫言不但精心挑选了在府中伺候他的奴仆,还从军营里挑来了骆家军的士兵来给他当府兵,并且还将自己的贴身宫女送到了他的府上做管家。

    一系列的安排可谓是想的十分周全,莫言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家的父亲,恨不得将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到儿子,当然,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对于父亲所做的这一切,陌离也并不是无动于衷,但他并不表现出来,谢恩行礼过后他命一干人等先回三皇子府,而他自己则带着百里回到了落梅轩。

    与此同时风九幽也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今天是她迎娶白沧海的日子,虽然没有隆重的迎亲仪式,她还是要早早的出门赶在吉时之前到白府,以免误了拜堂的时间。

    因为是在门外相遇二人很是客气,风九幽简单的告诉他自己要出宫一趟就准备离开,可陌离怎么会让她走呢,更何况还是去跟别人拜堂成亲,纵然白沧海是个女的也不行,拜堂成亲之事只有他才可以跟她做,其他人都不可以。

    有百里在他说话很不方便,想了一下就以身体突然不舒服为由将她拉进了房间里,二人前脚才进门,若兰后脚就将门给关上了,守在门口上上下下的打量百里。

    片刻之后,她若有所思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不是在那里见过你啊?”

    百里登时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若兰的记忆力如此之好,不过是数日之前的匆匆一瞥,她竟然还有印象,微微一笑并不承认:“百里!”

    “百里?我们之前是不是在那儿见过面啊?”若兰越看他越觉得在那里见过,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百里淡淡的说道:“抱歉,我并不记得在那里见过姑娘,想必是百里的长相太过普通,以至于姑娘见了百里会觉得熟悉,好似在那里见过一般。”

    想了一会儿已然没有记起,若兰浅浅一笑有些抱歉的说道:“可能是吧,冒昧了!”

    百里并未答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他稍微站远了一些,静静的等待陌离出来或者是叫他进去。

    一入房间陌离就将风九幽给按倒在了床上,重重的压在她身上,紧紧的搂住她说:“娘子,我不准你出去。”

    “为什么?”风九幽有些不解,因为她在酒醒以后就跟他说了拜堂成亲的事,当时他虽然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更何况,如今拜堂在即她不可能临阵脱逃,没有了新郎的婚礼白沧海会怎么样?白家又会怎么样?

    还有那些本身就是去看白家笑话的人,他们又会怎么样出言侮辱白家以及白沧海,因为骆子书白沧海已经被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话,如果今日成亲风九幽再没有去,那无疑就等于将她逼上了绝路,将整个白家都推入了万丈深渊。

    陌离似一只小狐狸拱进她的脖子里,轻轻的咬了一口说:“我不想,我不想你跟任何人拜堂成亲,即使白沧海是个女的也不行,所以,让别人去,让别人代替你去。”

    风眉紧锁,风九幽有些不太明白他的话,疑惑不解的问道:“代替我去?怎么代替我去?”

    双手撑于床上,陌离稍微的抬起身体,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一直戴着面具,白家和白沧海也从来没有见过你的真面目,只要找个身高与你相似的人去跟她拜堂就行了。”

    风九幽微微沉思了一会儿说:“也可以,但谁与我的身高相似呢,而且晚上还要入洞房,男的肯定不行,万一假戏真做了呢,那我其不是害了白沧海。”

    一听到入洞房这三个字陌离的眼神就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慢慢的贴近她的脸,笑意盈盈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想入洞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