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第456章 花雨

    不知隐藏在何处的丁力突然现了身,他几步走到骆子书的身边,心疼的看着他说:“我说!”

    骆一大惊失色,失声阻止道:“丁叔,不可,将军若是知道了定会……”

    “比着少爷能站起来,那个答案算什么呢,如果少爷醒来以后要责罚,我会毅力承担。”丁力照顾骆子书多年,没有人比他更知道骆子书的心里有多苦,这些年,骆家、朝堂、战事纷争不断,他一边四处求医还要未雨绸缪,他的辛苦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更清楚,也没有人知道他有多么渴望有朝一日能够再次站起来,如正常人一般行走。

    骆一恍然大悟,是啊,比着残废的双腿那个答案算什么呢,而且事已至此,让锦瑟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最多也不过是嘲笑而已吧。

    想到这,骆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与风九幽直视,郑重其事的说道:“君子一诺,希望锦公子不会再变卦。”

    胳膊无力的下垂风九幽收回了剑,整个人的重量都全部靠在若兰的身上,要不是真的太想知道这个答案了,她也不会以此相逼:“说吧,等明日酒醒了我一定兑现诺言,治好你们将军的腿,保证让他恢复如初,行走如常。”

    骆一抱拳行礼郑重其事的说道:“多谢锦公子,不过,我还有个条件,那就是希望二位听了以后务必保密。”

    冰冷的酒水在风九幽的胃里开始如巨浪般翻滚,她有些难受的摆了摆手,催促道:“知道了,快说吧,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下定决心骆一说道:“好,那我就告诉你们吧,将军之所以不能迎娶白家二小姐,并不是因为不爱她,不喜欢她,不想娶她,而是因为在半年前将军与人对战之时受了伤,已经不能……不能人道,所以……”

    风九幽主仆脸色大变,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不能人道,那他作为一个男人其不是废了,怪不得,怪不得他会如此伤心,如此难过,原来他并没有辜负白沧海十年来的深情厚谊,而是因为太爱太爱她了,才会选择这样的结局,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太过吃惊若兰久久没有回神,风九幽微微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道:“没有看大夫吗?”

    丁力将轮椅上的骆子书打横抱起,沉沉的说道:“看了,没用,答案你们已经知晓,还请遵守诺言,天黑了,二位请回吧!”

    言罢,他将骆子书抱到了床上,轻轻放下为他褪去鞋袜,拉过锦被放下床幔让他休息了。

    面对这样的答案风九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头昏脑涨让她根本无法思考,将手中的剑还给若兰,她步履蹒跚摇摇晃晃的被若兰搀扶着走了出去。

    冬天的夜总是黑的那样快,而夜里的寒风也总是那样的冰冷刺骨,才走到落梅轩的门口,吹了冷风的风九幽就开始呕吐不止,她极少喝酒,也不怎么能喝酒,刚刚之所以没有马上像骆子书一样醉倒过去,完全是因为她喝的很急,酒劲还没有完全发作。

    这会子酒劲上了头,她胃里难受的似猫爪一样,波涛汹涌翻江倒海,恨不能将胃都从肚子里吐出来。

    看到她这样难受若兰心疼的不得了,一边不停的怕打她的后背一边拿出绢帕帮她擦拭嘴角,风九幽吐的浑身无力快要虚脱过去:“水,去拿水来。”

    “好,好,小姐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拿水来。”若兰将手中的斗篷重新为她披在肩膀上,然后赶紧向着小厨房跑去了。

    恶心难耐风九幽又吐了一会儿,但胃里面的东西已经全部吐了出来,她再吐也只是干呕,吐的天昏地暗眼泪都流了出来。

    须臾,她擦拭唇角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踉跄前行一步步的走到了梅花树下,随着身体左摇右晃披在肩上的斗篷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她仰头看,月明星稀,好不美丽,风吹花落梅香扑鼻。

    看着漫天随风飞舞的梅花风九幽想到了小时候,记得雪山之巅上也种了梅花,****都开的娇艳美丽,她无聊之时总是会坐在那树下看梅花纷落成雨,洋洋洒洒成舞成曲。

    看着看着不禁看痴了,风九幽情不自禁的似小时候那般伸开双手,不停的旋转了起来,冰蓝色的衣衫随着旋转的速度带起阵阵旋风,已经落在地上的梅花瞬间又起舞翻飞,似精灵、似蝴蝶,似遗落在人间的仙子。

    陌离从外面回来就看到这美如画卷的场面,心中一怔不禁看的入了迷,他从见风九幽的第一面就知道她是美丽的,是与众不同的,可今日依旧惊艳了他的目光,不得不说她真的很美,不管是穿男装的时候还是女装的时候,都美的让他一见倾心。

    由于喝晕了风九幽也无所顾忌,她像小时候一样玩的非常开心,随着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地上所有的梅花都被她卷起,围绕在她的身边形成一个巨大的波浪圈,双手聚满灵力慢慢的向上举起,所有的梅花都悬于头顶之上。

    本来还想用灵力吸来更多的梅花,可她的头真的太晕了,身上也没有了力气,梅花悬于头顶没有多久她就倒了下去,灵力的收回让梅花瞬间失去了控制,所有的梅花纷纷从高空而落,真的下起了一场醉人的梅花雨。

    突然的倒下惊醒了陌离,他马上就冲了过去,当看到风九幽的脸上落满了梅花,他赶紧伸手拿开,眼眸睁开四目相对,一下子恍惚了风九幽的心神,她完全不记得今夕是何夕,痴痴的看着他喃喃自语:“陌离,是你吗?”

    闻到浓郁的酒味陌离知道她喝醉了,温润一笑宠溺的抚摸她的脸颊,弯下腰柔柔的轻声说道:“是,是我!”

    风九幽抬起手轻抚他的脸颊,一下又一下,感觉很不真实的说:“我不是在做梦吧,真的是我的陌离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