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第454章 拼酒

    心爱的女人这几个字像银针一样刺进他的心里,让他非常非常的不舒服,喝的晕乎乎的他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冷静和理智,啪的一声将酒壶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怒喝一声道:“不许你说她的名字!”

    对于他的暴怒风九幽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轻挑眉头嘴角含笑的看着他说:“凭什么?你不要忘记我可是她未来的夫君,而她是我的娇妻,别说是这样叫她的名字,就是夜夜搂着她睡……”

    语未尽,骆子书手中的酒壶就带着腾腾杀气扑面而来,风九幽不慌不忙抬起衣袖轻轻一挥,那飞来的酒壶瞬间就改变方向落在了地上,只听啪嗒一声摔的粉碎,就像骆子书此时的心情一样。

    关于骆子书的成长史风九幽调查的很清楚,她也知道他是一个极能隐忍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小小年纪就成了骆家的家主,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一个白沧海胜过千军万马铮铮铁骑。

    碎裂的声音惊醒了崩溃边缘的骆子书,他怔怔的看着那碎裂的酒壶,仿佛怎么也不敢相信刚刚那么做的人是自己,一向处变不惊的他竟会失态到如此地步。

    不敢相信这一切的何止是他,还有骆一,他跟在骆子书身边也差不多近十年的时间了,可这却是他第一次看到骆子书愤怒,是的,是愤怒。

    看到不远处有个酒坛子,风九幽让若兰拿了过来,径自拿开闻了闻知道是雪梅香,随手一挥放在别的桌子上的两只青玉盏就到了她的手里,分别倒满酒,一杯推到骆子书的面前,一杯自己端起放在鼻息间闻了闻,暗香浮动香飘十里,果然是难得的好酒。

    轻酌一口抬头看他,风九幽不紧不慢的说:“这样舍不得,放不下,将军那日又为何拒绝呢?”

    骆子书不知如何回答,端起那杯斟满的酒仰头喝下,一饮而尽又辛又辣,喉咙里似着了火一样,苦不堪言,痛苦的闭上眼睛他让自己冷静下来,沉默良久他睁开眼睛看向她:“你呢,又为什么娶她?”

    风九幽抬头看了一眼若兰示意她给骆子书倒酒,然后将自己杯子里的酒尽数喝下,轻描淡写的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刚好,我也缺个夫人,她愿嫁,我愿娶,何乐而不为呢。”

    “仅此而已?”骆子书并不相信他的话,因为锦瑟并不是一般的江湖中人,不管是言谈举止还是行事作风,他都很不简单。

    “仅此而已!”风九幽端起若兰斟满的酒朝他微微一笑,又喝了下去。

    未从他的眼中看出些什么,骆子书冷哼一声,警告道:“最好如此,否则,让我知道你别有用心,或者另有什么别的目的,别说你是锦瑟,就是天上的神仙我也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是吗,看来骆将军是真的很爱她呢。”风九幽虽然讨厌麻烦,却从不畏惧麻烦,北国之都的紫炎她都没有放在眼里,更何况是一个被她捏住了命脉的骆子书呢。

    骆子书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直接从若兰的手里夺过了酒坛,嘭的一声重重的放到桌子上,挑衅似的看着风九幽说:“敢不敢比一比?”

    “有何不敢,这天下间还没有什么是我锦瑟不敢做的,只是,雪梅香你还有吗?”正中下怀,风九幽欢喜不已,想着一会儿得多拿几坛走,也好让师父解解馋,开开心。

    纵然已经十年没有再酿过酒,但几坛子雪梅香他还是有的,扭头看向骆一吩咐道:“去拿酒来。”

    骆一目瞪口呆,有种想抽自己两嘴巴的冲动,感情这闹腾了半天锦瑟公子根本不是来劝酒的,而是来喝酒的,现在还要拼酒,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让他进来了。

    只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风九幽若是早知道骆子书会酿酒,酿的还是天下闻名的雪梅香,她当初就直接在治腿的条件里加上一百坛了。

    骆一一脸为难的说道:“将军,您已经醉了,明日一早还要上朝,不如……”

    “去-拿-酒-来!”骆子书一字一句的说道,言语之中透着熊熊怒火。

    骆一见他如此坚持别无他法,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就转身抬步走了出去,若兰秀眉紧蹙不知道风九幽想干什么,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风九幽抬起头轻声道:“无妨,反正他喝成这个样子明天也行不了针了,正好天气寒冷,喝些酒也能暖暖身子。”

    话落,她轻轻的拍了拍若兰的手,似在告诉她不要担心,自己心中有分寸。

    若兰知道她决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点了点头说:“冷酒伤胃,我去拿个火炉来烫酒,再去准备些吃的,公子和将军可以边吃边聊。”

    “嗯,去吧,顺便再告诉外面守门的骆十八,我和他家公子想好好喝酒,任何人求见一律不见。”风九幽忽然在想如果将骆子书灌醉以后会怎么样,他会不会将埋藏在心中的秘密全部给说出来。

    见骆子书没有反对,若兰点头称是,然后也恭敬的退出了房间。

    骆子书从来不是争强好斗之人,但今天他想好好的教训一顿风九幽,因为是皇帝请来给三皇子治伤的人,他不能跟她大打出手,更何况他的功夫也不及风九幽,可喝酒就不一样了,他是酿酒之人,不敢说久喝不醉却也是千杯不倒,所以,他今天一定要喝倒她。

    二人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心思,就这样,未过多久骆一就搬来了两坛未开封的雪梅香,还没有等到若兰拿烫酒的火炉来,骆子书就提议二人直接举坛而饮。

    风九幽也不怯场,直接点头答应,不过,她在喝酒之前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她今天要是把骆子书喝倒了,骆子书就要送五十坛雪梅香给他,而相反她要是先醉了,就答应骆子书一个要求。

    因为情伤骆子书发誓从此不再酿酒,所以,酒窖里并没有剩下多少雪梅香,问了一下骆一府中还剩多少酒,骆子书答应只要自己先喝倒了,就把酒窖中剩下的五坛雪梅香全给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