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第440章 一场真正的较量

    抬手一挥几人就蹑手蹑脚屏息静气的走了进去,一行七人拔剑而出形成合围之势将她们一主二仆团团围住,感觉到杀气蓝贵妃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只可惜已经晚了,锋利而带着森森寒意的剑刃已经指在了她的勃颈处,心中大骇蓝贵妃本能就要反击,可谁知,还未动那人的声音就传进了她耳朵里:“不要动!”

    纵然时间已经过去的二十多年,纵然他刻意的压低声音,蓝贵妃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柴蒙的声音,大吃一惊她瞬间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心中不禁在想自己何时暴露了身份,引得他们前来。

    这时,素梅和幽兰也已经醒了过来,听到柴蒙的声音她们亦是吓的魂不附体,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跟他们遇上,二十年了,这一天终于还是要来了吗?

    知道越是紧要关头越不能乱,蓝贵妃强压住由心底而散发出的惧意,战战兢兢的说道:“银……银子在包袱里,你们只管拿,千万不要伤害我们。”

    素梅一听这话立刻反应了过来,附和道:“是,是,各位大哥,你们缺银子尽管拿,千万不要伤人。”

    柴蒙朝黑子打了个眼色,他立刻用剑挑开了其中一个包袱,三下五除二的翻了两下,除了几件普通的衣服以及几张银票和散碎银子以外什么也没有,柴蒙心有疑惑便又将剑刃向前推了两分:“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到白城来?”

    冰冷的利刃贴着皮肤让蓝贵妃更加紧张,紧握成拳的双手松了伸,伸了又松,想了一下回答道:“我们……我们兄弟三人是做小买卖的,年关将至准备回家,想着在白城进些货回家,所以……所以……”

    “进货?进货需要易容吗?”说话时,他猛然出手去揭蓝贵妃脸上的人皮面具,蓝贵妃大惊失色趁机翻身而起,挥出袖中匕首就朝着持剑抵在素梅喉咙的人攻去,那人愣了一下本能反击,素梅一脚抬起就将盖在身上的锦被给踢了出去。

    锦被分毫不差的将那人的头给蒙住,素梅一跃而起就扑了过去,这时,幽兰也找到了脱身的机会,她也跟那些人打了起来,蓝贵妃不是第一天认得柴蒙,自是知道他的厉害,怕身份被识破蓝贵妃也不纠缠,见两个丫鬟都脱了困便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随手挑起床单一下子朝他们扔了过去,大喝一声道:“走!”

    话音落下的同时,三人先后从窗户处跳了下去。

    虽然柴蒙并没有跟蓝贵妃过几招,但由于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练武,他很熟悉她的武功套路,没过两招就猜出了她的身份,看着她们主仆三人从窗户处跳下去,柴蒙脱口而出大声道:“是二小姐,快抓住她们,快抓住她们。”

    随行之人一听到二小姐三个字立刻炸开了锅,似乎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找到白灵然,要知道自从二十年前她们姐妹相继消失以后,隐灵一族上下都在寻找她们,二十年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几人将轻功运到极致,柴蒙更是跑的飞快,白灵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以柴蒙等人的性子必是不达目地誓不罢休,不愿连累两个丫鬟,她一边跑一边吩咐道:“他们要抓的人是我,分开走,你们去找陌儿,告诉他我已经死在了昌隆皇宫,以后不管听到什么消息,都不准你们任何人踏入西岚半步。”

    言罢,她毫不犹豫的改变了方向,大声的朝身后追来的人说:“柴蒙,二十年了,你依旧追不上我。”

    看着远去的蓝贵妃,素梅和幽兰的心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撕开了一样,幽兰情不自禁的哭出声来,一遍又一遍的叫道:“二小姐,二小姐……”

    眼见后面的人越追越近,越追越近,素梅一咬牙就狠心的拉着幽兰跑向了另一个方向,柴蒙看到她们分开走了,就立刻与黑子一分为二,他带人去追蓝贵妃,而黑子则去追素梅和幽兰。

    知道被抓回去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蓝贵妃将全身的功力催发到了极限,可她的体力并没有柴蒙的好,又加上这二十年的养尊处优,她很快就被柴蒙拦住了去路,全身戒备她抽出腰间的九节银鞭,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对于儿时的伙伴曾经的倾慕对象,柴蒙有种说不出的感受,二十年了,他曾经以为这一生都不可能再见到她了,没想到二十年后她出现了,有些激动,又有些矛盾,柴蒙恭敬的向她行了个族礼以后,说道:“二十年了,二小姐,跟我回去吧。”

    即使他眼中的柔情只是一闪而过,蓝贵妃还是捕捉到了,她马上变了脸色成了满脸悲伤,悠悠的说道:“回去?柴蒙,你可知道我若跟你回去会怎么样?二十年了,族主他会放过我吗?”

    柴蒙微微皱了皱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斩钉截铁的说道:“不会,族中向来赏罚分明,就算您是族主的亲生女儿,他也不会徇私枉法,但是,二小姐,你的行迹已经暴露,就算今日我放你离开,你又能跑到那里去,更何况隐灵一族的势力有多大你不是不知道,你就算跑得了一时,能跑得了一世吗?二小姐,夫人很想你,你跟我回去吧,我保证一定会替你求情,族主乃是你的亲生父亲,他再怎么狠心的惩罚你,也绝不会伤及你的性命,所以,二小姐,跟我回去吧。”

    提到自己的母亲蓝贵妃的心中有那么一丝丝动容,但只是瞬间而已,瞬间过后她冷若冰霜的说道:“他不是我的父亲,我也不是他的女儿,柴蒙,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跟你回去,因为与其做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我情愿今日就死了,既然你不肯相让,我也不肯跟你走,那就出手吧,记得我们年少时总是比拼,你总是让着我,今日就让我们来一场真正的较量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