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第246章 蚀骨魅药:戒不掉

    男人眨巴着水汪汪,已不知何是变的深紫妖魅的紫瞳望着她,气息紊乱的道:“你撩的火,你要负责。”

    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可手上的动作,却是让傲君头顶滑过一群乌鸦。

    因为,他已经拿着傲君的手,朝他的胸口探去,下身邪恶的动了一下。

    “君儿,要……”这声音酥软邪魅的让傲君心尖一酥,有种被撩到的电流感,心里生出一种想要狠狠蹂躏他的感觉。

    但素,这是在马车,才刚刚起程。

    这个男人便如此的不安份,那往后的数月路程,她恐怕有得受了。

    “伤势未好前,什么都不要想。”把手从他的胸口抽了出来,恶趣味的捏了他的一把,指尖翻出一根细针,眯着以眼看着他:“你若控制不住自己。我到是可以替你。”

    看到傲君指尖的细针,战离渊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但,他真的很像狠狠的要她。

    虽然,他刻制的住自己不要。

    可,不实际行动,即可以解决他的想念,总不能被剥夺。

    于是乎,他看着傲君指尖的细针,一张嘴咬住,傲君担心那针伤到他,便立刻收针。

    但却是被战离渊把针含了去,吐在了马车的车箱上,倾身,便把小女子压在身上。

    这一压,更是让傲君担心他的伤势。

    傲君真是又气又恼又是羞,气的是这伙家总是拿他的伤势来威协她,让她不得不妥协。

    恼的是,明知道他在套路她,却还是忍不住担心他的会伤势加重,上了他的贼船。

    羞的是,这该死的男人,吻住她的嘴,两只大掌却不老实,攀上了她的胸口。

    触电般美妙的感觉,瞬间让她通体颤粟,浑身酥软,他总能轻而易举的找到她的敏感点,让她毫无还手之力。

    终是让他得逞。

    但考虑到战离渊的伤势,傲君屈起膝盖顶住他的下身,将他翻身压在身下,恶狠狠的瞪他:“不许动。你若再动,我便让你一路昏睡到北云。”

    战离渊见傲君红着脸庞恶狠狠的警告自己,那怒里带羞的模样,让他好生喜欢,恨不得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的怜爱一翻。

    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体,他还是见好就收,乖乖的躺着享受,握着傲君的小手,探到他的雄伟。

    傲君手一颤,扬起下巴,堵住他的双嘴,手探入他的裤内。

    室内的温度越发的高升,暖昧,空气里面是男子压抑舒快的喘息声。

    那喘息声不可否认的让傲君很是喜欢,即管手累,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给他再给他……

    ……………………

    二个月后,马车进入了北云边境。

    鹅毛般的大雪,一波一波不知疲倦的从天空泼了下来。

    自进入北云境地,连续一个月,北云的大雪都未停过。

    整个世界银装束裹,冰天雪地。

    这样的天气,正是两军休战休息过冬的机会。

    因为冰雪天不利于打仗,马儿也受不住这北地的冰寒。

    是以,这几个月来北云边境很是安静。

    傲君和战离渊到达北云边城的玉门关时,柳天赋亲自在城门迎接。

    身为和谈使的尚书大人,不在朝中,却在这战地受酷寒数月。

    原因很简单,和谈并不顺利。

    北云不同意和谈。

    眼见马车到了城门前,早已经城门上等候的柳天赋,眯起清冽的双眼,凝着被渐行渐近的大军保护在中间的马车,略显苍白的薄唇几不可见的勾起。

    “九王爷和九王妃,终于到了。”在柳天赋身后的人,是禁卫军统领提上来的将军,也是宗政的人。

    一个禁卫军统领,担任战线大将军,无非就是占着一个头衔。替宗政手握兵权,不落入战离渊的手里。

    这几个月,与北云大军几翻交战中,都吃了败风,如果不是因为寒冬雪灾降临,北云大军恐怕早就攻入玉门关。

    眼下,看到战离渊赶来,当即松了一口气。

    用兵如神,当属九王殿下。

    他只需要握着兵权,九王下达命令他派兵执行。

    柳天赋很清楚,此次的镇北将军黄谷,是宗政的人,不仅是来监督战离渊,也是监督他的人。

    他在这北云的一举一动,远在帝都的宗政都很清楚。

    是以,柳天赋并未接他的话,而是道:“镇北大将军想要打赢这一仗,还需请教九王殿下,还不命人打开城门,迎九王殿下和九王妃进城。”

    他语气淡淡的,可话语中透着令人不敢违背的命令。

    黄谷显然,早已习惯。

    或者说,这几个月的相处,他多少清楚柳天赋的性子。

    表面看起来温润如玉,世间无双,永远都是一副风轻云淡,似很相处的模样,可他每一句听似轻渺谈笑的话,都让人听着格外的冷冽,不敢靠近。

    若不他这几个月担当军师一职,与此北云大军的战场上杀伐时,令敌军颇为忌惮,不敢在攻入玉门关,他也断然不会看他的脸色。

    毕竟,他是宗政的亲信。

    现今无论是身份,还是权力,都不是一个和谈使可以指挥的。

    但眼下,不宜撕破脸皮。

    当即,大掌一挥,“来人,打开城门。”

    城门下的卫兵,听到城楼上传下来的命令,立刻向两边疏散,将沉重的城门缓缓打开。

    瓢泼大雪满天洒下,很快,城门前扫干净的雪地,又被大雪覆盖,厚重的城门在雪地底层结出的冰层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柳天赋和黄谷,以及几个副将,先锋随后下了城门,纷纷迎出城门,跪迎在雪地里。

    寒风呼啸,吹在人的脸上生疼。

    傲君掀开马车帘,便被刮来的寒风吹了个满面,寒气入体,好在她有内功抵御,不至于被吹的打寒颤。

    眸光略略一扫,看到跪在城门而侧的人,犹为显眼的便是为首那一袭藏青色衣袍,身披同色披风的柳天赋,他的身边是身穿将军特定甲胄的黄谷。

    他在宫中见过此人。

    自是认识。

    还未等傲君眸光朝远处移,便被一只大掌揽住了腰身,带入男人温暖的怀抱,“风雪凶猛,莫要吹了风寒。”

    说着,把怀中的小女子紧紧的抱在怀中,用暖暖的脸颊贴在她被寒风吹的冰凉的脸上不满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