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第242章 战凌祺气绝

    入夜

    红锦回来复命。

    “小姐,那些人,虽然中毒颇深,却也只是全身溃烂,起了浓胞,散发恶臭,但却还没有被尸毒控制。”红锦说:“我仔细的问过燕大人这些人为何比一般的人中毒严重。燕大人说,三日前他来上任时,看到城中百姓在烧老鼠。说是闹了鼠疫也得了惨疾,发了疯,咬到谁就会传染给谁。那些人,都是被老鼠咬过的人。我看那些人,并不像是尸毒入侵,四处咬人的尸人。听给那些百姓检查过衣物的人说,那些人还得了鼠疫。”

    傲君当即想到,莫忘当初给他看的老鼠,那老鼠是莫忘的试验品。

    莫不是,那些发疯的老鼠,是因为喝了含有尸毒的井水,中了尸毒,加之鼠变,引发出了另一种毒疫在人体蔓延。

    当初战沙端乌被中了尸毒的老鼠咬伤毒发,她只当是尸毒毒发,没有联想其他。

    如今听锦这般说,立刻道:“随我走一趟。”

    如果并非只是因为尸毒的话,那解尸毒的药,自然是解不了他们体内的毒,也会继续恶化。

    也就意味着,还能救回那些人。

    果然如红锦说言,傲君所猜测的那般。

    这群百姓不仅仅只是中了尸毒。而且还中了鼠疫。

    因为两种病毒在体内相互抵抗,折磨的这些人人不人,鬼不鬼,四处啃咬坚硬的东西。

    院子里面的树木,栏杆,甚至假山都被是他们发病时咬咬的东西,以至于,他们每个人都满嘴是血。

    让傲君觉得有救的是,他们的血并不是绿色的,而是暗黑色的。

    这也就说明,鼠疫在某些方面,克制了尸毒的蔓延,或是减慢了尸毒入侵人体血脉。

    傲君从一人体内取了些血,开了药方子给燕京,让他派人连夜熬药,要大锅的熬药,给这些百姓服下。

    然而,派燕京去抓这些生了鼠疫的老鼠。调查这段时间,可有大量的老鼠进入城中。

    这一夜,知府的院子里,亮如白昼,火光通明,全城的百姓,都聚在知府的府中,帮忙一起熬药。

    男人则是随着燕京和士兵,举着火把连夜捕鼠。

    这一忙,便到天明。

    全城百姓,几乎没有合眼。

    晨时左右,战凌祺从昏睡醒来,得知此事后,顾不得周军医的阻拦,执意下了床,出了院子。

    便看到傲君带着一群下人和老百姓,在一排排炉火前熬药。

    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车傲君……”战凌祺大惊:“怎么会是她。她,她怎么会在这里……”

    周军医忙道:“回凌王殿下,九王妃和九王爷都相安无事。还救个凌王殿下。”

    战凌祺的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你说什么?是九王妃救了我?”

    救他的人,明明是唐门少主,怎么可能是傲君那个女人。

    他不相信。

    周军医也知道他不相信,便道:“凌王殿下不知,那日,凌王殿下被行刺,是唐门少主及时救了殿下不假。可后来回到了龙门客栈,唐少主被人掳走。殿下生死垂危,九王爷和九王妃也重伤而归。九王妃的医术不比唐门少主差,那时殿下伤势恶化,危在旦夕,是九王妃出手救回凌王殿下。”

    战凌祺的面无人色的脸越来越难看,“这么说来,皇叔也在。”

    周军医如实的道:“回殿下的话。九王殿下也和殿下一样,受了重伤。正在养伤。”

    “皇叔无事便好。”战凌祺倒抽一口气,胸口隐隐作疼,脸色透明几乎一碰即碎,忙又问周军医:“唐门少主出了什么事情?为何会被人掳走?是何人掳走的?可有脱离危险?”

    战凌祺一口气问了一连串问题,周军医纵是傻子也知道,凌战凌祺对唐门少主有意思。

    也自是担心唐门少主的安危,便道:“下官也不知晓。离开龙门客栈时,仇掌柜的已派人去寻找唐门少主。唐门少主武功高强,想来不会有事。”

    战凌祺抿着唇,痛苦的咳了几声,似乎在说出服自己:“对。她武功高强,又聪明一定会没事的。”

    “殿下,你身子还弱,这夜里风大,还是回房间吧。”好不容易从昏迷中醒来,周军医可不敢让战凌祺的再出任何意外。

    战凌祺抿了抿唇,看向远处灯火下的傲君,眯的起双眼,晦涩无比。正准备回房间,便迎来顾均礼带兵巡回此处。

    看到战凌祺醒来,顾均礼的内心何止一个激动,他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殿下,您终于醒了。是未将保护不利,还请殿下恕罪。”

    说罢,便跪在地上。

    军人说话就是底气足,铿锵有力,无比洪亮。

    何况是在这夜间。

    很快,便引来一旁的煎熬人的侧目。

    那些百姓,一见战凌祺醒来人,连忙跪地,“参见凌王殿下,凌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战凌祺见状,抬手示意众人平生,便朝走向众人。

    周军医脸色一白:“殿下不可。”

    “有何不可。”战凌祺好不容易得来的民心,内心很是满足。

    他很清楚,以前百姓跪他,嘴里喊着千岁,不过是因为他是皇家子孙。

    现在不同,这些百姓心中拥他,尊敬他,不是因为他是凌王,而是因为,他放下凌王的身份,原与他们同甘共苦。

    所以,他才得得来了这些百姓的尊重。

    这种尊重,让他觉得很开心,也很满足。

    “殿下大伤未愈,身子弱,受不得寒气,何况这些药都是医治那些得了鼠疫的病人。殿下若是害了病,伤口感染,雪上加霜可如何是好。”周军医苦口婆心的劝说。顾均礼也在劝说。

    甚至百姓们,也纷纷跪请战凌祺回去休息。

    唯有傲君一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战凌祺的骄傲和好胜心,在傲君的面前,向征着尊严,不愿意被傲君小瞧了,当即挥手:“不碍事,只是受了一点小伤。况且,有九王妃在,他会保本王的安全。”

    话到这儿,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傲君的身上,百姓们纷纷夸傲君医术高,菩萨心肠,不但武功高,助九王爷铲除叛党,守住西滇三城,巾帼不让须眉,不愧为战神的王妃,月璃国第一美人。

    战凌祺听到这些话,犹为觉得刺耳,脸色异常难看,但却只字不提。

    百姓又哪知,傲君原来是战凌祺的未婚妻,而今是战凌祺的皇婶。

    如果知道傲君,就是战凌祺曾经嫌弃的未妻婚,估计死绝一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