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第226章 心疼:傲君被劫

    心痛着,男子自指尖,释放出一缕淡如薄雾般的金色光芒,瞬间笼罩着小女子的手腕。

    渐渐的,那些悚目的伤痕,渐渐的愈合消失,宛如从未受过伤一般。

    给女子医治好伤好,男子换下女子身上的衣服,清理掉她墨发上的散沙,挥手取来一件黛色的劲衣给她换上。

    然后,将她抱起来,走到窗前,打开窗子,纵身一跃,如疾风一般,移行幻影似的,瞬间离开龙门客栈。

    众人只看到一抹淡金色的光影携着劲风从眼前掳过,转瞬消失。

    红锦手里端着吃的,才刚走到门前,便看到自家小姐的窗子猛地一开一合,两个影子的飞了出去。

    她当即大惊,推门一看,不见自家小姐的踪影,立刻带人追了出去。

    可客栈外面,哪还有那人的身影,随了漆黑的夜,漫天的风沙,什么也看不到。

    男人抱着傲君,一路飞跃出龙门客栈,直到十里外,骑上一匹马,朝边城外的一座山中奔去。

    天明时分,才来到一座设立下阵法的谷中,进了一座山洞。

    山洞里面有火光跳跃,火前躺着一个浑身是伤,满身腥臭,狼狈不堪的红衣女子。

    那女子似乎陷入昏迷。身上的红衣难以蔽体,伤痕累累,面色苍白的,几乎让人难辩生死。

    男子抱着怀里的女子,走到山洞深处,越过女子的身边,径直抱着小女子,走到山洞深处一块岩石上坐了下来。

    怀中的女子,仍然紧紧的被他抱在怀中,仿佛怕她冷似的,把身上的披风,紧紧的裹住小女子的身体。

    就那样低下头,静静的看着她,魅惑的紫瞳中是深痛的自责与柔情。

    指尖眷恋的从女子的眉宇,眼晴,鼻子往下描绘,仿佛要将她的眉眼,她的模样,描绘到心底,深烙在内心深处,灵魂深处,再也不会忘记。

    许是因为被点睡穴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真的太累了,傲君这一觉睡的极是沉。

    一睡,便是一天一夜。

    期间,男子一动不动的抱着她,便是一天一夜。

    第三天夜里,躺在地上的女子先从昏迷中醒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

    正是从龙门客栈逃走的虞潇儿。

    她本就受了重伤,浑身上下,体无完肤,身体内中了唐门的暗器,身上的衣服和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面,凝结着干固的血液,血肉模糊,好不触目惊心。

    那夜逃走,她是靠着最后一丝求生意志和对傲君的恨意,才强忍着身体带来的剧痛。

    逃出龙门客栈后,她便支撑不下去,等她的人来接应。

    可谁知,便被一个人影救走。

    她连那人是谁,都没有看清楚。

    眼下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山洞里面,还没有死,心下一喜的同时,连忙爬起来环顾四周。

    这一环顾,仿佛整个世界都光芒万丈,让她看到了光明,让她软喜若狂的几乎潸然泪下:“宫,是你吗?”

    不远处坐的岩石上,坐着一个男子。

    那个男子的背影她再熟悉不过。

    那是她曾经无数次,想要靠近,却触不可及的背影。

    她不会认错。

    她就知道,他是被傲君那个贱人蛊惑的,他不会丢下自己,任傲君杀她,一定会来救她。

    忍住身体剜心一般的疼,她从地上站起来,艰难的朝男子走去。

    可才走几步,便忍受不了体内的疼痛,吃疼的摔倒在地上。

    “宫……”

    她浑身上下,从肉体到灵魂都疼的让她几欲发狂。

    虚弱无力的浑身抽蓄打颤,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向坐在岩石上的男子投去求助的眼光。

    然而,坐在岩石上的男子,却连头也没有回,便是一个抬掌,挥袖。

    刹那,袖风袭起,虞潇儿的身子如同残败的花儿,被那股强大的袖风卷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山洞的石壁上。

    噗……

    人未落地,一口老血,便从虞潇儿的嘴里吐了出来,随之狠狠的摔落在地上。

    虞潇儿的脸色,惨白的如同一张白纸,仿佛一碰就碎。

    她简直不敢相信,他会向她出手:“你,你……”

    话才出口,鲜血就从嘴里不断的涌出来。

    “安静。”冷冷的声音,从男人的嘴里溢了出来。那声音无一丝感情,森冷的仿佛来自地狱,让虞潇儿的内心,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你不是他。”她不相信九宫会对她出手。她绝对不相信,眼前这个人会是九宫:“你是什么人?”

    气若游丝的声音,显得她很是虚弱,似乎下一秒就会昏死过去。

    可那双阴狠怨恨的眼神,仿佛一把削骨的双刃,扎在男人的背影上。

    霍地,她的眸光,落在男人的腰间,那里的衣角颜色不同于男人身上衣服的颜色,是一件火红色的披风。

    那披风是九宫的没错。

    她认得。

    此时,那件灰狐狸毛做的披风,正裹着一个人。从她的角度看不清楚,被披风裹住的女子是谁。

    但可以看得出,那女子是被男子抱在怀中。

    因为男人左侧,露出一双女式鞋子。

    那款靴子,虞潇儿并不陌生。

    因为特别。

    特别到,她只见一个人穿过。

    没错,那个人,便是傲君。

    因为傲君的靴子上,有特殊的图腾。

    那个图腾,是唐门特有图腾。

    “是她……”瞳孔陡然阴狠的可怕,纵然身子再疼,心再疼,她也要亲眼去证实,那双脚的主人,是不是那个害死她父亲,勾引她的未婚夫,让她恨之入骨的女人。

    然而,还没等虞潇儿匍匐着几下爬起来,便又听到男人冷冷的声音,宛如自来三千英尺的地下传来:“虞潇儿,看来你是真的忘记了我的警告。”

    虞潇儿浑身一颤,心止不住的疼了起来,眼前蓦地浮现出半个月前,他一身杀气的寻找到她,向她拿解药救人的时候,对她说过的话……

    “你,你什么意思?”她颤抖着声音,眸中泪珠连连:“九宫,为什么?为什么?就因为车傲君,你要这样对我?你别忘了,我才是你的未婚妻。你为了大业娶她,我可以忍。可她只不过是宗政安插在你身边的眼线。她随时都会出卖你。你竟然为了她,为了她,这样对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