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第223章 全军中毒:谁背祸(这个月恢复更新。每天四章)求订阅,求推荐。

    顾均礼在传令军医的时候,便下令抓拿冥泽。

    然而,却没料到,全军上下竟大半的人,都在不知不觉中毒,陆续倒下。

    顾均礼吓的出了一身冷汗,面色灰白,比死人脸还难看。

    “回顾将军,是水,是这水里被人投了毒。”军医检查了水后,拿着变为青黑色的银针,迎着午时的太阳,一边向顾均礼汇报,一边拿出银针,喊人同他一同对士兵急救。

    前有王爷被刺,生死未卜,后有大军中毒,顾均礼头一遭带兵征战,纵然再淡定,也不免唏嘘惶恐,只顾着救人,哪还有时间,去追杀逃跑的冥泽。

    冥泽身份暴露,自知小命不保,一路朝西逃去。

    见身后无人追来,心下松了一口气。

    然而,还没等他松完气,前方一抹身影,渐渐的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飞奔的快马急时停了下来,前蹄在空中踢扬,扬起漫天风沙,嘶鸣不断。

    冥泽紧紧的勒住缰绳,侧掉马身,不停片刻的朝西北的方向快奔而去。

    仇羽早预料冥泽逃跑路线的仇羽,便在傲君同冥泽动手的时候,便先一步此等候。

    眼瞧冥泽看到自己,掉头就跑,瞳孔不觉间骤缩,脚下足尖一轻,骑着马飞快追去。

    挥袖甩袍间,几枚暗器从他的袖中夺袖飞出。

    感受到身后的空气一阵爆动,危险逼来,冥泽回首,只见眼前寒光一闪,他心下大惊,立刻仰头,压低身子。

    几枚暗器朝阳下的风沙中,划过几抹渗人的寒光,从他的脸颊划过。

    刀割般的疼,从他的脸颊传来,几条血丝在他的脸上慢慢的绽开。

    也不知那是什么暗器,竟疼的冥泽忍不住呲牙,倒抽一口冷气,更加不敢掉以轻心,挥袖朝仇羽追上来的方向洒去一把粉沫。

    风沙顺势将粉沫吹向追上来的仇羽。

    仇羽眉宇微动,眼底的寒光更加犀利,掌心的扇子陡然旋转,几折风力,将漫天铺来的迷药抹散。

    待仇羽追上去时,冥泽的身影已经消失。

    只空留一匹马,在风沙中狂奔。

    四下张望,竟没寻找到冥泽的身影。

    仇羽面色凝重起来,沙漠不比从林,一眼望去,尽在眼底,根本毫无藏身之处。

    如此短的时间,冥泽竟就没了踪影,且还留下了马,这很不可思议,也是始料未级的。

    一路寻追半个时辰,竟连个脚印都没有追踪到。

    这让仇羽的心里,越加的懊恼。

    若不是他轻敌,便也不会让冥泽有逃跑的机会。

    仇羽折回大军的途中,遇到了顾均礼带人前来追捕刺客。

    顾均礼见仇羽只身一人,面色沉重,即便不问,也知,没能抓住冥泽。

    “连仇先生,也没能抓住那刺客?”显然,顾均礼很是吃惊,仇羽的武功,他没见识过,只是能做为唐门分部的首席人物,武功定然不差。

    那冥泽虽是王爷的贴身侍卫,想抓住不容易。

    但想在仇羽的手中逃脱,也应该不是容易的事情。

    “没料到,他竟懂得遁沙之术。”

    “原来如此。”顾均礼的眉,皱的眉夹死一只苍蝇,“有劳仇先生了。大军出了些状况,殿下伤重,此地不宜久留。否则,战沙的人追杀来,我们恐怕难以安全回到龙门客栈。”

    仇羽追出来的时候,还不知道大军也跟着中毒。

    当听到顾均礼这话时,内心一片震惊,“看来,对方是想让王爷和整支大军,都走不出龙门沙漠。”

    想到这儿,仇羽似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再变,飞身上马,急速赶回去。

    傲君经过约一个时辰的时间,终于止住了战凌祺伤口的血,给他包扎,护住心脉。

    好在,军医那里药材一应俱全,战凌祺的马车里面也备了很多的救命药,这才勉强保住战凌祺的性命。

    但,能不能脱离危险,也要看战凌祺的造化。

    出了马车,傲君看到部份士兵,正在处理毒发身亡的士兵尸体。

    抬眼望去,数百人如今,只剩下数十人。

    一问,这才知晓,有人在士兵食用的水里下了毒。

    而负责食物和水的士兵,也都中毒身亡。

    显而易见,他们也喝了被下了毒的水。

    不用多翻猜想,便知道下毒的凶手是谁。

    傲君失策。

    她以为,虞潇儿冲着她和唐门而来,要对付的人是她,顶多刺杀战凌祺,把罪引到她和唐门身上。

    岂料,虞潇儿竟那般的狠。

    竟然要全军上下,都葬在这龙门沙漠。

    “周太医,怎么样?”她扫向四周被风沙掩盖住半边尸体的士兵,走到一个尸体的面前,蹲下身子,嗅了嗅鼻子,脸色当即一变。

    “这种毒药,老夫从未见过。也……也来不及研究如何解毒,他们便都葬了性命。”周太医看着四周的尸体,双眼泛红,一脸的愤青与羞愧:“那冥泽大人,到底是何人,为何要对殿下和大军下如此毒手。”

    傲君的脸色越来越冷沉,伸出手从一个士兵的眼角,沾了点泛黑的血,到鼻子前细细的嗅,瞳孔聚缩成线,眼底闪过一丝锐利的精光。

    竟然是千鹤。

    冥泽果然是虞潇儿的人。

    这千鹤是唐门特制的毒药。

    十毒排行第三。

    中毒者当即暴毙。

    就连解药,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内救人。

    当年,唐虞霖偷走了义父的丹毒宝典。

    这千鹤之毒,丹毒宝曲上面,便有记载。

    世人都知,千鹤出自唐门。

    虞潇儿这回是要与她,和唐门鱼死网破。

    因为无论千鹤,是出自五仙教,还是唐门。死的人是当朝王爷,还有一支大军。

    朝廷第一个要灭的就是唐门。

    袖中的拳头紧紧握紧,傲君到是怎么也想不通,战凌祺的身边,为何会有虞潇儿的人。

    那冥泽是战凌祺的贴身侍卫,在战凌祺的身边没有十多年,也有七八年,他怎么会变成了虞潇儿的人。

    莫不是,是被虞潇儿收卖控制?

    无解时,仇羽和顾均礼快马加鞭的赶回来。

    只是,没有看到冥泽的身影。

    “让他逃了。”看着仇羽在面前下马,傲君面无表情的道。

    仇羽从马上翻身下来,走到傲君的面前,看着沙子中的尸体,神色一变,皱眉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她?”

    除了她,仇羽也想不到任何人。

    傲君抿唇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在面前下马的顾均礼,沉声道:“顾将军应该听闻尸人的传闻吧。”

    顾均礼确实从战凌祺的嘴里听说,见傲君问及,不假思索的点头道:“略有耳闻。唐少主为何问及此事。难道与眼下之事有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