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第195章 异兽之吼

    “你是什么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房间里,是何居心。”

    对方的关注的重点,显然不在自己和莫忘的身上,而是在这个房间的机关身上。

    这让傲君对这个乞丐老者,有些摸不透。

    他如果是五仙教的人,断然不可能这么镇定的出现在这里。

    转而一想,五仙教炼的毒人,都是一些乞丐模样的打扮,莫非眼前这老者,是丐帮的人。

    想到这里,傲君正想探对方的来路,便见那乞丐已然走到了关着莫忘的铁笼前,眯着锐利的双眼,看着站在他面前,姿态显得很恭顺的莫忘。

    傲君眼底闪过一丝诧异,那莫忘高冷如天边的冷月,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怎耐在这老者的面前,如此的恭顺,仿佛一个晚辈,见了长尊敬的长辈。

    就在傲君猜测老者和莫忘的关系时,老者转身朝床榻走去,在战离渊的床榻前坐下,拿起战离渊的手腕号脉。

    “师傅……”看到老者号脉的手法,傲君怔了一瞬,心下大喜,急忙奔了过去:“师傅,您何时到的。”

    老者不语,只是眯着双眼,一边给战离渊号脉,一边观察战离渊的情况。

    半响之后,方才放开战离渊的手,面色沉重的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看向神色难得紧张焦灼的傲君道:“他就是你的夫君。”

    傲君看了眼战离渊,点了点头,“师傅,他怎么样?”

    老者皱起眉心,似有所思的摇了摇头,须臾,看向莫忘:“你怎么看。”

    莫忘抬起眼眸,看了一眼傲君,视线又落在了战离渊的身上,一如继往的言简易赅:“没诊错的话,他现在已经是活死人。”

    傲君疑惑的看了眼莫忘,又看向老者,双眼一翻,忍不住扶额望天。

    这特么什么情况。

    师傅和这个男人认识。

    看这情况,关系非同一般。

    莫非是……

    “君丫头,你这是怎么了?”见傲君默默的望着头顶,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医仙眯着双眼,瞅着她:“为师听闻,这九王爷对你很是苛刻,就连大婚当日也未迎你进门。后还在帝都百姓的面前当众羞辱你。如今他成了活死人,可是你的杰作。”

    说着,医走到床子前坐了下来,拍了拍一旁的凳子,瞟着傲君道:“过来坐,给为师讲讲,你是怎么把他弄成活死人的。”

    傲君的嘴角一抽再抽,无语的看着自家师傅,然后又瞟向全一旁的莫忘道:“师傅若想知道,不妨徒儿亲自做给你看。左右,这儿现成一试验品。”

    莫忘几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心里默默的划过几条冷汗。

    又不是他说她把九王爷弄成这般,干嘛要拿他开刀。

    医仙还指望自己的大徒弟,接任他的衣钵,哪能让傲君这么毁了。

    “咳咳……”干咳一声,医老从脸上撕下人皮面具,露出本来的面貌,吐气着:“君丫头,你信中说,找到了那个人,那人莫不是这九王爷?”

    看傲君如此紧张九王爷,想必,应该是他吧。

    谁知傲君摇了摇头:“不是他。师傅,现在只有你能救他。”

    “不是他?”医老双眼一瞪,盯着傲君:“不喜欢他,为何还要救他?”

    傲君被他说的一怔,脱口而出:“师傅,他是我夫君。”

    “可他不是你喜欢的人。”医者一副你是不是傻的表情看着傲君。傲君很是不适合他这张脏兮兮的老脸,抽着眼角重申道道:“他是我的男人。”

    到底是谁傻。

    他的夫君,他的男人,还听不懂么?

    医仙老人家两手一摊,“你嫁入九王府,自然成了他的王妃,他的人。为师这是知道的。可他并不善待你,甚至威胁你替他寻药解毒。如今落这般,也算是他的命。你为何执意救他?”

    “师傅,事情并非你想的那般。寻药解毒是我的意思。并非受他威胁。”想来是师傅听闻战离渊曾在帝都让她受委屈的传言,才会如此,傲君也不好作多解释:“师傅,你若不救他,我便不带你去见那个人。”

    师傅他老人家,可一直在找,那个可以让火凤腾飞的人。

    如不容易有了线索,师傅怎么可能不想知道。

    “君丫头,你这是在威胁为师?”医仙皱着老脸,气乎乎的瞪着傲君,这丫头还从来没有为哪件事,哪个人如此重视:“你是不是喜欢他?”

    傲君额头黑线划过,这,她刚才不就表明了么,还需要再问吗?

    傲君往凳子上一坐,翘着二郎腿,一边把玩着手里的杯子,一边说道:“师傅要考虑清楚。是救他还是不救。错过了,可别后悔。”

    医仙看她这副模样,似乎是吃定了他,又似乎别有话意,凑到她面前,严肃起来:“丫头,你当爱上了他?”

    只有遇到她真正爱的那个人,她体内的火凤才会苏醒。

    他此前,并没有告诉傲君。

    但如果,傲君真的爱上这个王爷,那她体内的火凤必然有反映。

    “你近日来,身子可有不适?”他抓住傲君的手腕,便要给傲君号脉。傲君翻了个白眼:“你老人家不是一日两日潜伏在客栈,我的情况你难道不知。”

    医仙唉了一声,摇了摇头:“为师问的不是受伤之事。除此之外,可有别的不异常?”

    傲君这段时间,伤成了狗。

    若说异常。

    唯一的异常,便是她受了重伤,莫名的好了。

    而战离渊却莫名的变成了活死人。

    这许是最大的异常。

    想了想,傲君便将自己伤好,战离渊突然不醒人世的诡异事件,娓娓的告诉医仙,全然没有因为莫忘在场,而有所顾忌。

    医仙听闻后,眸光投向莫忘。

    莫忘淡漠的眸光在傲君的身上顿了一瞬,又看向医仙道:“确实如此。那天夜里,有异兽之声响起。”

    “异兽之声?”傲君疑惑的回头望着莫忘,意有所指的道:“你说,我生死一线,王爷昏迷不醒的那夜,我的房间听到异兽的吼声?”

    他的房间,四壁皆是机关,隔绝外界,别说没有奇怪的兽吼声,就算是有兽吼声,外面的人也听不到。

    她第二天醒来,房间里除了战离渊不明生死,何处来的异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