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192章 死,不甘心

    蛊师来自于苗疆,而苗疆与唐门向来势不量力。

    想要找到一个,能够为她所用的高级蛊师,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届时,一阵笛声由远及近的传来,笛音很轻,如四散的风似的在龙门客栈的上空飘渺着犹为诡异。

    一般人,听不到。

    若不是傲君和莫芊儿异于常人的听力,也难以捕捉到。

    傲君和莫芊儿不约而同的相似一眼。

    “你听到了吗?。”莫芊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眸沉如墨的傲君,凝重道:“这个声音就是雌蛊召唤的声音。”

    雌雄双蛊乃是奇蛊,两心相通,哪怕另一只在千里之外,都能通过叫声召唤对方。

    方才这诡异似笛的声音,正是雌蛊在召唤雄蛊,控制这些尸蛊。

    “这是雌蛊的叫声?”傲君自诩自己没少听过奇闻异事,可却还是第一次听闻,有蛊虫的叫声,能够如此大。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是把雌蛊放在一种翠羽冰心里面吹响,才会如此。”莫芊儿苦着脸说:“那翠羽冰心,传闻是西域上一代圣女死后的冰骨所制成笛,素有千里传音的盛名。”

    傲君倒是从未听说过,扭头朝铁笼外望去,果然,那些啃噬唐虞霖脸庞的毒人,听到随风飘来的笛声,宛如得到命令一般,慢慢的退下。

    此时此刻,唐虞霖的脸庞已经面目全非,脸和鼻子被啃的血肉迷糊,如果不是双眼已经被废,可能连眼珠子都要被挖走。

    他已经昏死过去!

    傲君一点也不担心他死。

    哪怕唐虞霖现在是一具尸体,对傲君来说,也有利用的价值。

    笛声越来越近,毒人纷纷后退。

    不多时,一顶红轿天外飞来。

    那缓缓流泻出来的笛声,正是自那红轿中传出来。

    傲君忍不住狠狠的抽动嘴角,这是虞潇儿的排场错不了。

    “车傲君,我知道你有些能耐。但,如果,你不想让他们两人,也变成尸蛊,就立刻把我父亲交出来。”冷静如常的声音,从轿子里面传了出来

    傲君不得不对虞潇儿坚起大拇指,看到自己的父亲惨不忍睹的一幕,却还可以如此冷静,平地不起半丝波澜,仿佛在谈论今夜的月色不明亮似的。

    这普天之下,能做到这个份上的,也没几人。

    她虞潇儿,确实是个人物。

    “他们是谁,与我无关。我只要解药。”傲君慵懒的倚靠在椅背上,眯着双眼,睨着红轿里那抹未现身的身影,冷佞一笑:“这些毒人,确实很难对付,却不是无法对付。虞潇儿,抬高你五仙教在江湖中的名声是没错,可别忘了,这江湖,这天下是很大的。”

    “哼,这句话,我也送给你。”虞潇儿沉稳的坐在轿子里面,不是她不下轿,而是她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愈合,身上的疤痕还未消,这都败傲君所赐。

    这笔帐,她会向傲君一笔笔的讨回来。

    “如果,你可以不在乎他的性命、我就把解药,交给你。”红色帐幔后的她,轻轻的挥了一下手:“把他们两人领上来。”

    一声“是”令下。

    两道身影被五仙教的弟子带了出来。

    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绍元和仇羽两人。

    傲君瞳孔微缩,犀利的眸光一扫,并没发现冷月心和狐美人的身影。

    方才,她以为虞潇儿口中的人指的是冷月心和狐美人。却不料,竟是绍元和仇羽。

    ”是仇公子……“莫芊儿看到昏迷的不醒人世的仇羽,被铁链捆绑起来,扔到地上,顿时瞪大双眼,盯着虞潇儿惊声质问:”你们,你们把他怎么了?“

    仇羽此前奉命救过她和亚琨,助他们击退敌人。

    对仇羽和傲君,莫芊儿自是记一份恩情在心里。

    眼下,看到仇羽被擒,神色霎时变了。

    ”他们不过是中了索魂香,暂时昏了过去。“风轻云淡到在谈论人生哲学的虞潇儿,不紧不慢的轻笑道:“但如果,他被尸蛊咬上一口,那我可就不保证,他们是死是活了。”

    她似捏到了傲君的把柄,掐住软助不放一样,见傲君迟迟没有放人的意思,便冷笑一声道:“来人,把他们唤醒。”

    她声音一落,那弟子便遵命,提着仇羽朝毒人走去。意思再明显不过。

    可见,虞潇儿并非看不通,傲君是在和她玩心里战术。

    也看得出来,虞潇儿绝对是个狠角色。

    今日不除,日后必定是大患。

    “唐少主,快,快阻止她们啊。”眼见仇羽被提向毒人,莫芊儿急的如火烧眉毛,紧张而不安的揪着傲君的衣服:“他们如果被尸蛊咬了,就会中毒,无药可医了。”

    傲君自然知道,可,以仇羽的武功,又怎么会被虞潇儿轻易抓住。

    而且,冷月心和狐美人,迟迟未出现,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铲除五仙教这样的邪教而牺牲,这是他们的荣幸。江湖留名,百世流传,成为一代侠士,是每一个江湖侠客的追求。死的其所。”淡漠间,傲君手掌轻拍,隔绝外界的机关铁笼砰的一声收回铁笼机关匣内。

    她站起身子,轻拂衣袍,脚下的步子轻渡到昏死的唐虞霖面前,指尖三根细长的金针,扎入唐虞霖的头颅深处。

    啊~~

    惨绝人寰的凄厉声响彻云霄,尖锐刺耳的让莫芊儿耳膜阵痛,下意识的捂住耳朵。

    虞潇儿等人,似听惯了毒人的吼叫声,对此习以为常。

    但,却还是忍不住,心惊肉跳,吓的三魂不见七魄。

    因为,哀嚎不止的那个人,是她们五仙教真正的教主大人。

    虽然,不知道傲君如何抓到教主大人。

    可傲君居然敢把她们的教主,折磨成这般样子,她们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

    当即,便向傲君射去毒箭。

    傲君随意的一个抬手,轻易夹住射来的毒箭,二话不说,一个反手,用毒箭贯穿唐虞霖的肩膀,手法干脆利落。

    接下来,便是唐虞霖痛不欲生,抖着嗓子的哀鴻声。

    傲君没有下令,让人割掉唐虞霖的舌头,等的就是这一刻。

    “杀,杀了我……”唐虞霖痛入灵魂,却无法自绝,被迫的承受,让他只愿求死。

    他从来都不是贪生怕死之人。

    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不甘心,死之前,还没能将唐门屠尽,不甘心没有杀了那个人面兽心的禽兽,不甘心,没有为阿汝报仇血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