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第170章 傲君被刺杀

    傲君一口酒入咙,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漫上心头,扭头一看,雪亮的银月下,一抹素青衣袍的男子端坐在另一头,她这一扭头,正好迎上那人的目光。

    是他?

    这种感觉很熟悉。

    这和她几日前一直感受那的眸光很像。想必,他就是那个房间甚少露面的客人。

    看样子,他很早主在屋顶上了,到是她的到来,打扰到了他。

    “虽是我扰了你的清眠。但你盯了我几日,还盯不够?”收回目光,傲君的视线又落到了夜空,饶有兴趣道:“有没有兴趣过来喝一杯。”

    莫忘平静冷漠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晦暗,原来,她早就发现了。

    他收回自己的目光,看了眼侧在的那盆花。

    月光下,蓝色的花苞,已经微微张开,在夜风下摇曳。

    这朵魔鬼菊太娇气,不能吸收一点点的阳光,否则,就会枯萎。他在月光下养了三年了,却一直没有起色。

    还是这龙门客栈的这块圣地神奇,月一个月左右,已经长出一朵指甲盖大小的花朵。

    就在莫忘拿着月光下的魔鬼菊,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蓦地神色一变,大掌一抬,一壶酒落到他的手里。

    他看着手里的酒壶,眸光微闪,又落在傲君的身上。

    傲君翘着二朗腿,一手枕着脑袋,一手执酒灌入喉咙,并未瞧他。

    他打开手里的酒壶,一股幽幽的酒飘了出来,是桂花酒。

    “多谢。”话音落下,他脖子一仰,饮下一口。

    听到他的声音,傲君一怔,好清朗动听的声音,如果不是语气里夹杂着疏离感,傲君几乎要被他的声音吸引。

    拥有这样一副好听嗓音的男人,模样应该不会差。

    “小姐……”正想着,素问上了房顶,来到傲君的身边坐了下来,入下一盘果子,剥了一个荔枝喂到傲君的嘴里,看着她打趣的问道:“小姐在想什么?是想王爷了吗?”

    九王殿下,自那夜走后,都几天了,也没个传个消息回来。小姐不可能不担心他的身子,会毒发。

    “就你多嘴。”傲君瞟了一眼素问,吃下嘴里的荔枝,看着夜空中的银河,眯着美眸道:“就属沙漠上的月亮最好看。”

    素问送了一颗荔枝到自己的嘴里,一边吃一边说:“小姐喜欢,那便在这多待些时日便是。”

    傲君勾唇:“我看,是你想留下来吧。”

    素问小脸一红,嗔怪的用胳膊肘推了一下傲君:“小姐说什么呢。我才没有。小姐到哪,我就到哪。”

    傲君抿唇笑了:“你若真的喜欢仇羽,留下来也无妨。”

    素问吞下嘴里的荔枝,瞪大眼睛看着傲君,一本正经道:“不。我要跟在小姐身边。小姐别想赶我走。”

    傲君看着她的模样,抿唇笑了:“你总不能一直跟着我。你也要嫁人。仇羽是个不错的人。而你又喜欢他。”

    素问低下头:“可我,不想离开小姐。再说,羽哥哥他……”

    素问神色落寞下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她跟在傲君身边,这么多年,怎么会看不出仇羽喜欢的人是谁。

    她有自知之明,羽哥哥也当她是妹妹,根本不会喜欢她。

    她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傲君见她眼底闪过一丝难过,也知道她想说什么,便道:“我和羽,就像兄妹。我当他是哥哥。你可明白。”

    素问点了点头。

    傲君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争取就有一半的机会。逃避连一半的机会都没有。再说,我已经答他,处理完五仙教的事情后,会让他跟在我身边,以后,你们相处的机会就更多。”

    素问面露喜色,“小姐最懂我心。”

    说着,又剥着一颗果子喂到傲君的嘴里,起身道:“那帮苗人还没离去,我去盯着他们,以免他们……”

    话还未说完,素问起离的身子猛地一颤,跪到在地上,大脑一阵眩晕。

    傲君一惊,扶住她的身体:“素问你怎么了?”

    素问的肩膀抖的厉害,冷汗顺着鼻尖滴落,她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有些头晕。可能是没休息好。”

    自五毒大会到现在,她就没休息好,只以为是太累了。

    傲君也知道这面时间,她每天睡不到两个时辰,定是累坏了,便道:“店里的事交代下去,你马上回房间休息。”

    “可是那帮苗人曾和五仙教勾结,我担心……”未乖素问把话说完,就被傲君打断:“放心,这帮苗人想干什么,我很清楚,所以,你更要养足精神。去吧。”

    素问嗯了一声,“小姐也早点休息。”

    看着素问离去的身影,傲君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

    方才素问跳到客栈门口的时候,脸庞被客栈上的灯照亮,她的脸色很难看。

    只是那一瞬,素问便进了客栈,她也没看仔细,只是她的脸惨白的吓人。

    这段时间,她一直忙于战离渊,五毒大会和五仙教的事情,没怎么关心素问和红锦。

    等红锦回来,要让她们好好休息几天。

    入夜

    红锦和仇羽,还没回来。

    傲君饮尽了壶中的酒,感觉有些醉意,便回到房间休息。

    四更天,房间的门,被人从门外推开。

    一抹身影,进了房间,脚步漂浮,倒印在地上的身影颇有些怪异。

    莫忘刚要回房间,门还未推开,便看到那抹身影,机械般的推开傲君的房门,一步一步动作极慢极轻的进了傲君的房间。

    莫忘凝聚的瞳孔闪过一丝探究,旋即,便进了房间,将藏于袖中的魔鬼菊,置于桌子上,然后,纵身一跃,从房顶上取下一片瓦片。

    一缕银月之光,透过小孔射下来,打在桌子上的那盆魔鬼菊上。

    随后,便脱下身上的外套,坐在桌子前,拿起里的那壶酒,闻着酒香,不知在想什么。

    蓦地,他眸色陡然一沉,瞬时闪身出了房间,朝一个方向闪身而去……

    傲君因酒意上头,加之这间房间有机关,所以,睡的很沉。

    当她异于常人的警惕性,让她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眼前闪过一道雪亮的光芒。

    闪躲,显然已经来不及。

    那把锋利的尖刀,已要狠狠的插入她的胸口,刺痛,钻心般从她胸口蔓延到四肢百骸。

    顾不得胸口的伤,她一掌送出,将刺杀自己的那道黑影打飞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