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第160章 冼筋伐髓

    “五毒会结束的时间都过了,这就算解了这少侠体内的毒也是输了。”

    “可不是。小姑娘,别白费功夫了,他体内的毒,那可不是般的毒。”

    一柱香过去,屏风后面没有什么动劲。但却有不断的血水,接连从里面换出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有些坐不住了。

    “这位少侠体内的毒,已经毒入骨血十多年,别说没有解药,就是有解药,也恐怕解不了他体内的毒,小姑娘,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心力了。”

    人群中,不断传来劝慰声。

    “五毒大会的时辰已经结束了。这唐门第一毒派的名声是保住了。小姑娘,梵音庵想要夺得名头复出江湖,恐怕要等明年了。”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很快,大厅又热闹起来,沸沸扬扬的。

    屏风后面,莫芊儿悬着一颗心,紧缘着浑身的神经,以梵音庵的独门心法,将战离渊体内的毒,已经第九次推血到四肢。

    然后,以银针自战离渊的手脚十指放血。

    这个法子,和傲君以前给战离渊解毒的手法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两个的所用的心法不同。

    当然,在场的众人,也有绝部份的人用了放血的法子,效果并不明显,是以,众人很不看好莫芊儿这解法。

    莫芊儿却不以为然,跟傲君说:“唐少主,这位公子体内的毒,如诸位前辈所言,已经入骨血。想要彻底解除,只有一个法子。但这个法子很是危险。”

    傲君眸光微微一闪,“什么法子?但说无妨。”

    莫芊儿抿了抿唇,走到傲君的身边,俯下身子,低声在她耳边说:“洗筋伐髓。骨血再生。”

    洗筋伐髓,骨血再生。

    傲君闻言,心中一骇,这世间,有如此神奇的药?

    “姑娘,既然提出来,可是有办法为他洗筋伐髓,脱胎换骨?”莫芊儿知道医法,必然懂得其方法。

    傲君曾经只想过,替战离渊换血。

    现代医术,风险极大。

    可是战离渊体内的毒,已经渗入骨髓,就是完全换了血,也没用,要不了多久,再生的血,依旧含有剧毒。

    而且,此法子太危险。

    她也从未曾试过。

    “我曾经无意间……”莫芊儿正在说些什么,亚琨突然间抓住她的手,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丝赔罪的笑容:“唐少主见谅,她对医术只懂皮毛,在场这么多的江湖前辈都不能解此毒,她一个后生晚辈,又岂能解了这毒,给唐少主带来麻烦,实在不好意,我们愿赌服输,那雪蟾我们不要了。”

    莫芊儿一听说,不要雪蟾了,极是委屈,神色难过道:“琨哥哥,我……我可以……”

    “你闭嘴。”不能莫芊儿把话说完,便被亚琨厉声喝住,“你再不自量力,我就带你回去,把你交给长老,罚你面壁思过三年。”

    莫芊儿扁着嘴,双眼蓄着泪花,一副欲要哭出来的模样:“可我想要那只雪蟾……”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在寻找雪蟾,希望可以代替她的小乖。这次机缘巧合,好不容易找到一只,她哪里肯失之交臂。

    小乖是莫芊儿从小养到大的,从小就陪着莫芊儿。亚琨很清莫芊儿对小乖的感情。

    这些年来,他也希望,能够找到一只雪蟾送给莫芊儿。

    可这是千年雪蟾啊。

    哪那么容易找到。

    这次遇见,他也想把赢得那雪蟾。

    可是,他们是偷偷流出梵音庵的,就只有他们俩个人,一旦得到千年雪蟾,也必然招来杀身之祸。

    凭她们两个人的实力,如何抵挡得了,这在场几百人的抢夺。

    这是个风口浪尖,他不能让莫芊儿招祸上身。

    傲君看亚琨那么着急,自是看得出来他在担心什么。

    只是莫芊儿这小姑娘,心性单纯,不知险恶。

    底下这帮人,巴不得莫芊儿能够赢。

    因为千年雪蟾在她的手里,这些人想要暗算,想要抢夺,难于登天。

    可如果落到莫芊儿的手里,那就另当别论了。

    傲君给了亚琨一个宽慰的眼神,跟仇羽道:“比赛大会已经结束,姑娘输了。按约定千年雪蟾不能交给你。来人,把公子带回房间。”

    战离渊此刻面无人色,虚弱的厉害,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明,似乎轻轻一碰就会支离破碎,看得她一阵心疼。

    素问领命后,同底下的人去扶战离渊。战离渊皱了皱眉,大掌一挥,“不必了。”

    堂堂战神,当朝王爷,哪能如此不堪。

    何况,银啻焱还在楼上,他若因此倒下,还如何对付银啻焱。

    从屏风后方起身,挥了挥衣袍,只见他身形一晃,众人只见一抹黑影闪过,疾风刮的屏风朝底下飞去。

    众人大惊,本能的闪躲。

    待屏风摔落在地上时,方才还坐在座子上的人,此刻已经消失。

    这眨眼间的功夫,令在场的众人,内心一阵唏嘘。

    方才众人才瞧见,莫芊儿放了他几大碗多的血,这几日下来,身体里的血,都快被放开了,换成一般人,不是失血过多昏死过去,就是被毒折磨死。

    可他竟挺到了现在。

    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叹惊。

    傲君从座位上起身,没在看众人一眼,便纵身一跃上了三楼,转瞬,消失在众人眼前。

    底下一干人等,纷纷猜测傲君和战离渊是什么关系。

    如果他们没看错的话,傲君进的那个房间,正是战离渊所进的房间。

    在众人的猜测下,仇羽发了话:“五毒大会已经结束,诸位也瞧见了,今年的获胜者如往年一样是我唐门。”

    毫无悬念,众人神色,难免有些失望,有些惋惜。

    “原以为,今年能看到一出好戏。五仙教和唐门大打出手,争夺毒王之称,哪料到,这五仙教如十年前一般,还是那般的不堪一击。”有人摇头,索然无味的样子。

    有人便叹道:“五仙教也就是徒有其恶名。还以为有多厉害。看来这叛徒之门,想要赢得自己的师门,痴心妄想啊。”

    仇羽面上含笑:“没有看到想看到的,让诸位扫了兴。不过,我家少主三日后,处置五仙教的圣女。诸位若想看一场热闷,不妨多留几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