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第159章 双头螭蛇极其阴毒

    银啻焱淡漠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傲君的身上。

    在场的众人都不是傻子,多多少少能嗅出来银啻焱,傲君和战离渊三人之间,有很微妙的关系,或者说,有某种牵制性的因素。

    而也看得出来,这银啻焱和战离渊的身份都不简单。

    普通的人,是绝不可能有那种自骨子里透出来的浑然霸气,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绝非后天养成。

    恐怕这两个人,来自于皇族。

    如果,他们记得此前的记忆的话,一定不能猜出坐在傲君身边,面带银质面具的玄袍男人,便是战神九王。

    眼下,诸位根本就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更不记得,虞潇儿是如何被关了起来。

    是以,也将傲君是丞相府大小姐,九王殿下的王妃的事情给忘记的一干二净。

    但,百密总有一疏的时候。

    三楼南角的黄字号房的窗口,一直站着一抹身着浅青衣袍的男子。

    男子身形修长挺拔,双手负于身后,一双眸子宛如夜空幽冷的清月,视线落在一楼的傲君身上。

    微光一闪,便又投在了战离渊和银啻焱手中的毒药上,瞳孔微微眯起,似乎有几分兴趣。

    傲君自现身起,便总觉得有一双眼晴在窥探着她,只是那种感觉很薄弱,每当她想要巡查的时候,那种感觉便又消失。

    就在方才,那一闪而逝的窥探感,从某个角落蔓延来,她敏感的感官,精准的抓住那丝窥探感,扭头朝三楼的黄字号房间看去。

    那个房间一直大门紧闭,甚至连窗子都没有开。

    仔细一瞧,窗子开了一条微不可见的缝隙,傲君不确定那间房间有没有人。但很肯定,那种若有若无的窥探感就是来自于那扇窗子后面。

    她眼底闪过一丝狐疑,什么人来参加这五毒大会,却一直不现身。

    往年来观热闹的人不少,但却像这般一步门也不出的人,委实有些奇怪。

    仇羽察觉傲君的眸光投向了黄字号房,也朝那房间看了一眼,凑到傲君的耳边道:“那房间里的客人性子很是孤僻。从不与人交流,五毒大会前一个月就住进了店里。每日饭菜都是送到门房前。许是他不爱凑这热闹,才没有出房间。”

    傲君听了后,了然的点了点头,便收回了视线,发现,银啻焱正拿着那颗毒药盯着自己,似乎在等她的决择。

    傲君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毒药,勾了勾唇道:“当真?”

    她不确定这颗毒药,能不能与战离渊体内的毒抗衡。只是推测,既然是剧毒之物,以毒攻毒,多少会起些作用。

    银啻焱的主动松口,让她觉得意外。

    毕竟,最想让战离渊生不如死,饱受折磨的人就是银啻焱。

    毫不在意傲君的质疑,银啻焱淡如雪樱的薄唇,勾起了极尽完美的弧度,“这颗毒药,确实是双头螭蛇的胆血炼制而成。也解他体内剧毒的解药所必不可少的药引之一。”

    他说着,眸光在莫芊儿的身上扫过,“能遇到双头螭蛇,成功斩杀的人,本座只见过一个。是以,这颗毒丹极其的稀缺珍贵。也是你所需要的主要药引之一”

    话到最后,视线又落到了傲君的身上。

    傲君闻言,内心骇然,她曾在医老的书上看过,书上记载,双头蛇是异类蛇,有双头,顶上长着赤红色的凤冠,身体的颜色根据周围的事物而变,它身形很小,却行飞风,猛如箭,极甚阴毒,一旦盯上猎物,不达目地,不罢休。

    因为没有人亲眼瞧过,只是听说也不晓得具体名字叫什么,便因此蛇出没在冰原,便叫双头冰蛇。

    傲君曾在山海经瞟过一眼螭蛇的记载,只是记不太清楚。如今听银啻焱这么一说,医老的书上记载的双头冰蛇,到真是同螭蛇相似。

    莫芊儿眨了眨双眼,在傲君和银啻焱的身上来回游动:“到不是我抓到那条小蛇的,这是十年前,我和小乖在沙漠发现的双头蛇,这蛇极是凶猛阴毒,还是小乖牺牲了自己,救了我。”

    说到最后,莫芊儿的声音低了下来,神色难过中透着几分悔恨。

    听到莫芊儿的话,银啻焱的眼底闪过一道微不可见的芒锋。

    果然如此,这颗丹药,就是他那条丢失的螭蛇炼制出来的。

    傲君感受到银啻焱那丝几不可查的变化,眸色一沉,心里疑惑,这双头螭蛇是莫芊儿十年前在沙漠发现的,难不成和银啻焱有什么关系?

    “这毒药委实难炼,我花了七七四十九天,才炼出这么一颗。”莫芊儿盯着毒药,也很舍不得。但显然,她更想得到千年雪蟾。

    ”你的小乖,可就是那只雪蟾?“傲君说着看了一眼红锦手中拿着的雪蟾,笑着看向莫芊儿。莫芊儿点了点头。傲君道:”姑娘小小年纪,便有所成,炼出这等毒药,实属难得。屏风已经给姑娘准备好,请姑娘开始吧。”

    梵音庵精于炼丹,莫芊儿天赋超然,小小年级便能炼出完整的丹药,还是一颗剧毒无比的丹药,这已经很不容易,傲君对她颇为赞赏。

    莫芊儿转身到屏风后面,遣退了所有人。

    众人汇聚精神落在屏风上,都想看看这个他们都无法解的毒,梵音庵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本事解除。

    傲君的心里波澜四起,但面上却不显,镇定的看着银啻焱,半分也不流连他手中的毒药,低沉着嗓音道:“你怕服了这毒。”

    银啻焱薄唇一抿,银霜般的冰瞳仿佛融化般似的,洇着丝丝莫讳如深的笑意:“如此难得的毒,成为试验品委实可惜,本座就先交于唐少主保管。若是唐少主执意想让本座服下,本座恭敬不如从命。”说罢,便往嘴里放。

    “焱公子为了五毒大会,舍身试验,受了严重的内伤,若此时再服下此药,恐怕回力无天。来人,带焱公子下去休息,好生伺候着。”傲君及时握住银啻焱的手腕,眯着眸子狡黠一笑。

    红锦亲自领着银啻焱回到三楼。

    影立刻给银啻焱运功疗伤。却被银啻焱抬手拒绝了。

    影十分不解,自家王这是在找虐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