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第150章 救走冷月心

    果然如傲君所料,冷月心被五仙教的人丢弃在尸地后,并没弃之不理。

    五仙教的人没有完全撤离,而是留下黄莺隐藏气息,身匿暗处角落静观。

    很显然,她们并不相信,傲君会见死不救。

    否则,之前又怎么会出手救狐美人?

    整整半柱香的时间,尸地的毒虫已经爬上了冷月心的身体,仍然没有人来救冷月心。

    连红锦和素问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眼看着密密麻麻的毒虫,爬满地面,如黑潮一般朝冷月心的身体涌去。

    如果再不出手救冷月心。

    不出片刻的时间,冷月心不因剧毒而死。

    也会被这些尸虫给蚕噬掉。

    到那个时候,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冷月心。

    黄莺想到自家主子的吩咐,立刻从袖子里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沫,从高空朝冷月心的周身洒去。

    瞬间,那些爬向冷月心的尸虫,顿时退潮一般朝四下扩散。

    原本爬到冷月心身上的尸虫,未退的及的挣扎两下,便死在了冷月的身旁。

    直到冷月心周身的尸虫,退出百米远,黄莺才从暗处跃身出来,立刻将一颗不知明的丹药塞到冷月心的嘴里。然后,扣住冷月心的肩膀,把冷月带出了尸地。

    刚出尸地,便见红衣娇朝她摇了摇头,示意三楼并无动劲。

    “看来,那位王妃和这个男人之间,并没有合作关系。”

    否则,又岂会无视冷月心的生死。

    那尸地,可不是旁处。

    “之前听那位九王妃身边的侍女道这男子,和九王妃之间有恩怨。想来定然错不了。”黄莺看了一眼手中奄奄一息的冷月,跟红衣娇道:“若是如此,就为我五仙教所用。”

    红衣娇点了点头,随即,又皱道:“比赛场上,这男人还有一个师弟。她那位师妹自进了九王妃的房子出来后,竟到现在也没有现身。不知是被救了,还是已经死了。”

    如果是死了,对她们更有利。

    更能利用冷月心。

    黄莺眼底闪过一丝阴暗:“暂且不管他那个师弟。中了苗疆的蛊毒,只有等死的份。主子交代如果这个男人和九王妃没有关系就不能他死。走,送去房间。我已经给他服下一颗解毒的丹药。”

    随着谈话声远离,黄莺和红衣娇带着冷月心,消失在一楼的拐弯处。

    一楼比赛场的观众席中,有一道目光把拐弯处的一幕尽收眼底。

    直到黄莺和红衣娇带着冷月心的进了一间房间,那人才朝三楼的某个方向看去,无声的点了一下头。

    三楼接收到一楼人群中那人的目光后,便折回到自家主子的房门。

    “怎么样。”见红锦折回来,素问眯着眸子压低声音问问她。红锦无声的给了她一个眼神,“如主子所料。”

    素问嘴角坏坏的一斜,“这回有戏看了。”

    一楼的比赛如火如荼,第二轮比赛下来,自敌不过识趣保命的主动弃赛占数人。

    无力解毒,毒发身亡的人数十人。

    还有几个无法解除身上的剧毒的参赛者,很坦然的接受了虞潇儿五仙教的帮助!

    比赛几天下来,一直未见唐门的少主人。

    因为此次比赛大会,五仙教的出现,显然成了与唐门争夺第一的最大对手。

    江湖上无人不知五仙教的创始人,乃是唐门的叛徒。

    如今,胆敢来参加五毒大会,挑战唐门,争夺第一,显而易见,此次五毒大会绝对,要比往年要热闹。

    只是,五仙教美如天仙的圣女是出现了。

    传闻中的唐门少主,却一直未露身。

    眼看着第三轮比赛要开始,来参赛的看热闹的,都难免按耐不动,焦心等待唐门少主的出现。

    往年的五毒大会,唐门少主不是没有出现过。

    但每一次出现,她的脸是都带一张火凤面具,从未开口说过话。

    眼下,久久不见唐门少主出现的众人,都期盼着唐门少和五仙教圣女的相见,会掀想什么样的腥风雨血。

    于是,参赛席上,南疆拜月护法存心想要挑起唐门和五仙教的恩怨,当即扬着嗓子寻滋道:“这比赛已经到了第三关,为何迟迟不见唐门少主出现?几日前,龙门客栈便颁发通告,此次比赛,唐门少主会现身,守住唐门第一毒门的称誉。奈何到现在,还没有现身?”

    期待唐门少出现的人,不是南疆拜月一伙人,在场来凑热闹的群众中,有不少的人就是奔着唐门和五仙教来的。

    有多少的绿林人士,无门无派的散侠人士,最好热闹的便是与门派与门派之间的纷争。

    尤其是,这种昔日同门,最终判出唐门,联手苗疆蛊王,自立五毒门派间的斗争。

    要知道,唐门乃是蜀中第一大毒门门派。

    亦正亦邪,其声望令天下人谈之色变的同时,也破为敬重。

    而五仙教依附苗疆蛊王成立的门派,比那些苗人更加的残暴阴毒,曾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一时名声大噪,令人江湖中人闻风丧胆。

    此翻,五仙教再度重现江湖,第一道战书就下在五毒大会,与唐门的少主叫嚣。

    这场毒门较量,非同一般。

    在场的众人,按耐不住那颗期待的心,早就蠢蠢欲动。

    加之,梵音庵的人也来了。

    不知这场五毒大会,会上演的如何热闹。

    然而,众人却不知。

    梵音庵的莫芊儿和亚琨,纯属是听闻五毒大会有热闹瞧,耐不住来瞧热闹的心。

    哪晓得,却无意却引武林中人的侧目。

    就连虞潇儿的注意力,都要分散到莫芊儿亚琨的身上,派人紧盯着两个。

    义父说过,五仙教想要真正的立足于武林,与唐门齐名天下,就一定要打拜唐门。

    而唯一不兵刃见血,又能把唐门踩在脚下的法子,便是在五毒大会上赢得唐门,夺得天下第一毒门的称号,狠狠的打唐门几个耳光。

    是以,她此翻必需要赢得唐门的少主,摘下毒王的美誉。

    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期待,并好奇唐门少主,究竟是什么人。

    但,由她开口请出唐门少主,未免让人觉得她滋事意味太明显。

    于是,一个眼神抛向一旁的红衣女侍。

    红衣女侍立刻会意,转而看向一旁苗人休息的领域。

    那些苗人都是在比赛中,受到五仙教的解药救治。

    如今,对五仙教的人颇有好感。

    加之,五仙教和蛊王关系匪浅。

    他们的五公子一死,自是对五仙教给予最大的厚望。

    接收到红衣女侍投来的目光,那些苗人立刻站起身,喊了起来:“对,叫唐门少主出来。莫不是知道五仙教的圣女驾到,所以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了起来,不敢出来给唐门丢人现眼。哈哈~”

    嘲笑意味显然十足。更是不把唐门放在眼里。

    然而,此人猖狂的大笑声,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便突兀的瞪大双眼,七窍流血,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跟着起哄的吃瓜群众,瞬间安静下来,盯着暴毙的苗人,倒吸一口冷气。

    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这个苗人之所以突然暴毙身亡,是因为他出口侮辱给唐门少主。

    但,在场这么多的人,却没有人看到那人究竟是如何在这短短的眨眼之间就惨死眼前。

    就连虞潇儿和,也没有人看到是何人,从何处下的毒手。

    能在诸位武林高手的眼前,神不知鬼不觉的取人性命于无形,可见此人的武功不凡。

    仇羽眉眼轻篾的瞟了一眼惨死的苗人,摇晃着手里的扇子,云轻澹澹道:“在场的诸位都是毒门出类拔萃异的弟子和能人异士。也都知道,五毒大会的规矩,哪怕赛场上死伤到最后一人,唐门概不负责。所以在下奉劝诸位,想要留条性命,离开这龙门客栈的人。最好,管住自己的嘴。以免令那些有意滋事的门派难堪。我唐门乃蜀中名门,又岂会趋于忌惮蝼蚁之辈。”

    仇羽此话一出,不仅苗人变脸,就连虞潇儿那张艳美绝伦的脸都变了。

    仇羽摆明是在侮辱她五仙教是不入流的蝼蚁门派。

    唇,狠狠一咬,她压抑内心蹭起的怒火,面上不显,依旧不动声色的道:“诸位英雄好汉,五毒大会,既然颁发通告唐门少主会现身五毒大会守住唐门毒王的名号。想必断然不会愚弄诸位。诸位不防耐心等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