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第137章 陪她:只因心疼她

    看到傲君眼底的戒备和冷厉,银啻焱的眸色沉了沉,面色平静的说:“孤为何要阻止你?”

    若是那毒,那般轻易能解掉,战离渊体内的毒,还能够等到现在?

    银啻焱这话让傲君有些质疑,战离渊体内的剧毒,是他所为,他现知道她要寻找解药,去救战离渊居然表示他没有阻止的意思。

    还真是有趣。

    “你要找的东西,是这个吧。”见傲君对自己仍然不相信,银啻焱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盒子递向傲君。

    傲君一疑,接过盒子打开一看,一颗花开正好的藤蔓仙草躺在锦盒里面。

    “给我的?”不阻止,还拿出如此罕见的仙草给她去救他的仇人,傲君对银啻焱此举,越来越了解。

    莫不是想要讨好她,好让她点答应跟他回云宫?

    似乎读懂了傲君心里所想,银啻焱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傲君淡漠的道:“孤,不会因为任保目地,去讨好任何人。这仙草交给你的原因很简单。”

    傲君顿时眯了眯眼眸,“什么原因?”

    银啻焱抿着薄唇望着她,沉吟一瞬,才道:“不希望你在彻夜不眠,费尽千辛万苦,寻找着那些对孤来说随手可得的东西。”

    更简单的说,他心疼她。

    傲君怔了怔,好半天才从他这话意中反映过来,朝他道了声谢:“多谢。既然如此,我先走了。”

    说罢,傲君把锦盒收起来,朝远处走去。

    银啻焱望着她去的背影,清冷的眸子一闪而逝着某种难以抓住的东西。

    随即,他朝青墨打了手势,青墨一头扎入那片绿洲,把身子没入水中。

    而银啻焱却也提着步子,朝远处走去。

    傲君走着走着,觉得有些奇怪,蓦地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只见那抹几遍是行走在满天风沙中的身影,任是芊染不然的缓缓走来。

    傲君疑了疑,望着他:“你跟着我做什么?怕我反悔?”

    银啻焱凝了她一眼说:“龙门客栈后天便要举行五毒大会,孤也想去看看热闹。”

    说罢,越过傲君继续向前走。

    傲君望着高大出尘脱俗的背影,抿着唇忍俊不禁,索性不走了,坐在地上。

    察觉身后的女子没有跟上来,银啻焱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停下步子,朝身后看去。

    只见那小女子坐在沙漠上,单手支着下巴,正笑意吟吟的望着他,似乎,就在等他回头。

    他暗自叹了一口气,折回步子,走到她的面前,遮住当头越来越炙热的阳光,朝他伸手。

    傲君看了他一眼,又看到他伸到面前的手,抬手在他掌心拍了一下,从沙漠站了起来,“走吧。”

    望着她的身影,银啻焱清冷的眼底,闪过一丝暖意,与他并肩离去。

    傲君和银啻焱回到营帐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许是许久,没有见她到回来。

    红锦,素问和随从们正准各出去寻找她。

    看到她和银啻焱一同出现的瞬间,红锦和素问面露诧异。

    素问急步到傲君的面前,把怀里的香炉,交给她:“小姐,腹蛇已经在这香炉里睡着了。”

    说着,她又朝银啻焱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问她:“小姐,你怎么和他一同回来?他没没有欺负你?”

    傲君看了一眼银啻焱,摇了摇头:“好了,回客栈吧。”

    在沙漠上两天,她连内衫里都是沙子子,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好客栈好好的洗一个澡,睡一觉。

    红锦给傲君牵来马,还没傲君上马,银啻焱身盈轻轻一跃坐在了马背上,朝傲君伸去手。

    红锦一瞧,瞳孔缩了缩,“我家小姐,不喜欢与陌生男人同乘一匹马。”

    银啻焱像是没有听到红锦的话一般,只是定定的将傲君望着,眼底没有丝毫占她便宜色彩。

    傲君虽然不习惯,但这匹汗血宝马是冷月心送给他的,这几个月来她也习惯了。

    没有搭银啻焱的手,傲君足尖一点,跃上马背,跟红锦他们说:“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快走吧。”

    见自家小姐没有拒绝,想来是没有危险,红锦便也没有说什么,骑上她的马,手撑一挥,“走吧。”

    银啻焱的双长臂,从傲君的双肩两侧穿前,勒住缰绳,把傲君圈在怀里,给她挡去马儿飞奔中迎来的风沙。

    约到子午时分,一干人等终回到了龙门镇。

    仇羽一听说傲群君回来,立刻吩咐人下去准备沐浴的水,抬到傲君的房间,又吩咐厨房做些可口的饭菜,然后迎了出去。

    远远的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骑在傲君的马背上,结实宽厚的胸膛,护着怀里的女子。

    仇羽一怔,那个陌生男人是何人?竟和少主同乘一匹马回来。

    无论是穿着,长相,还是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都令人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让人有一种甘愿臣服在他脚下的力量。

    难道是传闻中的九皇叔?

    “仇羽。”一干人等都到了面前,仇羽还要满眼敌意的望着银啻焱,傲君摇了摇头,下了马车唤他一声。

    仇羽这才回神,几步走到傲君的面前,跟她道:“我给你准备了沐浴和膳食。等沐浴后再用膳。”

    傲君点了点头,回头看向从马上下来的银啻焱,跟仇羽说:“这位公子是上宾,给他准备最好的房间,派个人伺候着。”

    仇羽讶异的瞪大双眼,何种身份,竟要如此排场,还要专门派人赐候着他。

    “少主莫非,他是九王殿下?”仇羽又觉得不可,传闻九皇叔容颜被毁,眼前这个男人俊美的简直不像是凡人。

    傲君摇了摇头:“他是我的朋友,至于什么身份,往后再给你说,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便是。”

    听自家少主般说了,仇羽只好派人去安排。

    傲君进房间沐浴时,银啻焱跟她说:“孤,等你用膳。”

    傲君原本想说不的,可一想到这个男人清冷,弧傲到不可一世的性子,他若不答应,只怕今天夜上,红锦和素问又要遭难。

    搞不好这家伙,一句他不睡这客栈的床,又爬到她的床上来,她就要吐血了。

    想了想,她点了点头,答应了:“但是,你不能对我身边任何人动用慑魂术。”

    银啻焱抿唇看着她点了下头,算是答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