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第132章 请求:我只当你是哥哥

    “小姐。”

    见傲君掏出五公子的心脏,红锦立刻拿出提前准备的瓮,到傲君的面前。

    傲君看了一眼,那只想从还在跳动的心脏里面爬出来的金如意,立刻把手放入瓮里,以免金如意会从心脏里逃跑。

    金如意一种似金蚕非金蚕的变异蛊虫。

    据闻,是蛊王以金蚕与食尸的剧毒尸蹩交杂配种配出来的,千百次,才成功一次。

    后来因为,五公子贪玩,不小心让金如意袭击,钻到体内,为了保住性命,只有食毒,以剧毒的心脉血来噬养,才能活到今日。

    而五公子也是因此,才会变成一个以毒为食的人。

    “这下好了,金如意到手,王爷体内的毒,有救了。”素问凑到我瓮前兴奋的道。

    绍元一听,双眼一亮,不可思议的看向傲君:“王妃抓着毒,是为了王爷?”

    傲君没有回答他,把手上的手套取下来,走到洗漱台前净手。

    素问瞟了一眼绍元,翻了个白眼说:“当然是为了王爷,若不是担心王爷体内的毒发作,我家小姐犯得和苗疆蛊王结仇吗?”

    绍元一脸激动,走到傲君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绍元在这里,谢王妃。”

    傲君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道:“绍元,你快马加鞭,把瓮里的金如意送去西滇城,给你家主子。切记,途中千万不得打开。找到你家主子之后,只让他伸一只手入瓮中便好。千万不能让金如意跑了。”

    说罢,给红锦打了一个眼色。

    红锦立刻把瓮递到绍元的面前,“你一定要好生保护,这瓮不能破。”

    能救自家王爷,绍元大喜过望,接地瓮连连点头,“王妃放心,绍元一定把金玉意交给主子。拼了命,也要看好这金如意。”

    绍元离开之后,傲君传来仇羽,“把五公子的尸体处理掉。你知道该怎么处理。”

    仇羽走到五公子的尸体面前,勾唇一笑:“少主放心,交给我。”

    仇羽把尸体转移后,红锦和素问立刻将房间里的痕迹抹去。

    日头升起来的时候,客栈里开始热闹起来。

    不知是何人,在一楼的客厅闹起了事儿。

    沙漠中,无比宁静的清晨,却卷起腥风血雨。

    傲君回到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素问便端着饭菜进了房间,跟傲君说:“小姐,那帮苗疆蛊人,正在四处寻找五公子。已经在楼下和几个冷嘲热讽的南疆人打了起来。”

    傲君“嗯”了一声:“红锦,让仇羽传令下去,胆敢在龙门客栈内打架闹事者,一律取消参赛资格,三年不得参加五毒大会。所有损坏的东西双倍赔偿。”

    红锦听言,立刻去传达。

    很快,楼下的喧嚣,停止。

    红锦回报时道:“那帮人,已经出了客栈,去了龙门镇比试。”

    这个时候,仇羽回来了:“少主,已经处理好。”

    傲君给仇羽打了眼色:“过来坐下吃。”

    仇羽也不客气,走到傲君的面前坐了下来,端起碗喝了一口粥,问她:“少主,为何这次要以真面目示人?我听闻,少主现在已经被皇上,赐给战神战离渊为九王妃。跟随战神一同来边境。少主这回来,可是为了战神?”

    傲君瞟了他一眼,“仇羽,你变的八卦了。”

    仇羽尴尬的笑了笑:“我这不是担心少主吗?你说,我这一年也只才见少主一面……”

    说到这儿,仇羽垂下头,喝着碗里的粥,不敢看傲君,小声的说:“仇羽,也想要在少主身边。”

    他说的小声,但傲君听极是清楚,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五年的期限已经到了。你可以提出离开龙门客栈的要求。如果,你想要离开……”

    “少主。”打断傲君的话,仇羽抬头看着她,一双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种,“我想要离开龙门客栈,并非是离开少主。”

    傲君蹙着眉头看他,“跟在我的身边,一样要受我调遣,和你在龙门客栈有什么区别?”

    仇羽双眼一亮:“当然有。在少主身边,我就可以保护少主。”

    说到最后,他双眼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望着傲君,再度重申:“仇羽的命,是少主救回来的。仇羽想要在少主的身边,保护少主,伺候少主。”

    仇羽是傲君十年前随义父,因为五毒大会来到龙门客栈,从一批沙盗马贼手里救出来。

    当年仇羽说,只要她能够杀了沙盗马贼,救回他的娘亲,他就愿意当牛做马,做她的奴隶。

    她杀了那些马贼,可却没有救回他的娘亲。

    他的娘亲,被那些沙盗马贼糟蹋了,几十马盗**至死,死相惨烈。

    她没有做到答应他的事情。

    便让义父收留他入唐门。

    天资聪颖,对制毒有天生的慧根。

    而那时,义父又将龙门客栈的事情,交给她处理。

    所以,她便把仇羽从唐门,调到了龙门客栈。

    仇羽当时并不同意,沙漠是他的阴影,也是他痛恨的地方。

    因为,他的娘亲,是死在这里。

    傲君为了克服他对沙漠的恐惧,把他分配在龙门客栈五年,每一年都会来看他。

    如今,这是五年的最后一年。

    她曾说过,只要他在龙门客栈待上五年,她会答应他一个要求。

    如今,仇羽的要求,是要留在她身边。

    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可错的是,仇羽对她的感情,她很清楚。

    而她,也太了解战离渊了。

    若果,让仇羽留在自己的身边,对仇羽并非好事。

    战离渊那家伙,也会因此跟她吃味,搞不好一怒之下杀了仇羽的可能性都有。

    “仇羽,如果,你还当我是少主的话,就听我的安排。”傲君看着她说:“龙门客栈,这些年来一直是你在打理,主持中馈。因为交给你我放心。也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人选来处理龙门客栈的事情。”

    仇羽垂下眼眸,脸色有些泛白,低着头不说话,只顾着喝粥:“少主是因为战神吗?”

    好半响,他才抬头,看着傲君说道。

    傲君抿了抿唇,终还是道:“仇羽,我当你是哥哥。”

    一直以来,她确实当他是哥哥。

    她们相遇那年,她也才来到这个世界,不过才五岁。五岁的她,遇到八岁的他。

    她没有哥哥,一直把他当哥哥。

    但因为身份的原因,她在他的面前,是不可改变的少主。是救了他命的少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