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第125章 上路:途中劫杀

    傲君徒手取得封维栋一干党羽的首级,誓死守住西贡城池的消息,很快走径整个月璃国,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帝都自然也是传的风风雨雨,柳天赋收到无名的消息当下松了一口气,要她们务必保护好傲君和战离渊的安危。

    柳贵妃和战凌颂得知此事后,数月来对傲君的担忧,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对傲君是赞不绝口。

    当时听闻,傲君和战离渊被封维栋给抓了起来,做了人质,柳贵妃别提有多担心。

    如今,傲君既脱离了生命危险,又为朝廷,为皇上立下一大功绩,待回帝都之后,皇上定然重重赏她。

    可在听到,颂王殿下说,皇上新旨令,命战离渊去镇守玉门关,击退北云大军,傲君要随行身侧,柳贵妃不由的又担心起来。

    颂王多一翻安慰,说他派的人一直在暗中保护傲君,不会让傲君有危险,柳贵妃忐忑的心,才渐渐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车海谦那颗不安的心,也是一波三折。

    宗政到是龙颜大悦,在他的心里,傲君是她派到战离渊面前,监视战离渊的人。

    可他哪会知道,傲君不是任何人的人。

    她就是她自己,做她想做的,她觉得应该做的。

    守西贡,杀叛军,可免一场血战,可免百姓苦难,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她觉得她应该阻止。

    所以,她便做了。

    这无关于是为了帮助战离渊。

    但,能够卖一个人情给战离渊,她也不介意。

    “西贡城池守住了,战凌祺在这一仗里,没有抢得头功,他定然会在收复西罗,西滇两座城池上下功夫。”傲君透过马车帘的缝隙,眯着战凌祺渐渐离去的背影,挑眉道:“不如意外的话,今天夜里,战凌祺就会夜袭西滇城。”

    战离渊把剥了皮的葡萄送到傲君的嘴里,拿过一旁的圣旨擦着手上残留的葡萄汁水,眼底闪过一丝晦暗:“走吧。傍晚之前,能赶到西滇城。”

    话一落,马车在绍元的驾驶下,已经动了起来。

    傲君看向李晃道:“李大人,这西贡一切,都要靠你了。”

    “请王爷和王妃放心,下官定当不负王爷和王妃的使命。”李晃跪关战离渊和傲君离去。

    战凌祺正在城楼上指兵勇处理,城楼上下的死体,就看到战离渊和傲君乘坐的马车绝尘而去。只以为,她赶着上路,朝北云而去。

    哪料,在城外山路一转,马车西行。

    “凌王殿下,这是叛军一党的首级。”一个身穿盔甲的将军,将封维栋一干人等的首级,端到战凌祺的面前汇报。

    战凌祺不识眼前的将军,蹙了蹙眉问他:“你是何人?”

    那将军跪地恭敬道:“卑职乃西寅城的守城将军。提到李大的人密报,得知封维栋举兵谋反,挟持九王爷,追杀凌王殿下,特赶前来杀叛军,守西贡城池,杀尽戎人夺回西滇城,不让我国疆土,落入蛮夷之族的手中。”

    战凌祺听他此言,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那守城将军,瞳孔缩了缩,回秉道:“回凌王殿下的话,卑职高云浩。”

    战凌祺扫了一眼上了城门的李大人,眯了眯眸子,不怒自威道:“李大人,这位守将将军的话,可真?”

    李晃看了那守城将军一眼,弯腰作了一揖:“回王爷的话,此人乃是西寅城的守城将军。这次能够给封家军一个前后夹敌,腹背攻击,杀出一条血路到城门,为王爷打开城门多亏了高将军。”

    战凌祺高云浩模样冷硬英俊,皮肤是黑了一点,但看起来很有大作为的气场,身上有一股子武将英勇的霸气。

    而战凌祺的身边没有能够用得上的武将,他需要兵权,就必须要培出自己的人。

    “高云浩,你在平定叛军上,立下不小的功劳,本王会把你的功劳禀报给父皇。”如果这个高云浩是个可塑之才,战凌祺不介意把他收为麾下。但前提是,要让他看到高云洁的能耐。

    高云浩听战凌祺这么说,连忙谢恩:“谢凌王殿下,卑职定誓死守护我国寸土,绝不让戎人霸凌我国领土,犯我月离国境地。”

    战凌祺瞧他是个热血男儿,建功立业,只差一个机会,便道:“高云浩,本王提拔你为战前先锋,于今夜突袭戎人夺回西滇,你可有信心?”

    高云浩闻言,面露欣喜激动之色,“王爷此言当真?”

    看高云浩那般兴奋的模样,战凌祺双手负于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本王的话,一言九鼎。如果,你能取得戎人军统的首级,替本王夺回西滇城。本王定上奏父皇,封你为战前领兵将军。”

    守城将军,顾名思议,就是守住城门。好听点,就是守城将军,难听点,就是个看门的。

    可战前领兵将军不同,那是能领兵上战场打仗,保卫家国,建功立业的将军,手里还有会自己的团队兵马。

    那是别个当兵一辈子,可能都封不到的官职。

    高云浩哪能不激动,不兴奋。

    一切,都在主子的计划进行中。

    “请放王爷放心,卑职定不负王爷重望。若是未能夺回西滇,卑职提着脑袋来见王爷。”高云浩声势如钟,说的那叫一个豪云壮志。

    战凌祺满意的“嗯”了一声,道:“起来吧。下去休息准备夜间备战之需。”

    傍晚左右,绍元驾着马车,赶到了西滇城下,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示于城楼上的守城将军,便将令牌起了起来。

    城门一开,绍元驾着马车进了城内,一路朝城东赶去,一柱香左右,马车停在一座院子外面。

    守在院外的人看见马上停到门口,立刻搬着阶梯摆放在马车边,掀开马车帘子,恭请马车上的人下马车。

    “嘘”

    还没等绍元和马车外的人出声,就被战离渊“嘘”的一个禁声举动,给阻止了,不由看向在战离渊怀里睡着了的女子。

    绍元掀开马车的帘子,战离渊温柔的抱睡着的傲君,动作轻慢的从马车厢里走了下来,尽管动作很轻,可是把傲君给惊醒了。

    睡眼惺松的睁开眼睛,天色黑了下来,自己整个人被战离渊抱在怀里,朝院子里走去。

    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到了。”

    战离渊没有把她放下来的意思,抱着她径直往里走:“嗯。先沐浴,还是想要先吃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