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第123章 人质:传递秘信的簪子

    成千上万的嘴?

    或许别人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战凌祺却不会听不懂。

    他今日的所做所为,将会在西贡满城百姓的见证下。他若不同意交换以封少雷交换战离渊。

    那么,就算他攻下西贡,西贡的百姓,也不会打心底敬重他。

    只会诟病他,不顾念叔侄亲情,置亲皇叔于死地。

    这样的人,连自己皇叔的性命都可以不顾,又如何,能够让百姓拥戴?

    这西贡的城池,原就是战离渊打来的疆土,西贡的百姓人人敬重战离渊,这份敬重,足以让战凌祺在这一场博弈中,输的一败涂地。

    是以,当战凌祺得知封维栋,要求以战离渊和他交换封少雷时,内心是何等的愤怒。

    北云大军压境,父皇传了一旨诏书来,要皇叔领兵去镇守北云边境。

    他暗自思忖,封维栋靠九皇叔保命,不会拿他出来交换,他便可以借用救皇叔的借口攻入想回西贡,擒住封维栋带回帝都,请旨由他赶往北云边境攻退北云大军,连立两功,定能够得到父皇的赞赏,沾染到部份兵权。

    可现在,把皇叔交换回来,交皇叔赶往北云边境,他的如意算盘,就要落空一半。攻城,便也不易。

    可若不交换,必然引的世人诟病。

    紧握着手里的簪子,战凌祺气的牙根痒痒。

    “咔嚓”一声。

    他手里的簪子,被他生生捏成两半,扎入他的掌心,一片血红。

    他疼的倒抽一口冷气,蹙眉便要手里的簪子扔了,蓦地,瞳孔一缩,拿起簪子到眼前仔细一瞧,鲜血染过的簪身上,被鲜血沁染凸出几行小字,如果不仔细看,难以看得出来。

    战凌祺看着簪身上的小字,眼底闪过一丝晦暗,立即传话下去,“狄龙队,带上封少雷,随本王前去交换九皇叔。无敌,你且等候本王号令。”

    看到战凌祺果真带着封少雷来了,封维栋眼底闪过一丝冷厉,看了一眼战离渊和傲君,说:“九王妃,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凌王交换走九王爷,断然,不会因为你而退兵。定会立刻举兵攻我西贡,到那个时候,你可就没有反悔的机会。”

    傲君挑眉一笑:“反悔?本王妃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再则,本王妃我还要靠封大将军,替本王妃铺一道开启锦绣前程的路。若是走了,岂不是错失良机。”

    封维栋见傲君扔然执意,不屑的冷冷一哼:“九王妃,莫不是想要投靠本将军?”

    傲君淡笑不语,投靠他?

    那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命。

    战凌祺到城门百米外,就看到傲君和战离渊被封维栋的人架刀在脖子上,捆站在城楼之上。

    “封维栋,人已经带来了,放了本王的皇叔。”战凌祺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身披银色的战甲,气宇轩昂,自有一派威严,立刻有人把捆绑起来的封少雷带了出来。

    “父亲,快救我。”封少雷看到城楼上的封维栋,黯然如死灰的眼底,瞬间燃起对求生的渴望,朝封维栋大喊。

    封维栋看到自已的儿子,心里一阵窝火,都是这逆子惹出来的事,才让封家落到至今,他恨不得杀了这个逆子。

    可封家到他这一脉,已是单传,只有他这第一个儿子。

    封维栋压下内心的盛怒,大掌一挥,“来人,带九王爷出城门。”

    战凌祺那边也挥手示意,带封少雷去交换。

    战离渊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时辰已经接近午时,眼底溢出一丝冷酷。

    收回视线,落到傲君的身上,展开双臂,傲君抿唇一笑,投入他怀里,只听他说:“本王等你回来。”

    “好。”傲君笑了笑,放开他,目送他被封维栋的亲信带下城楼,出城门。

    少战离渊的身影,与封少雷擦肩而过的瞬间,封维栋迫不急待的朝傲君伸手:“拿出解药。”

    傲君倒也不在意,战离渊是不是真的脱离了封维栋的人人控制,从袖子里拿出一双软蚕丝手套,慢悠悠的戴在手上。

    封维栋之前就是红锦的手套暗器所伤,才会中毒,这会儿看到傲君戴上手套,脸色大变,一把抓住傲君戴上手套的手,“你戴手套做什么?”

    说罢,把傲君的手上的手套,给夺了下来。

    傲君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膀,“封大将军,还没有把本王妃所要借的东西,借给王妃,这手套,自然是用来拿所借之物?”

    封维栋浓眉皱在了一起,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不全然是因为傲这话,而是,他体内的毒性又要作怪。

    他双眼充血,狠狠的瞪着傲君:“你想要借什么?快说。”

    傲君扭动了一下,被他握在手掌的手,示意他放手。

    封维栋咬着牙,放开他的手腕,朝她身后的两个将领看去。

    那领兵把手里的长枪尖,抵在傲君的脖子上,以防她耍花招,“快交出解药,否则,要了你的命。”

    傲君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不慌不忙的低垂眼眸,仔细的戴着手套,笑着说:“借你们的命啊?”

    封维栋和她身后的两个将领一听,神情一变,待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只看到眼前银光一闪,两个将领的身子,已经从一股掌风打飞,从城楼上坠了下去。

    而封维栋劈向傲君的手掌,定格在傲君的天灵盖上,脸上呈现出扭曲骇的表情,瞪大血红的双眼,透着愤恨和极度的惊恐,像慢动作缓放一般,低垂眼帘,朝胸口看去,不可思议的道:“你……”

    掌中的力度一紧,傲君带着手套的手掌,彻底贯穿封维栋的胸口,捏住那团还在跳动生暖的心脏,看着封维栋狰狞的脸庞,嘴角的弧度,勾的妖娆生媚,“封大将军,这个解药,你可满意?”

    封维栋恨恨的瞪着傲君,刚要开口咒骂傲君,就哇的一声,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而傲君的手掌,蓦地抽回,只见封维栋不甘心的瞪着血红的双眼,直挺挺的从城楼倒了下去,血溅当场。

    红锦和素问,在傲君动手的时候,就踹飞押他们的士兵,挣断身上的绳子,朝几位将领杀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