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104章 成功:隐藏于忘尘谷

    柳老爷子的葬礼很隆重,就连宗政都来祭拜柳老爷子。柳老爷子入墓之时,柳贵妃悲痛的几度昏厥,好在,有傲君伴在柳贵妃身旁,才没能令柳贵妃气血攻心昏死过去。

    葬礼结束,柳天赋让战凌颂把柳贵妃送回宫,也命令其他的人都回去,只留下老管家和傲君两人下来。

    “天赋啊,柳老爷子不在了,往后这柳家就全靠你一个人,朕也需要你,朕的江山也需要你,你可一定要保重身体。”宗政离去前,拍着柳天赋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

    柳贵妃眉宇浸着哀痛和担心,握着柳天赋的手,泪眼吐珠,“赋儿,你要好好照顾身体,莫要让你爷爷泉下不安,也不要让姑姑担心。”

    柳天赋勉强的扯出一丝牵强的笑容:“谢皇上,娘娘担心,天赋一定会照顾好身体。这墓地阴气重,皇上和娘娘不宜久留,请移驾回宫,天赋还要留下来,再陪爷爷一会。”

    说罢,跪送宗政的柳贵妃众人离去。

    待所有人浩荡的离开墓地之后,柳天赋才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跟老管家道:“陈伯,您是我柳家的家臣,是爷爷的亲信,也是看着我长大的人,在天赋心里您就是天赋的家人。”

    陈伯一听,连忙跪在柳天赋的面前,老脸沉痛道:“老爷对我有救命之恩,奴才绝无二心,但为柳家,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也万死不辞。”

    柳天赋满意的点了点头,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看了一眼傲君,傲君会意的点了点头,闭上双眼,以内气探查四周,确定暗中无人,才道:“四周无人,都走了。”

    柳天赋这才放心,凑到陈伯的耳边低语。陈伯一听脸色当即变喜,不敢置信:“少爷说的是真的?”

    “此事重大。切不可张扬。”柳天赋清雅俊俏的脸庞覆上一层沉重的色彩道:“陈伯,你要明白,这件事情若是败露,很可能会遭到灭门之灾,甚至牵连九族。”

    陈伯连连保证:“少爷放心,老奴就是豁出这条命,也绝对不会走露半点风声。只要事成,老奴就算死,也死的瞑目。”

    柳天赋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一切,都听从王妃的指示。”

    傍晚左右,柳天赋才从墓地回府。

    夜幕低垂,直至月上中天,接近子时。

    傲君自一旁的树上,摘下一片叶子,含着唇瓣吹响口令。

    很快,几道黑影像是游走在黑夜里鬼魅般,出现在傲君的面前,单膝下跪,双手抱拳恭敬道:“属下参见阁主。”

    傲君扫了一眼众人,眼神冷冽道:“给你们半柱香的时间。”

    领头的飞流领命后,大掌一挥,“动手。”

    几人的动作很快,转眼,白天新盖的坟墓,已经被几个人挖开,露出楠木棺材。

    傲君站在坟墓边缘,掌心汇聚内力一掌推开棺盖,给飞流说:“带走。”

    飞流跳下棺材,把柳老爷子的身体扛在肩膀上,纵身跃出棺材。马上有人扛着一具老人尸体放进棺材封棺。

    前后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便已把挖开的坟墓恢复白日的模样,带着柳老爷子的转瞬消失在夜幕下。

    傲君离去前叮咛陈伯:“虽然老爷子不在墓里。你也要把墓里的人,当做是老爷子好好祭拜守墓,方才不引人怀疑。

    “王妃放心,墓里的人就是老爷子。老奴不敢怠慢。”陈伯跪送傲君。

    忐忑不安的柳天赋,提笔在书房的窗前练字,当“忍”字最后一点落下时,一只信鸽从窗子飞落到他桌子上。

    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毛笔抱起桌上的鸽子,从鸽子的腿上取出一张字条,当打开字条看到字条上写的“勿忧”两个大字时,提在嗓子的那口气终于舒了出来。

    他把字纸丢入桌角的精致灯笼里,任火舌吞噬掉字纸,化为灰烬。

    忘尘谷。

    柳老爷醒来时候,已经是在半个月后。

    傲君正在山上采药,听闻冷月心派人通知她老爷子醒来的消息,急忙赶回忘尘谷。

    “外公,你醒了。”进了谷,便看到柳老爷子坐在一张竹椅上,在房间的门口,似在晒太阳,又似在等她回来。而冷月心则是坐在一旁,不知在老爷子说什么,听到她的声音,立刻起身迎了上去,“你回来了。老爷子似乎不太高兴。”

    傲君把背上的药篮递给冷月心,看了一眼一脸严肃不苟言笑的老爷子,挥了让冷月心先下去。

    然后,走到老爷子面前跪下身子,“外公,君儿知道外公南在的心里,一定很担心柳府和天赋表哥的安危。外公放心,柳府和天赋表哥都没事。您不用担心。”

    看着跪在面前的傲君,柳老爷眼眶有些湿润,伸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沧桑的声音透着怅然的心疼和无奈:“你这孩子知不知道,这么做是要犯下欺君之罪,是要灭九诛的。”

    傲君知道柳老爷子是担心她和柳天赋的安全,忙道:“外公,这件事情君儿已经处理好,不会被宗政发现。这忘尘谷位于江南。是冷月山庄少庄主的地盘,除了少庄主,没有人能够出入。不会被人发现。”

    柳老爷子还是不放心,更加为傲君的胆大妄为而心惊胆颤:“自从你娘和舅舅他们相继离世后,外公这身子就一天不如一天,能活到现在已经够了,外公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几个子孙,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不可惜,可你们几个孩子都还年轻。若是你们有个三长两短,叫我这老头子一把年纪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痛失妻儿的痛,柳老爷子刻骨铭心,悲痛欲绝,至今难以释怀,每每想到,心痛难忍。

    他不想因为他这把老骨头,害了傲君和柳天赋。

    傲君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他道:“外公,相信我。宗政就算到死,也不可能会发现。再说,有我在,我一定会帮助表哥保护住柳家。不会让天赋表哥和柳家陷入危机。更不会让外公有生命危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