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101章 第107为她:九宫特意来救她

    老情人?

    傲君一听,恨不得一口老血喷死九宫。

    “放手。”她指尖翻飞,几根寒光冽凛的银针抵在他的脖颈,眼底洇几许玩味:“你害我被他发现,输了一局,那么,就由你来绊住他的脚。否则,我先杀了你。”

    低垂眼帘,瞟了一眼傲君手中的银针,九宫嘴角的弧度勾画的越发完美,拦在她腰肢的长臂也紧了几分,把她的身子更紧密的拥入怀中,吻在她的耳根,低沉性感蛊惑的嗓音,委屈道:“杀我?你舍得?”

    一根银针扎入九宫的脖劲,九宫疼的后背一颤,眼底闪过一丝残忍,不但没有放开傲君,一口咬上傲君的脖子吸着不放。

    他似乎很清楚她哪里感敏,这一咬一吸,舌尖在肌肤滑过,傲君的耳根和脖子很成功的染上一层绯红,一股异感如电流涌入体内,她心间一阵颤栗,身子软了几分。

    与爱无关。

    这是人被触及到身体敏感位子时的自然反应。

    傲君眼神豁然冰冷,欲要一掌击飞他。

    哪料,不等她出去,她的身体已经从枝叶之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飞出去。

    她惊讶的瞪大双眼,看到九宫站在枝叶间的身影距离她越来越远,隔着夜暮的雾纱,她看到九宫在望着她笑,唇瓣启合间,似乎听到他说:“西行,快走。”

    视线模糊的最后一刻,她看到两抹身影纵飞虚空,强大的气势震荡出来,显然已在交手。

    傲君连忙稳住自己坠落的身体,调整了一下气息,安然落地。

    “君姑娘。”一个黑影如一阵风般出现在傲君的面前,“主子给君姑娘备了马车,请君姑娘跟我来。”

    这一瞬,傲君忽然明白,九宫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为我准备?”她看着绍斌,眼底闪过一丝疑惑:“他跟踪我?”

    绍斌见傲君的脸色不对,想起自家主子的吩咐,要把傲君安全送去明月楼,忙道:“君姑娘莫要怪主子,主子知道姑娘被西域之王掳走后甚是担心,匆忙赶来救君姑娘。”

    傲君秀眉微微一蹙,看了一眼远处,两抹身影在升起的月夜下交锋,来回百招,旗鼓相当。她抿了抿唇,向绍斌点了点头:“走吧。”

    西行百里,山间小路上,停着一辆马车,傲君刚上马车,身后追来一批人。

    绍斌忙道:“君姑娘先走,我来断后。”

    说罢,拔剑朝追上来的人杀去。

    对方至少七八个人,而绍元只有一个人,人数的落差,就占了下风。

    傲君若走,绍斌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七八个武功高强的影卫。

    眼见绍斌和银啻焱的影卫厮杀起来,其他几个影卫朝自己包围来。

    她眼底闪过一丝轻蔑,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你家主子都困不住我,凭你们?”

    “君姑娘,我家主子无意伤害姑娘。只要姑娘跟我们回西域做云宫尊贵无上的女主人,便是整个西域的王后。难道,不比做一个残废等死的王爷的王妃要尊荣?”

    说话的人是影。

    傲君认识他。

    “做西域的王后?”影的话,让傲君大为一惊,她不知道银啻焱掠她回云宫做什么,她心中的揣测也是最恶意的。

    可怎么也没有想到,银啻焱是要掳他回云宫,做西域的王后。

    她之前听闻银啻焱在选王后,宗政也答应把长公主和亲西域,就是想让长公主做银啻焱的王后,可不知道为什么,银啻焱却没有在帝都现身,反而举兵攻打月璃国。

    “没错。”影抬手示意四周的影卫停止攻击,看着一脸不解的傲君说:“我家主子从不轻易遍访游历世间,此次游厉月璃国,乃是为了寻找云宫的真正的女主人。君姑娘三翻五次救了我家主子,且又是能够戴上凤灵之人是主子命中注定的王后,云宫未来的女主人。”

    “什么凤灵?”蓦地,傲君突然想到脖子上凤羽层次的项圈,“你说的是这个项链?”

    影的眸光在傲君脖子上的项圈扫了一点,神色郑重的点头:“没错。那凤灵是我云宫之宝,只有未来的王后才能够戴上。一旦戴上,终生不落。君姑娘,我家主子,并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相反,是为了保护你。”

    傲君吸了一口气,冷漠道:“我不管你家主子掳走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我若非自愿随他去云宫,没有人能够逼迫得了我。念在你家主子一直以来,没有给我添麻烦的份上,我不会伤你们。若是,你们执意,休怪我不客气。”

    “君姑娘,你这又是何必。由宗政和战离渊摆布,最后只会落个惨烈的下场。”主子有交代,不可伤害傲君一根头发,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动手,好意劝说傲君:“此次宗政派战离渊出征,就是想要他的命。你随伺战离渊的身边,也只是死路一条。何苦为了一个有名无实的残王,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傲君知道影说这话,确实是出于对她好意劝说。

    但,不代表她要接受。

    “残王如何?有名无实又如何?只要婚约一天尚在,他战离渊就是我君傲的合法夫君,他的生死,除了他,没有谁可以掌控。”手掌陡然一翻,一束束银光乍然划破虚空,众人只见千丝万缕的光芒绞织而来,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脖子上已被白色如同蚕丝的柔软之物缠住脖子。

    惊人的一幕发生在刹那间。

    所有被蚕丝之物缠住脖子的人,瞬间化为一滩水,只剩下身上的衣服落空在地。

    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他根本没有看清楚,傲君究竟做了什么,让武功高强的影卫,连还击的时间都没有,就化为血水。

    “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我傲君不想做的事情,谁也勉强不了。不要试图以胁迫的手段来掳我。那样只会适得其反。因为,我讨厌一切非自愿的胁迫。”她收回追命千丝牵,不在看影一眼,朝还在同影卫厮杀的绍斌喊了一声:“我们走。”

    绍斌听到傲君的声音,立刻停止打斗,纵身飞跃到马车上,发现原本七八人的影卫,现在只剩下三人,地面上几滩血水和几件影卫的衣服和武器。

    绍斌眼底闪过愕然的震惊,他并没有看到傲君出手,那几个影卫就化成了一滩滩血水,简直让他佩服的不要不要。

    “主子果然没有看错人。”他暗暗咂舌,看了一眼脸色白的像纸一样的影和几个影卫,迅速驾着马车朝山下急赶而去,见影他们没有追上来,他才松了一口气,道:“君姑娘,你刚才没事吧?”

    傲君掀开马车帘,探出头来,跟绍元说:“我没事,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你回去帮你的主子。”

    绍斌也很想回去,但主子的命令,他不敢违背:“主子有令,要属下把君姑娘安全送入明月楼。主子若知道,君姑娘担心他的安危,一定会很高兴。”

    傲君嘴角一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