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74章 是她的味道

    脖子传来的紧窒炖痛感,让傲君猝不及防,但看到九宫眼底一片血红,显然神智不清,中毒很深。

    她忙放弃扯着他的手腕的力度,看着他杀气萦绕的眼眸,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一丝细微的声音:“是我,傲君。”

    她在赌,如果九宫放了她,她就救他。

    如果,九宫要杀她,她只好向他出手。

    “傲君……”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名字,让九宫掐住傲君脖子的手掌微微一怔,他腥红着双眼,凑到傲君的面前,蠕吸了几下鼻子,吐了一口气的同时,松开了掐住傲君脖子的手,头一垂,靠在了傲君的肩膀上,虚弱的喘息着,喃喃低语:“丫头,没错,是你的味道。”

    他记得她的味道,熟悉的,只要动动鼻子,就能辨认出来,眼前的人是不是傲君。

    肩膀一沉,九宫的重力压了下来,傲君连忙把他扶靠在树上,一边去号他的脉搏,一边蹙眉道:“你怎么会中了这么深的毒。”

    九宫反握住她的手腕,神智显的迷糊,“我,可以信任你吗?”

    九宫这个时候问这话,并非毫无义意,这个时候的他,虚弱到一个普通人都能杀了他。

    他只能把自己的性命,交给自己能信任的人手里。

    他放开掐住傲君脖子的手,答案已经很明显。

    傲君把九宫曾经送给她的令牌,放到他的手心,让他紧握:“以后,我不能保证。但这一刻,你可以放心的把你交给我。”

    得到傲君的答案,九宫终于毫无顾忌的昏过去。

    傲君没有耽搁时间,在摸到他脉博的瞬间,脸色却刷的一下惨白无血。

    “他体内的毒,怎么会和……”九宫体内的剧毒,阴毒无比,至少有十年之久。

    这种剧毒,是西域罕见的奇毒,毒发的时候,如同千万虫子在全身的血脉和五脏六腑里面凶残的啃噬,令人生不如死,且因为是万千毒虫剧毒汇聚一身,除了下毒之人,别人是配不出解药的。唯一的解毒方式,就是以毒攻毒。

    九宫身上的剧毒,居然和那个人所中的毒一模一样。

    难道……

    没见过那人的真面目,傲君也无论下定论。

    毕竟,九宫异于常人的那双紫色眼睛,是那个人没有的。

    “希望,救你这个决定,不是错的。”

    她拢回心神,拿出一颗解毒丸,给九宫服下。

    她手里的解毒丸,虽不是普通的解毒丸,却无法解除九宫身上的剧毒,只会减轻他的痛苦,保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她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九宫移回山谷里的竹屋里,让啸天和小白在山谷守候,不得任何陌生人进入。

    然后,山谷里找到了,被迷香草迷昏的飞鸾,“飞鸾,照顾竹屋里的男人。天亮之前,我会回来。”

    飞鸾从昏迷中醒来,神智还云里雾里的,看到自家主子还没来得及兴奋,就见自己家主子鬼魅般的一晃眼就消失了,若不是主子留下来的话,还在耳边萦绕,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九宫体内的毒,需要剧毒来攻克,傲君要在天明之前,在山里找到含有剧毒的毒虫,才可能让九宫熬过去。

    她知道远在百里外的宏城丹顶山,有一种剧毒无比的白眉腹蛇,这种腹蛇不是纯种腹蛇,是一种杂夹蛇,含有至命的剧毒。

    如果,她幸运的话,天亮之前,应该可以找到这种蛇。

    因为,她从山谷里摘了几株引草的蛇胆花,凭着两条腿,她不可能一夜间,丹顶山一个来回。

    悄无声息的奔回家庙,骑走了家庙里唯一的一匹马。

    悬月高悬之时,终于赶到了丹顶山。

    而此时,昏迷的九宫,体内毒性再度发作,疼的从昏迷中醒来,脸色青黑,眉宇紧蹙,浸着掩饰不住的痛苦。

    “公子,你怎么样?”飞鸾是傲君的药童医女,医术并不高,见九宫毒性发作,从昏迷中醒来,痛苦不堪,饱受折磨,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在一旁按住九宫的身体,担忧的道:“你先忍忍,我去采几株解毒的草药给你服下,先应付一下,主子很快就回来,你要挺住。”

    陌生的声音,让痛苦中的九宫,差点对声音的主人出了手,但听到飞鸾提到主人的时候,九宫硬生生的压下骇人的杀气,一把擒住九宫的手腕,冷酷森冷的瞪着她,“君儿在哪?”

    飞鸾被九宫眼中的杀气,吓了一跳,手腕钻心的疼让她小脸一片煞白:“主子去给你找解药了,天亮之前会赶来回。走之前,主子要我照顾你。”

    听到这话,九宫才放开飞鸾的手,从床上艰难的爬起来,“出去。”

    飞鸾见他俊美的容颜渗出层层汗珠,想要从床上爬起来离开,连忙道:“主子要我照顾你,你现在毒发,我……”

    话没说完,就被九宫一个冷眼,扫的浑身发颤,面色惨白的退了出去。

    见飞鸾出了屋间,九宫立刻盘坐在床上,双掌合十,隔空拉开,以一种诡异的手法,结画出一个九星相连的结印,打入胸口,右手注入内功入胸口,艰难的推向左臂,将在五脏六腑作崇的毒,一点点的逼到左肩膀,再从左肩膀,寸寸推脉过血,逼出体外,来缓解毒发时的五脏的剧痛。

    傲君赶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泛起了灰白,她把几味草药,交给飞鸾,“把这两株草药带回帝都,交到素问和红锦的手里。切记,不得告诉任何人,我的去向。也不要说见过我,交完草药后,直接去君斛药铺,找林掌柜。”

    那个男人也受了重伤,还在天水阁等她医治,她甩了那些跟踪他的人,那个男人等不到解药,肯定会对素问和红锦下手。

    九宫如今毒发,她难以走开,唯今之计,如能让鸾先送草药回去!

    飞鸾奉命离开,傲君迅速进了竹屋,便见九宫已经从昏迷中醒来,再替自己逼毒,缓解体内的毒性。

    她跑到九宫面前,抓住九宫的手,塞到一个半大的袋子里面,只见九宫手腕一颤,眼底透出一丝难以掩饰的痛苦,额头上汗珠,从脸颊滑落。

    傲君说:“你体内的毒,暂无解药,我只能找来剧毒的白眉腹蛇替你攻毒。如果能够找到天山雪蚕,很有可能,能慢慢的解除你体内的毒。你先忍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