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65章 牢里走一趟

    傲君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这个孙嬷嬷明显是有备而来。

    可又不像是皇后宫中的人。

    那么,除了皇后宫里的人,在这宫里面,谁还会想要对付她一个被车相府驱逐的弃女?

    眼见陈远动用武力朝自己出手,傲君素手一抬,看也没有看一眼陈远,而是眯着眸子凝着孙嬷嬷和那位妙龄少女,挑眉问:“嬷嬷不是皇后宫中的人,莫非,是淑贵妃宫里的人。”

    除了皇后之外,这宫里她无形中得罪也只有那位淑贵妃,凌王殿下的母妃。

    “哼,既然知道老身是淑贵妃宫里的人,你还敢不知死活的动手。”孙嬷嬷一双绿豆眼瞪的跟王八似的,咬牙切齿的恨恨道:“现在知道,未免也太晚了。你这等下贱的野贱人,也配得上凌王殿下?做梦,你也就只配,五皇子这样的傻子。等把你关到牢里,看老身怎么收拾你。”

    果然如傲君所料。

    皇上和皇后,都不在宫中。

    皇太后和柳贵妃也都在昭玉堂为先皇追福超渡。

    淑贵妃的人便借此机会,给她安上秽乱宫围的罪名。

    虽然,她不是宫中的娘娘和宫女。

    但后宫之中,最忌讳的就是秽乱后宫之罪。

    一旦被扣上,那就是死路一条。

    她和蓝泽身份不同,纵然不会因触犯宫规而犯下杖毙的死罪。

    可她的名声,就轻而易举的毁了。

    别说她本身不想嫁人。就是以后想要嫁人,帝都也没有人敢娶她。

    虽然,她根本就不愁嫁。

    但,莫须有的罪名,她凭什么去背。

    “呵呵。”傲君嗤笑一声,眯起流光溢彩的眸子,唇畔扬起一抹讥诮的笑意:“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嬷嬷不道明身份,害的傲君,不知道嬷嬷竟是淑贵妃身边的一条老狗。实在是失礼失礼。”

    傲君说着,还有模有样的,朝气歪了脸的孙嬷嬷拱了拱手。

    孙嬷嬷气的七窍生烟,浑身颤抖,她就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喘息着让陈远把傲君拿下。

    陈远还没出手,就被傲君一个冷眼扫的心里直打寒颤,脚下的步子,也变的沉重。

    “孙嬷嬷,您消消气。”粉衣少女一边扶着孙嬷嬷,一边温柔而拿呛的说道:“今儿是先皇的忌日,皇宫忌七食六欲,车姑娘与五皇子情到深处,难以自持。咱们就当没有瞧见。太后正为先皇诵经,若知此事气出个好歹,谁也担当不起。”

    情到深处,难以自持?

    傲君闻听此言,心里一阵冷笑。

    这算不算,是在变向的威胁她?

    或者说是借先皇忌日之势,在对付她的同时打压柳贵妃。

    毕竟,今天是先皇忌日,任何的小事,都会成为大事。而她是柳贵妃的侄女,她在宫中发生任何事情都关乎着柳贵妃。

    她可以不顾及自己,却不能拉上柳贵妃因她而下水。

    “好。我跟你们走。”她冷冷的撇了一眼孙嬷嬷,转而看向蓝泽,”跟我进牢房,你怕不怕?“

    蓝泽坚定的摇了摇头,”姐姐去哪。泽儿就去哪。姐姐不怕,泽儿也不怕。“

    傲君满意的勾唇一笑,扭头看着陈远,冷声道:“让开。”

    陈远的任务,就是要拿下傲君关进大牢,见傲君自愿,到更如他意。

    孙嬷嬷瞪着傲君的背影,恨的牙根痒痒:“被家族遗弃的贱蹄子,也敢这么嚣张狂妄,不教训教训她,为凌王殿下和十公主出口恶气,实难解心头之恨。”

    “嬷嬷。”粉衣少女看了眼傲君的身影,眉宇渗出一抹莫讳如测的神色,若有所思道:“除了非传闻中的那张丑陋容颜,这车傲君果然如传闻中那般嚣张狂妄,敢言敢怒。”

    若不是她亲耳听姑姑说,傲君敢写休书给凌王,还与九皇叔相处半月,毫发无损的走出九王府,她根本就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如此胆大狂妄的女人。

    只是,她更加好奇,傲君是怎么能活着从九王府出来。

    坊间传闻,九皇叔残暴诡谲,嗜杀成性,难道,仅仅只是传闻?

    想来也是,那个宛如天神般的男子,在她的心中,一如十年前那般神圣不可侵犯。

    只是可惜,成了不能人道的废人。

    傲君和蓝泽一路逛大街似的,游玩到潮湿的牢房门口,哪有一点面对牢狱的紧张和恐惧感。

    隐藏在暗处的一抹黑影,目送傲君和蓝泽手牵手的进了牢房,身形陡然一闪,如同幻觉般消失。

    然而,远在金山寺为先皇祈福的战离渊,行香坐案不过一柱香的时间,面具下的脸庞一片惨白,双唇毫无血色,虚弱的咳喇不止。

    宗政见状,便让商满扶他下去休息一会儿。

    “王爷,你身子未全愈,还很虚弱,这法式还要两个时辰,王爷先到一旁休息会儿。”商满同邵元扶起佛蒲上战离渊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端上热茶伺候着。

    “有劳商大人了。”邵元接过商满手中的茶水,递到战离渊的手中,“王爷,先喝口茶缓缓。”

    战离渊接过茶水,浅浅的抿了一口,润湿了苍白的双唇,把茶水递给邵元,微微闭上双眼。

    商满见状,便不在打扰。

    邵元取来一件披风,披在战离渊的身上,不着痕迹的凑到他耳畔,压低声音道:“主子,顾诚,传消息来,君姑娘被淑贵妃的人,以秽乱宫围之罪关了大牢,同被关进牢房里的,还有蓝耀国的五皇子。”

    眉稍微微一动,微抿的唇削薄成一长直线,战离渊面无表情,眼晴也没有睁一下,仿佛没有听到一样,若不是微不可见的举动,只怕,以为他睡着了。

    “王爷,王爷,你怎么了?”邵元轻摇战离渊的身子,一脸担忧的急急唤道。

    文武百官见战离渊,双眼紧闭,唇色苍白,显然很虚弱,疑是昏厥过去。

    但,宗政皇没有发话,也没有人上前慰问。

    柳天赋此次负责先皇追福的大小事务,不能视而不见。

    柳天赋快步上前,看了眼昏迷的战离渊,吩咐道:“王爷昏到了,来人,送王爷回禅房休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