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救邻国皇子

    “是,皇上。傲君领命。”皇上松了口,傲君自然顺杆下滑,退出御书房。

    送傲君退出御书房的商满,出了一身的冷汗,远离了御书房,才心有余悸,抹了一把汗,压低声音好意提醒:“车大小姐,你刚才可真是吓死咱家了。在皇上面前这是大不敬,使不得,使不得……”

    傲君瞥了一眼商满,浅浅一笑:“商大人放心,傲君自有分寸,商大人还要回去伺候皇上,就不劳远送。”

    商满见傲君一脸傲气,完全没有一点从鬼门关走一遭的恐惧感,在心中为她的胆色和气魄点赞的同时,也不由摇头。

    皇宫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可容不得她这般狂傲之人,这性子若不知收敛,终会被这皇宫给吞的渣都不剩。

    但,这世间,确也少有这般有气魄的女子,镇定傲然,不卑不亢,面对帝王,面不改色,风轻云淡,纵是这世间男儿也难以做到,何况,还是一个小女娃娃。

    “既如此,咱家就不远送。大小姐慢走。”他尖细着嗓子,持着怪味的阴阳调指着左右一条假山丛林的小道跟傲君说:“顺着这条路走,是一条出宫的捷径。”

    目送商满的身影在视线里面消失,红锦四下环顾一眼,没有瞧见四周有人,刻意压低声音:“小姐,答应皇上了?”

    傲君微微眯起眸子,看了眼御书房,掉头朝出宫的路走去,“皇上的命令,无论答应与否,都要奉命行事。”

    “淹他,淹死他这个傻子!”

    “皇兄,这个傻子,还是不哭着求饶……”

    “淹死他,看他求不求饶傻子,快哭喊着向本皇子求饶,求本皇子放过你……”

    傲君和红锦刚拐过一座假山,便听到不远外的假山后面,传来一阵嘲笑的恶语打骂声。

    两人不由的相视一眼。

    红锦说:“是几个小皇子和公主,在打骂昨儿撞到小姐的邻国质子。”

    傲君脑海里浮现出,昨日那双氤氲着水雾带着丝丝绝望气息的双眼,心中一跳,仿佛触碰到了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

    脚下的步子,不由的朝假山后面走去。

    只见,几个八九岁的小皇子,在一旁欢乐跳着,大喊着让太监淹死头被按进荷花塘里拼命挣扎的少年。

    “住手。”一声厉喝声,顿时,打断了小皇子们的欢呼声,也让那按着少年头的小太监,吓的浑身一颤,一把松开按住少年后颈的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扑通”一声,荷花塘水花四溅。

    少年失去了挣扎的力量,身子一软,一头扎入了池塘。

    眼看着少年的身子沉入池塘底,傲君璀璨的眸子骤然一冷,一脚将那太监踹下池塘:“把人救上来。否则,你也别上来了。”

    森冷的声音,命令的语气,不容违抗的气势,当即,就令那被踹下水的太监,和几个小皇子傻了眼。

    “你,你是谁?”几个小皇子,到底是万人捧在掌心长大的,在这宫中是无法无天,“你好大的胆子,扰了本皇子的兴,胆敢命令本皇子的人,信不信本皇子砍了你的脑袋当球踢。”

    见小太监迟迟没把人救上来,傲君正准备让红锦下去救人,听到几个小皇子怒斥威胁的话语,不由蹙眉,一个冷眼扫了过去,“闭嘴。”

    几个小皇子,小公主,太概从来没有受过什么惊吓,更没有见过任何人的眼神,可以如此的冰冷,当即,吓的身子一瑟,不敢说话。

    “车傲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蓦地,一道威严愠怒的声音传来。

    傲君黛眉几不可见蹙了一下,抬眼看去,便见战凌祺一袭淡黄色锦袍,腰间束着一条同色蟒纹腰带,一头黑发以镶碧鎏金冠束起,余下的长发自然披肩,如果忽视他此刻脸上的怒意,更能显得他丰神俊朗中又透着与生俱来的皇家贵气,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几个小皇子似见了靠山似的,立刻拥上战凌祺的身边,“皇兄,你来的正好,快替赫儿教训她。”

    “是啊,皇兄,这个贱婢不但把小六子踹下池塘,还欺负薇儿和八皇兄,九皇兄。”小公主抱着战凌祺的腿软着嗓子说。还不忘,得意洋洋的瞪着傲君。

    车傲君淡漠的收回视线,跟红锦说:“救人。”

    红锦二话没说,一头扎入池塘救人。

    被车傲君这般无视的彻底,战凌祺的面子挂不住了,怒瞪傲君:“车傲君,你可知道冲撞冒犯皇子公主,是以下犯上。若你肯道歉,本王便饶你一次。”

    傲君眼底闪过一丝讥笑,“傲君想问问凌王,这月璃国的王法之中,王子犯法与庶名同罪之法可属实?”

    战凌祺眉心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话,虽是这么说。

    可事实上,历史上哪个朝代的王室贵族犯法,是与庶民同罪?

    但,身为天家王子的战凌祺,又岂能否认这一条国律?

    “那是自然。”不知傲君的葫芦里卖什么药,战凌祺,还是给了傲君一个违心,却又不得不违心的答案。

    “既然如此,那么几位皇子公主命令手下的人,将邻国皇子按在这荷花池塘淹死,该如何处置?”傲君把玩着手中的青丝,风轻云淡的睨着战凌祺。

    战凌祺神色一疑:“邻国皇子?”

    “小姐,他没呼吸了。”这个时候,红锦抓着面色苍白,浑身是腥臭的於泥,已然昏死过去的少年,从池塘里爬了出来。

    傲君寒眸一冽,立刻从红锦的手里接过少年的身子,捏开少年的嘴巴,清除少年嘴里和鼻腕里於泥和水,撕开少年的衣襟,用手帕裹住手指,轻轻的把少年的舌头往外拉,让他可以保持一丝呼吸。

    然后,抱着少年的腰,使劲朝上抖动,双手叠交按压少年的腹部,可,却怎么也不见少年吐水出来。

    “小姐,他吐不出水。”红锦按着他的心脏反复的做着心脏复苏,“没有心跳了。”

    “这是怎么回事?”战凌祺看清楚傲君抢救的少年是谁后,脸色大变,蹙眉正要询问几个皇弟皇妹,却忽然在看到傲君的举动了,惊讶出声:“车傲君,你在干什么?”

    傲君捏开少年的嘴巴,双唇堵住少年的嘴巴,用力向外吸,这一大惊的举动,委实震到战凌祺了。

    但傲君可不管,战凌祺是什么反映。她只知道这个少年,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自己眼前。

    前世,她已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死在一辆货车的轮胎下,却不能第一时间救他,而感到伤心绝望。

    这个少年,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让她想起她前世那个智商残缺的弟弟。

    她自被抓走培养成杀手后,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却唯独无法漠视一个残缺之人的性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