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前九王府

    傲君璀璨的凤眸闪过一丝诧异,“这颂王殿下,倒是挺关心九皇叔的。”

    “车傲君,你还没死?”蓦地,一道冷嘲热讽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傲君即便不抬头看去,也知道来者是何人。

    战凌祺身穿一袭蓝色锦袍,发束蓝玉冠,气宇轩昂的走到傲君面前,眯着泼墨般的眸子,凝着并未抬头看他傲君,冷声道:“你竟能够活着从御书房出来,倒是小瞧了你。”

    他一大早便听下人来报,父皇因车海谦受伤,君傲阻止钱御医救治一事龙颜震怒,派商满召傲君进宫。

    他以为,傲君此次惹怒了父皇,父皇定会治她的罪,将她打入天牢,也可让他泻泻心头之愤。

    可结果下人来报,傲君不但没有被将罪,居然一根头发未少的从御书房走了出来。

    他心中疑惑,傲君是如何应对父皇,能够从御书房里,完好无损出来。

    并且,还让占了理的钱御医如今见了,都要绕道而行。

    知道战凌祺幸灾乐祸的来看自己笑话,傲君讥诮的睨着他,冷气淡淡的,却听着冷冷的,“让祺王殿下失望真是抱歉。但傲君觉得,祺王殿下与其有时间来看傲君的笑话,倒不如抽些时间想一想,怎么才能够把妹妹从大理寺的牢里救出来,毕竟,妹妹身为庶女,却也是自小就娇养在深闺之中,细皮嫩肉的,哪受得了牢里的生活。”

    战凌祺神色一怔,俊俏的脸庞遍满阴沉,“车傲君你……”

    “皇上命傲君好好照顾父亲,凌王殿下若无事,傲君先行告退。”不给战凌祺开口的机会,傲君说完,便不在多看战凌祺一眼,就提步离开。

    战凌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是谁?

    万千女子巴结讨好,只为和他说上一句话的凌王殿下。

    可车傲君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竟然就这么赤裸裸的无视他。

    “车傲君,你站住。”轻易让傲君离开,战凌祺觉得太没面子了,疾步上前,一把抓住傲君的手腕,眯着点漆般的黑眸怒瞪着她:“说,你是怎么,活着从御书房出来的?”

    傲君的手腕,被他攥的发疼,不由蹙眉如画般的黛眉,点点璀璨的凤眸像是浸上淬冰的寒意,冷笑道:“凌王殿下身为皇子,难道会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的道理。何况,这里离御书房,不出百米,凌王殿下确定要抓住我的手不放。”

    傲君不是威胁。

    而是陈述事实。

    这里是皇宫,也是御书房外围。战凌祺和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落入别人的眼球。

    她并不担心,此事会传到宗政的耳朵里。

    但是,战凌祺不同。

    宗政若问及他,他该如何回答。

    她们之间已经退婚,战凌祺没有理由,抓住她不放。

    战凌祺被傲君气的昏了脑,听傲君这么一说,恍然回神,放开傲君的手,用一种意外的眼神探视着傲君。

    傲君一个遗养在外的野丫头,居然,能够深知这层道理,到真让他意外。

    “听说相府昨夜高热不断,本王正要去探望,既然你回府,那就同路吧。”战凌祺说完这话,掸了下衣袖,先傲君一步走在前面。

    傲君蹙眉,揉了揉发疼的手腕,冷睨了眼战凌祺的背影,“听闻九皇叔伤势恶化。祺王殿下不去瞧瞧。”

    战凌祺听言,想到刚才下人来报,颂王因九皇叔病危而大发雷霆,他脚下的步子怔了怔,“本王不懂医术,去了也只会添乱,何况有颂王。”

    他又不是傻子,父皇对九皇叔那般忌惮。

    何况,杀手刺杀一事,必然有谋。

    这个时候,他若去看望九皇叔,只会令父皇不高兴。

    他不会傻到,脱了鞋袜,自己往刀刃上踩,去让父皇不痛快他。

    傲君听了战凌祺的话,眼底闪过一丝深谙,争夺诸君之位,九皇叔应该也算是战凌祺最大的敌人之一。

    战凌祺恐怕比任何一个人,都想九皇叔死。

    “车大小姐,请留步。”就在傲君提步离开之时,身后传来商满的声音。傲君停下步子,回头看去,就见商满匆忙赶来,“不知商大人,唤住傲君有何事?可是皇上,有新旨意?”

    其实,不用商满说,傲君也猜到了,商满这个时候唤住她,有什么指示。

    “大小姐果真聪明。”还没开口,傲君已知原因,这商满不由的称赞,“九皇叔伤势严重,皇上命大小姐速往九王府,救治九皇叔。”

    傲君听言笑道:“皇上之命,傲君岂敢不从。”

    商满点了点头,走到停下步子的祺王面前,“凌王殿下,皇上召见。”

    战凌祺轻“嗯”一声,折身随着商满前往御书房,越过傲君的时间,深深的看了一眼傲君。

    傲君的医术有多高,父皇居然派她去救九皇叔,不可思议。

    战凌祺一走,傲君和红锦便也往出宫的路走去。

    只是,刚走到宫门口,便被一个宫女唤住,“车大小姐,请留步。”

    听到声音,傲君停下步子,那宫女走到傲君的面前,恭敬的向傲君施上一礼,“大小姐,我是柳贵妃身边的大宫女思荷,见大小姐从御书房走出来,思荷也能放心回去回禀给娘娘。”

    柳贵妃是柳老尚女的孙女,傲君母亲一母同胞嫡妹,也是傲君的姑姑。

    傲君能回帝都,也是因为柳贵妃向皇上请旨。

    可自从回帝都以来,傲君一直没找到时间来给柳贵妃请安。

    “原来是思荷姑姑。”傲君没有见过思荷,但知道她是自小就伺候在柳贵妃身边的贴身丫鬟,深得柳贵妃的心,“傲君奉了皇上之命,前往九王府,今日难以向姑姑请安,有劳思荷姑姑,替傲君向姑姑请个安,希望姑姑不要生傲的气。”

    “大小姐严重了,娘娘自知大小姐被皇上召入宫,便食之无味,担心的不得了。”思荷笑说:“大小姐有皇命在身,思荷不耽搁大小姐。会将大小姐之意,转达给娘娘。大小姐回了帝都,万事多加小心。”

    傲君知道思荷是在提醒她,在帝都,在皇上的眼皮底下,不比在外面,语行举止,都要多加小心,否则,出了差池,谁也救不得了她。

    “傲君紧记在心。”语毕,便转身出了宫门,上了马车。

    就在傲君离去的瞬间,宫中某个角落,一个隐藏起来的宫女,眼中闪过一丝阴戾,匆匆朝凤阙宫的方向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