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冥王回城

    慕长言的举动来的太过突然。

    突然到,让在场所有人,都傻了眼。

    突然到,让傲君自己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内,反映过来。

    被慕长言扣住肩膀,掳出春风楼后,她才反映过来,抬掌,朝慕长言的胸口击去,“你想干什么?”

    “跟我走,否则,你会有危险。”

    慕长言一把抓住傲君击向自己胸口的手腕,微微带力,把傲君整个身子猛转入怀中,长臂拦住傲君的腰身,朝不远处的长巷飞身而去。

    自己的身子,竟被慕长言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搂入怀中,傲君乍毛了。

    她的身体,她的腰身,是谁都可以搂的吗?

    一瞬间,内心的杀气陡然腾升,“我原本有心留你一条命,看来,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抓住扣搂在她腰身的那只大掌,隐藏在指缝隙的银针,狠绝的扎入他的虎口。

    慕长言虎口一疼,刺痛蔓延至心脉,痛的他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搂住傲君腰身的手掌在一阵刺疼过后,是无力麻木。

    感觉到腰间的手掌一松,傲君抓住他的手掌,猛然用力,直将他的胳膊从自己的腰身上掰开,空中一脚,踹在慕长言的膝盖。

    慕长言怒了。

    他好心好意的救她,以免,她被九宫的手下找到,落入九宫的手里,落得个惨死的下场。

    这女人竟这般,不知好歹,却屡屡对他下狠手。

    “小君儿,你误会了。慕言没有伤害姑娘的意思。”慕长言不想和傲君大打出手,这是帝都,今儿九皇叔回城。

    城中,但凡有一丝的动劲,恐怕都要引祸上身。

    他还不想给自己惹上官司。

    然而,慕长言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却真的发生了。

    红锦见自家小姐被慕长言掳走,脸色大变,立刻指着慕长言的影卫,跟战凌颂和玉曦说:“王爷,玉公子,他们是刺客,刚才就想挟持我家公子,做为他们的掩护。求王爷和玉公子,救我家公子。”

    两名影卫一听,脸色大变,伸手去抓红锦,想把红锦也抓走。

    红锦的反映极快,迅速闪身躲开,“王爷救命。”

    战凌颂听闻对方可能是刺客,顿时不淡定了,或者说,更为兴奋了。

    如果,他能够拿下行刺九皇叔的刺客,在父皇面前,定能讨的个赏。

    当即,挥手下令,命人拿下影卫。去追慕长言。

    影卫显然不想惹事,没抓到红锦,不逗留片刻,迅速跃窗飞身离去。

    战凌颂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直接派人去城门前,通报凌王战凌祺,他发现了隐藏在城中的刺客,欲意对九皇叔不利,正带人追捕刺客。

    战凌祺得到这个消息后,眼底闪过一丝深谙,心中冷笑,不想九皇叔活着回城的人多了去,想要九皇叔命的人,也多了去,城中埋伏刺客,他一点也不奇怪。

    挥手,他示意通传的人退下,依旧不动声色的在城门恭迎,月璃国轰动全城的九皇叔进城。

    朱雀大街排满了两排身着朱红色战甲的禁卫军,在两排禁卫军身后,拥挤着看热闹的百姓。

    此时,百姓口中关于九皇叔战离渊的各种议论,翻浪巨潮。

    每一种议论,都充斥着血的气味。

    月璃国九皇叔战离渊,是天下人心目中的战神,也是无数人心中的死神。

    十年前,战离渊年仅十五岁,已然战功赫赫,威名四方名震天下。

    他是令四国八域闻风丧胆,征战沙战的战神,是月璃国的神话,为月璃国开疆僻土,打下半壁江山。

    他是先皇引以为傲,最为宠爱的儿子,皇位的继承人。

    可时年,却在与西域血沙一役之中,被奸人通敌,误中西域之北朝歌之王的流沙阵。

    据说,那流沙阵之下,汇聚了沙漠里最为剧毒的百毒之虫。

    战离渊被困流沙阵三个月,被救出之后,俨然已成百毒汇聚其身的毒人。

    不仅天人之姿被毁,就连男性尊严的象征,也在身陷入流沙潭内被毒虫啃噬。

    在战离渊被困沙流阵的三个月的期间,先皇逝,现皇登基。

    战离渊得知先皇已逝的消息后,回帝都在先皇位前,将兵权交由现今圣上,并扬言为先皇守孝十年,离开帝都入北域靳城,十年之内,绝不踏入帝都一步。

    当今圣上,时年下旨召告天下,加封九皇叔战离渊,为无冕之王。

    纵然身残,再无兵权。在月离国的地位,也无人可撼动。

    包括当今圣上。

    这是,当今圣上,为了平息谣论,给天下百姓的一个誓言一个承诺。

    因此举,让月璃国拥戴战离渊的百姓,对当今圣上,谋夺皇弟之位的喊声,逐渐的压了下来。

    这十年来,战离渊虽然没有再踏入帝都一步。可天下百姓,无人不知,因他而起的传言。

    有人说,九皇叔身中百毒,变成一个容颜丑陋,心性大变,残暴嗜血的毒人。

    也有人说,九皇叔每缝月圆夜,就会失去理智,吸喝活人鲜血。此类传言,层出不穷,令天下人,对他又敬又惧,由战神称他为死神之王……冥王。

    战离渊这次回帝都,是因为先皇忌日将近。

    圣上特意派朝中重臣右相车海谦,亲自去迎接战离渊回帝都,为先皇扫墓。

    随着浩浩荡荡的马车入城,整个帝都的天,变了,仿佛,被一层血色迷雾笼罩。

    议论如潮的朱雀大街,在看到那辆五匹俊马拉着的金丝楠木的豪华马车的出现,顿时安静下来。

    这种安静,极至的阴沉,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

    壮观庞大的马队在城门里停下,坐在马车里的车海谦,首先下了马车,来到迎接的战凌祺面前,作了一揖,“凌王殿下。”

    战凌祺轻“嗯”一声,越过车海谦,径直走向那辆庄严不失豪华的金丝楠木马车上,撩衣跪地,抬头,恭恭敬敬的说:“祺儿,给九皇叔请安,恭迎皇叔回城。”

    随着战凌祺跪拜。

    朱雀大街除了两排维持道路的禁卫军,其他的人,乌拉拉的一阵,全都纷纷跪下,如同君王驾临一般。

    可见,这位无冕之王的威望。

    整个朱雀大街在一瞬间,竟鸦雀无声。

    所有的人,都摒住呼吸,等待马车里那位,多年不曾回过帝都的九皇叔开口。

    然而,马车里面的人,却像是与外界隔绝了般了一般,却迟迟没有回应和任何动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