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大打出手

    就在傲君抓住红锦闪身的瞬间,她们面前的案桌在强大的刀锋下“哐”地一声,被劈成两断,四零八碎。

    好在,傲君躲的快,否则,那威力强大的刀锋落在她的身上,指不定要把她劈成两半。

    红锦被解了穴道,恢复意识的瞬间,就听到耳畔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陡然睁开眼睛,便看到傲君扣住自己的肩膀向后速退。

    而在面前,是一个身穿暗系劲装,杀气冲天的男人,挥刀猛攻来。

    “小姐。小心。”眼见敌人的刀锋,就要自天灵盖劈到傲君,红锦心下大是一骇,眼底冷光乍现,素手一挥,数把寒光冽凛的飞刀从她的衣袍夺袍而出,在虚空划过一片灼灼的冷光,直射攻击来的男子。

    那男子能够做成赏金猎人,影仙慕长言的影卫,自然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手中长刀刷刷几下,一阵叮叮当当,火星四溅后,刀飞已被刀身挥飞,射入房中四壁,凶猛的刀气直逼傲君。

    “住手。”

    蓦地,一声不容置喙的命令,陡然响起。

    持刀的男子听令,立刻停止攻击,却被红锦再次掷出的飞刀,射中持刀的手腕。

    长刀从男子的手中脱落在地,男子疼的身子猛颤,握住被飞刀划伤的手腕,血液顺着手掌一滴滴的滴落在地。

    但,那男子顾不得自己手腕上的伤势,迅速捡起落在地面上的刀,愤怒的瞪着傲君,伸长了染血的手,“立刻交出解药,给我家主子解毒,否则,今日休要离开这春风楼。”

    “退下。”没等傲君开口,慕长言命令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那男子,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眼慕长言,还想要说些什么。

    然而,在看到慕长言冷却下来的眸光,只好不甘心的退了下去。

    “小君儿,你危险的像一只猎豹。”慕长言完全没有中毒的后怕,戏笑的看了眼傲君,弯下腰来,捡起掉在地面上的玉瓶,凑到鼻子前闻了闻,“一醉千梦的春风笑。呵,我来迟了,竟无缘品上一品。”

    傲君眉心微蹙,盯着慕长言的眼底闪过一丝探究。

    旋即,跟红锦说:“拿解药给他。”

    红锦把长剑,收回剑鞘,从腰间拿出一瓶白色的瓷瓶,扔给慕长言。

    “多谢。”慕长言接住药之后,睨着傲君扬唇一笑,便将瓶子里面的解药吞了下去。

    “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介意送你归西。”傲君冷冷的抛下一句话,便向房间外面走去。

    “不要出去。”傲君才走到门口,便听慕长言的阻止声。她眉心一蹙,蓦然回首,便见慕长言伸手来抓她。

    她微蹙的秀眉,越来越深,委实不明白,慕长言莫名的出现,莫名的阻止她出房间的门,究竟是为何。

    但,不管因为什么。

    她都不会让一个陌生人,触碰到她。

    她挥手一甩,将慕长言伸来的胳膊甩开,脚下的步子,瞬间旋转,闪移,远离慕长言。

    “发生了什么事情?”一道严肃的厉喝声,从傲君的身后传来。

    傲君转身望去,只见一袭蓝色锦袭的男子,气宇轩昂的走来,在男子的身后,正是一袭浅青色长袍的玉曦。

    傲君不用猜测,也知道来者是何人。

    想必,定然是听到楼上传来打斗声,才赶来的战凌颂。

    “什么人,敢在本王这里撒野?”战凌颂瞧见打斗出事的地点,是在玉曦的房间,顿时脖然大怒,“来人,把这几个人,给本王拿下,送去官府。”

    令罢,眸光落在傲君的身上。

    傲君今日一袭藏青色长袍加身,装束打扮俨然是男装,一般人,认不出她来。

    至于,慕长言是如何认出她的,她也有些吃惊。

    见战凌颂眸光敌意的盯着自己,想必,是把她当作了情敌。

    她有些无奈的瞟了眼玉曦,玉曦直接给了她一个侧脸,完全就当作,没有看到她。

    眼见战凌颂的手下,要上来抓自个儿,她忙道:“王爷息怒,都帝谁不知道,春风楼的幕后东家是王爷,谁人敢在此处撒野。草民闻名玉曦公子画得一手好画,对画有独特的见解,恰得手上得了几幅画,便想请玉曦公子为草民鉴画。”

    此时,红锦适时的,捧上两幅画,送到玉曦的面前。

    玉曦看了眼傲君,拢了拢衣袖,接过画卷缓缓打开,当看到画卷的瞬间,眼前一亮,闪过一道金光,“好画。敢问公子,此画何处得来?”

    傲君唇角轻扬,一副男装打扮,眉眼清秀冷冽,这一笑如同冰山融化,美的令人眩目,看得战凌颂双眼冒着精光,挪不开视线。

    傲君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战凌颂可是个出了名的小霸王,看到喜欢的男人,不择手段也会得到。

    当然,玉曦是一个例外。

    傲君只当没有看到战凌颂赤裸裸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径直走到玉曦的面前,“前些日子从一个朋友的手里转辗来的,玉曦公子替在下瞧瞧。”

    玉曦合起画卷,转而跟战凌颂说:“王爷,昨儿就有位公子送信来与玉曦约定,今日前来请玉曦为他鉴画。想必,就是这位公子。”

    说罢,便把眸光落在慕长言的身上,带着疑惑的探究。

    战凌颂见状,把落在傲君身上的眸光,也移落在慕长言和他身边的两个隐卫身上,瞧见其中一人受了伤,手上鲜血直流。

    战凌颂脸色蓦然一沉,“你是何人?”

    战凌颂出生皇家,对天生贵气的人,一眼便能看出。

    而且,他阅男无数,像慕长言这般有气质,有气势,眉宇间萦绕着挥这不去的贵气的人,可见不是普通的人。

    且此人,有隐卫保护,身着流光锦,必然是皇室人。

    前些日子,听闻西域之北的朝歌之王,银啻焱亲自前来月璃国选娶新王后。

    只是一直都没有露面。莫非眼前这人?

    正在战凌颂对慕长言的身份,百般猜测之时,外面的街道传来喧闹的热闹声和不紧不慢的马蹄落地的声音。

    玉曦恰在此时,开口道:“王爷,想是九皇叔进城了……”

    战凌颂神情一怔,一拍脑门子,“父皇让本王同二哥去城外迎接九皇叔,本王竟给忘记了。”

    说罢,转身匆匆离去。

    才走几步,又停下步子,指着慕长言,下令道:“来人,此人疑是刺客。将其拿下……”

    慕长言眉眼一冽,不等战凌颂的侍卫前来将他拿下,迅速扣住傲君的肩膀从窗子飞身出去,“跟我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