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 醉卧春风楼

    这几日,府里面无人敢找傲君的茬,傲君也乐的自在。

    但,不自在的人,却是大有人在,就比如……李元淑。

    再比如车湘玥,还有就是战凌祺!

    “小姐,李氏被程管家,从牢里接出来了。”素问迎面从院子外进来,眉宇浸着愠怒,“还是凌王殿下,亲自去刑部,命刑部放的人。”

    傲君一点也不惊讶。

    李元淑虽然伤了战凌祺,但,战凌祺想要依靠车海谦的权力,力保自己成为储君,就不会放任李元淑入牢,丢车海谦的老脸。

    否则,当初李元淑伤他时,便已被他下令拿下,关入大牢。

    傲君没想回府就要了李元淑的命,她要李元淑偿尽她娘前死前的痛苦,受尽折磨。

    至于车湘玥。

    傲君还真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战凌祺有本事把李元淑从牢里弄出来,她到看看,战凌祺怎么把车湘玥,也从牢里救出来。

    贩卖赝品,欺骗商家,被告上公堂,闹的满城皆知。可不是战凌祺想要包庇随便两句话就能救出来的。

    因为对方的买家,不是别人。

    正是将军府的二公子。

    将军府和车相府,一相一军,一直都在朝堂上明争暗斗。将军府抓到这个机会,又岂会轻易放过,打压相府的机会?

    “想必,这刑部的刑法,她也吃了不少。”傲君眉眼轻挑,懒懒的说道:“做为晚辈,也确实该问候问候。素问,给李姨娘,送些药去,就说,是本小姐对她的一翻心意。”

    红锦这时秀眉微蹙,:“小姐,听说老爷迎接九皇叔,于今儿午时便回帝都,夫人若是给老爷吹了枕头风,只怕对小姐不利……”

    未等红锦把话说完,便被傲君抬手打断。

    她从贵妃椅子上面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胫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酒虫作怪,倒也有些日子,没有喝到春风楼的春风笑了。”

    春风楼闻名帝都的勾栏院。

    月璃国的国风并不算开放,但,最让皇上头疼的三王爷战凌颂,却是个好男风的主,皇上什么手段都试过,就是奈何不得战凌颂的性取向,最后无奈,也只能由他。

    于是,战凌颂那个小霸王头脑,公然在帝都开了间春风楼,春风楼里,可畏是美色如云。

    就连战凌颂这个东家,都肖想春风楼里的头牌画师玉曦已久。

    傲君如阵清风般掠入春风楼三楼的一间挂满画卷的房间,慵懒的倚在玉榻之上,眯着眼眸睨了眼房间外,正在打发战凌颂的玉曦,嘴角勾上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傲君不是第一次来春风楼,碰见玉曦应付战凌颂王。也知那战凌颂是个极其难缠的主,加之又是春风楼的主子,玉曦身为春风楼的头排,自然要好生应付一翻,恐是没有这么快的时间回来。

    与是,便自顾的打开玉榻下的机关,伸手一捞,一个白玉瓶子落入她的手中。

    玉瓶之中翠绿色的液体,透过瓶身隐隐可见,透通的很。

    这便是玉曦自酿出来的,极为宝贝的春风笑。

    傲君打开玉瓶的玉塞。瞬间,房间里溢满清纯的幽香。没有烈酒的浓郁刺鼻,幽香的沁着清冽的桃香,颜色翠绿,剔透如翠玉滴下的水头,浸入心肺,舒畅的如同喝了一口溢满桃花香味的春风,香不浓,酒不烈,闻之,未饮先醉。

    红锦恰时将帝都有名的三泉鸭的烤鸭买了回来:“小姐恐怕又要等上一阵子,那颂王爷是个难缠的主,曦公子一时半会儿是脱不开身子……”

    “颂王爷是这儿的主子。肖想玉曦已有三年,怕是再等不及了。”傲君捧着烤鸭坐到桌子前,取来两只杯盏,斟满了——独饮了一口,朝红锦压了压手,“来,坐下。”

    红锦也不推迟,坐下来同傲君一边吃着刚出炉的烤鸭一边饮着酒。

    一个时辰左右,玉曦还没有回来。傲君却因酒劲上头有些醉意,暖暖的阳光从窗子照在她身上,舒服的让她趴桌子阖眼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傲君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有一双眼睛在一直盯着她一样。

    这让她觉得极为不舒服,但也只以为是玉曦回来了,恼怒她喝了他的酒。

    她打了个酒嗝,缓缓的睁开睡眼惺松的眼睛,“玉曦,这次的酒后劲烈了些,我只喝了几口,便已觉酒劲上头……”

    “真的,只是几口?”一个戏笑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

    傲君心下一惊,这不是玉曦的声音。

    但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好像在哪里听过……

    蓦地睁开双眼,一双迷的细长勾魂,含着几分兴味的丹凤眼乍然撞入自己的眼眸。

    见傲君豁然睁开冰冷的双眼,眼中冷芒犀利如剑,倾刻间便将毫无戒备的懒猫状态,转换成斗战中凶猛的烈豹,慕长言有些讶异和惊奇,“小花豹,睡的可好?”

    傲君寒眸一冽,剧毒已然不知何时,翻于掌心,朝慕长言送去。

    慕长言虽未看见傲君何时将毒针翻于掌心,可却知傲君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在傲君朝他送来一掌,迅速侧身躲开。

    纵是如此,仍是感觉到上臂肩外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以及看到几抹冷冽的寒光,从眼前划过,“叮”的几声,没入他身侧的木门里。

    慕长言这才发现自己中了傲君的毒针,俊颜瞬间黑了下来,迅速封住自己的穴道,控制毒性蔓延。

    “少主。”嗖嗖两声,从暗处飞身出来两名影卫,一人急忙扶住慕长言的身子,一人怒杀之气萦绕于身,持刀愤怒的朝傲君袭去。

    傲君讨厌被人近距离的接触,尤其是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

    除了她信任的人,任何人,都很难近她的身十米。

    对慕长言发射针,是她保护自己的防备本能,并没有想要慕长言的命。

    她很清楚,慕长言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也并没有对自己有杀心。正准备抛解药给慕长言,警告他几句,打发他走。

    不料慕长言的影卫,杀气冲冲的持刀砍来,她连忙抓住被点了穴住的红锦快速闪身,并迅速的解开红锦的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