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寻情仙使

1082.第1077章 传说(大结局)

    “别介,”穆桐大主教闻言,忙不迭地一摆手,然后一指身边的真君,“这位是布瑞藤的杰森真君,受仙使相邀,前来了结前一阵的纠纷……他不识道路,我带他前来。”

    李永生闻言,眉头就是一皱,“我要布瑞藤来人,是要他们为此前的冒犯行为道歉,并且给出解决方案,谁说这是纠纷?”

    他先把对方的行为定义了,纠纷和冒犯,可不是一回事。

    杰森真君闻言,眉头就是一扬,见到现场有这么多的真君,他心里也在打鼓,但是眼前这种情况,其实是外交场合,他不能灭了自己的威风。

    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发话,“仙使大人,是我们有两名真人被无辜杀害,你们并没有损失。”

    “是吗?”李永生斜睥他一眼,“你认为他们是无辜的?”

    “屁的无辜,”因果殿掌令使冷哼一声,“阻止我中土修者追杀入侵者,死了活该!”

    “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杰森真君的火气也上来一点,“他们只是见不得真君屠戮普通人,这难道不是位面共识吗?”

    “这是我中土的地盘!”呼延书生闻言大怒,“我中土人在自家做什么,你们没权力说三道四!更别说我们是在追杀入侵的杀人凶手!”

    杰森真君看他一眼,强自镇定地发话,“上界仙使面前,你们如此喧闹,合适吗?”

    呼延书生顿时不吭声了——他不想被对方笑话没规矩。

    而且以多凌寡,不是好汉所为,哪怕仅仅是口舌之争。

    “既然知道仙使在前,你就收起那套无赖嘴脸吧,”三宫主淡淡地发话,“你敢冒犯仙使的话,我北极宫是要留客的。”

    杰森真君顿时闭口不言,在外交场合,他是可以胡搅蛮缠,以达到不落下风的目的,但是对方若是要扣上不敬仙使的帽子,他也承担不起这后果。

    须知玄青位面的规矩是,不敬上位者的话,上位者可以将人诛杀,并且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三宫主见他的气焰小了些,才又出声发话,“你们既然是特地前来,为何又要藏头藏脑?”

    两名外国真君顿时无语,好半天,穆桐大主教才干笑一声,“隐藏身形,过关卡的时候,总是要方便一点,而且……我们也没有想到,中土竟然有这么多的真君。”

    两人发现中土真君竟然有四十多个,真是吓得不轻——有没有搞错,这种阵容,都有资格横扫揶教了,真神教居然还敢撩拨中土,那真是找死啊。

    他们甚至想不明白,这样的阵容,怎么能接二连三地被真神教打得狼狈不堪?

    他们却不知道,上一次卫国战争的时候,真神教正好得了神光的庇护,短期内就拥有了三十多名真君。

    事实上,那时中土真君数量,几达七十人,也是新月国拍马难及的。

    不过中土实在太大了,大家要操心的事情也太多了,在战斗中,并没有形成数量上的绝对优势,甚至在局部战场,真神教的真君反倒能以多打少。

    而且真神教的神降术很霸道,又能给军士加持状态,所以中土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打得连连后退,好不容易才稳住阵脚。

    总之,这俩外国真君发现神鹿山里有四十多名真君,真的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也不敢直接找上门去,想着先打探一下消息。

    哪曾想,这仙使不愧是仙君级别的存在,竟然发现了他们,两人自然是难免尴尬。

    穆桐大主教倒也光棍,发现对方的实力超乎想象的强大,也不怕丢人,直接表示自己被震惊到了。

    只有真正的弱小之辈,才会装腔作势,揶教不如中土,但是敢承认差距,这本身也是一种底气——双方差得不会太远。

    三宫主见他自叹不如,倒也没了兴师问罪的兴致,于是大家侧头看向观风使。

    “废话少说,”李永生不想跟他们多说,“拿出上品灵石一千块,算布瑞藤的赔罪。”

    “凭什么?”杰森真君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顿时跳了起来,“这是敲诈!”

    “嗯?”李永生轻哼一声,眉头微微一皱,冷冷地看着对方,不怒而威。

    中土诸多真君,也是冷冷地看着对方,空气中充满了肃杀的味道

    因果殿殿主更是大声呵斥,“这般跟仙使说话,你是想死吗?”

    穆桐大主教忙不迭地拽一下杰森真君,“杰森,注意说话方式。”

    杰森也吓了一跳,直面几十名真君的怒视,那种压力,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

    他一拱手,忙不迭地道歉,“我有些冲动,冒犯仙使了,还请仙使恕罪……然而,仙使你这要求,也实在是有点离谱。”

    “我的要求已经很克制了,”李永生一抬手,大堆的灵石出现在空中,就那么虚虚地漂浮着,然后他斜睥对方一眼,“这是我摧毁了新月国之后,获得的灵石。”

    穆桐大主教和杰森真君顿时就被晃花了眼,竟然生出了抢夺的冲动——好大一笔财富。

    然后,两人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终于硬生生地克制住了那份不智。

    他俩反应了过来,新月国为何会变得那样死寂,合着灵根都被中土的观风使抽走了,并且凝练为了各色灵石。

    对两人而言,这种手段只存在于传说中,他们非常确定,哪怕在上界,做得到的人也没多少。

    一时间,他俩心里暗暗叫苦,此番中土的观风使,似乎是相当有来头。

    杰森真君心里,忍不住暗暗诅咒那多管闲事的商队——尼玛,你们好好做生意就是了,居然招惹这种人物,真是闲得蛋疼!

    他心里发虚,嘴上还得为自家辩解,“仙使大人好手段,实在令人大开眼界……不过,新月是中土的敌国,布瑞藤可不是,还望仙使明鉴!”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李永生淡淡地发话,“但是,你布瑞藤干涉我中土事务,稍加薄惩是必须的。”

    “一千块上品灵石,也算是薄惩?”杰森忍不住又叫了起来,“仙使大人,这不可能,那只是几个商人一时的冲动,你可以扣下他们,要求他们的家人支付赎金。”

    李永生冷笑一声,“呵呵,几个商人?是谁给他们的胆子,他们凭什么敢这么做?”

    “当然是……”杰森本来想说,当然是为了维护位面共识——在玄青位面,这是政治正确。

    可对方是上界来人,而且手段狠辣,他就不能使用这种理由来敷衍了。

    他犹豫一下,很光棍地点点头,“好吧,这是因为,有布瑞藤在为他们做后盾,我们愿意为他们的错误赔偿,但是,这个灵石的数量,非常不合理。”

    李永生微微摇头,“我不是在跟你商量,而是告知你……我对讨价还价没有任何兴趣。”

    尼玛……这也太霸道了吧?杰森的嘴角扯动一下,就算你是仙使,也不能这么欺负人不是?

    他忍不住冷哼一声,“我若是不肯答应呢?”

    李永生看他一眼,轻描淡写地回答,“你不答应,新月国的惨象,将在布瑞藤重现……我事先已经告知过你了,同样一句话,我不会说第三次的。”

    杰森简直要气疯了,“仙使大人,就因为几个商人的冒犯,你就要抹去我的祖国,上界容许你这么做吗?”

    李永生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上界容许不容许,那是我的事,你想的有点多了……”

    杰森终于败退了,他已经猜到,上界不会允许中土观风使这么做,但是对方显然有其他仗恃,并不害怕上界的追查。

    “好吧,”他叹口气,一摊双手,无奈地发话,“这件事我需要回国之后商量,不过我需要一个理由……为什么是这么多灵石?”

    李永生看他一眼,“卫国战争胜利之后,因为你们的干涉,中土并没有获得战争红利。”

    听到这个理由,连穆桐大主教都吓了一跳——你这是要翻旧账?

    “那是几大国共同协调的,不仅仅是布瑞藤,”杰森快速地回答,然后大有深意地看穆桐一眼,“事情已经过去了,难道不是吗?”

    说到这里,他的心神大定,你想翻旧账,面对的可就不仅仅是布瑞藤了。

    穆桐大主教心里想着事儿,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是啊,事情已经过去了,”李永生点点头,他也没兴趣翻旧账,中土没有得到战争红利,他是很不爽的,可还是那个理由——孩子的事情,做家长的不要随意插手。

    不吃亏,怎么学得会占便宜?

    杰森的嘴角才露出一丝笑意,就听到对方又说,“我不找你旧账,是我不愿意随便欺负人,可这一次,你布瑞藤又跳出来找事,我不收拾你,别人没准会以为,中土来了一个假的观风使。”

    “啊?”杰森真君愕然地张大了嘴巴,“这还不叫翻旧账?”

    “那名真君,朕说给你听!”年轻的天家站起身来。

    他大声发话,“仙使不翻旧账,是他仁慈,不是说他应该不翻旧账,这次你们不给仙使大人面子,仙使不高兴了,平灭了你布瑞藤,也是你们自找的……谁让你们不懂得珍惜?”

    杰森真君终于理顺了这个逻辑,真是有点哭笑不得,当然,他也承认,对方说的有些道理。

    于是他又看向伏尔加大区主教,“穆桐真君,当初咱们阻拦中土,可是出于人道主义……”

    “别扯什么当初!”穆桐大主教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现在的问题是,你们布瑞藤的人,不把仙使当回事,我也认为,你们应该受到严惩!”

    这不是他有意坑队友,实在是……伊万国好不容易撇清了干系,对方也无意追究几十年前的事,他又何必上杆子找不自在?

    “你!”杰森狠狠地瞪他一眼,“揶教的人,果然不值得信赖!”

    “布瑞藤也就这点出息了,”穆桐大主教冷笑一声,“你一家招惹了仙使还不够,想再拉一家作伴吗?”

    杰森被这话顶得哑口无言,仔细想一想,自己确实有拉人下水的嫌疑,而且很显然,伊万一旦被拉下水,中土观风使肯定也要翻旧账。

    可是正因为想明白了,他才觉得冤枉,“我布瑞藤人并不知道,中土出了观风使,不是有意冒犯。”

    李永生看他一眼,淡淡地发问,“有什么分别吗?我亮明身份了,这是重点……至于你们知情不知情,完全不重要。”

    这话很噎人,却是大实话,杰森一时间无言以对。

    而年轻的天家也再次出声,“不知情,还要庇护新月匪帮……你们如此仇恨中土吗?还是说,你们觉得中土软弱可欺?”

    这话问得太阴损了,明显是要借仙君之手,打压布瑞藤的气焰,小小年纪,不但有意气用事的时候,也会如此腹黑,李永生暗暗点头,这家伙只要不走错路,一代明君可期。

    杰森明显感受到了这话的恶意,一时间也不想再激怒中土仙使了,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这个……我得回国转告,只我一个人的话,无论如何也拿不出这么多灵石。”

    李永生不满地哼一声,“我早说了,让你们派大头目过来。”

    杰森不敢回答,心说压制中土是布瑞藤所有真君的意思,让我一个人扛雷,这怎么能行?

    李永生也无意跟他纠缠,一摆手,“将那真神教的神使押上来!”

    不多时,真神教的神使被压了过来。

    穆桐大主教和杰森真君交换一个眼神,他俩都是见多识广之人,略略感受一下就知道,此人身上果然带着浓浓的上界气息。

    神使还在大声地求饶,说自己是真神教主之子,愿意支付高额赎金,赎买自己的性命。

    李永生一抬手,封闭了神使的声音,然后看那杰森真君一眼,淡淡地发话,“此刻他想要赎买性命,却也是晚了。”

    杰森真君听说被捉的那位是上界真神教主之子,汗顿时就下来了,这名中土观风使,未免太强势了一点吧?

    所幸的是,此刻天上在下雨,有雨水的掩饰,没人注意到他都被吓出汗了。

    李永生也不看他,自顾自地发话,“原本我不想这么快对这厮动手,不过,既然你布瑞藤如此拎不清,那就让你见识一下上界仙使的手段。”

    他抬手掐一个法诀,向不远处的山头一指,“山起!”

    随着他这一声轻喝,众人就感到,脚下一阵晃动,然后一座巍峨的山峰拔地而起。

    真的是拔地而起,这山峰以每秒四五丈的惊人速度,向上空升去,没用多久,就达到了四五百丈高,然后停了下来。

    在西疆,有不少的大山,但是神鹿山上出现这么一座陡峭的山峰,足以让百里之外的人看到了。

    山峰真的很陡,尤其是面向众人的一面,就是一面光滑的峭壁,猿猴也不可能攀爬。

    杰森真君大声地倒吸一口凉气,“仙使好手段!”

    这手段当然不错,就算真君想以道术造山,想要造出这么一座山峰来,没有十来年的时间,也不可能建功。

    不过对于能抹杀一国的观风使来说,做到这一点就很轻松了。

    杰森真君也知道这个,但是……他不是想讨好对方吗?

    李永生也不理他,抬手向空中一指,轻喝一声,“雷来!”

    话音刚落,天空中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晃得人眼前一片雪白,紧跟着就是“喀喇喇”一声巨响,不远处一棵大树被劈掉一根碗口粗的枝杈。

    紧接着,一道道闪电此起彼伏地亮起,“轰隆隆”的雷声更是不绝于耳,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这是……哪位道友要渡劫啊?”公孙未明笑着发话,当然,他是开玩笑来的。

    杰森真君却是眼珠一转,这是要雷劈上界神使吗?

    他想错了,李永生的右手向前方一指,朗声发话,“真神邪教屡屡进犯中土,今日中土观风使诛邪教神使于此,以为后来者戒!”

    然后他的指尖,出现一团蓝色的小火球,轻飘飘地飞向那神使,“善泳者溺于水,玩火者必自焚……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一阵凄厉的惨呼传了出来,大约盏茶的功夫,那神使就被烧得连渣都不剩了。

    玄后见状,忍不住激动地出声发问,“仙君在上界,也是修火的吗?”

    “仙君?”杰森真君的嘴角抽动一下,脸色顿时黑得不能再黑了,“上界的真君?尼玛……劳资这次回去,要杀人!”

    李永生看玄后一眼,微微一摆手,“这个,我只是略略精熟一些火属性手段,其实我修雷更多一些……”

    他虽然只是精熟一些火系手段,但是以他仙君之尊,只要敢说精熟,手段绝对不会差了——起码要比朱雀强。

    玄后心里有点失望,微微点头之后,又看向空中的雷电,“这雷电……”

    这雷电也很不俗,但是身为精通雷法的仙君,搞出这雷电来,若只是为了当背景板,实在就有点……辜负大家的期待了。

    李永生一指那陡峭的山峰,“且看那里……”

    在“轰隆隆”的电闪雷鸣中,那峭壁上一道白光闪过,赫然出现了一些图像,仔细一看,就能分辨出,正是刚才李永生诛杀邪教神使的经过。

    一道人影矗立在那里,旁边是影影绰绰的观众,地上一团黑影,就是真神教的神使。

    甚至,大家在雷声中,能隐隐听到观风使的话,“……今日中土观风使诛邪教神使于此,以为后来者戒……”

    “这是……”朱尔寰揉一揉眼睛,“这么大的留影石?”

    “这是电磁术法,”李永生淡淡地解释,“以后每到雷雨天,这一幕便会在此处上演。”

    “电磁术法……”三宫主的嘴巴半张着,她也是精于雷法的,但是电磁术法,这还是她第一次听说。

    白虎庙的真君想得比较多,“果然是好东西,大涨我中土修者的志气,不过……会不会容易遭到破坏?”

    李永生看他一眼,微微摇头,“千年之内无碍……千年之后,就看你们如何维护了,若是千年之后,你们依旧没能力保护好的话,那这东西留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白虎庙真君闻言,重重地点点头,正色发话,“仙君的话,微言大义隐合天道,我们牢记在心,定然不会让仙君之作蒙羞。”

    “那样最好不过,”李永生一摆手,轻描淡写地发话,他原本是想将神使留给永馨处理的,也能增加一下她的影响力,不过布瑞藤目前有点不识相,他就拿来做个威慑。

    至于这个电磁警示记录,他是一定要留的,以为后来者戒,谁若是要对中土不利,先掂量一下,能不能承担得起激怒中土的代价。

    但是,中土修者如果不知道奋起,只想享受观风使余荫的话,这东西留得太久也没用。

    然后他看向杰森真君,“一千块上品灵石,我只给你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内见不到灵石,莫要怪我对布瑞藤不客气。”

    杰森真君早就被吓傻了,上界真神教主之子,竟然被活生生烧死了,而观风使使出的这个电磁术法,虽然不算太深奥,但是怎么看,都像是在向真神教主叫板。

    听到李永生说话,他才反应过来,忙不迭点头,“我现在就回去筹措。”

    话音刚落,杰森真君就失去了踪迹,此刻的他,连讨价还价的胆子都没有。

    虽然他很清楚,十天之内想凑齐一千块上品灵石,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是他绝对不会乞求中土仙使宽限些时日——他一点都不想被蓝色的火烧死……

    终于,在第九天头上,布瑞藤送来了一千块上品灵石,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脸色最糟糕的,并不是布瑞藤人,而是……揶教的穆桐大主教。

    后来大家才知道,布瑞藤为了凑齐这些灵石,借遍了几个强国,其中对伊万国,却是直接开口讨要,还威胁说,我们若是凑不齐灵石,临死之前肯定要拉伊万垫背。

    怎么垫背?再简单不过了,伊万国对中土,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小动作,布瑞藤人掌握了其中不少消息——就算没有太劲爆的消息,他们难道不会捏造吗?

    反正中土观风使,并不是个很讲理的家伙。

    伊万人不想受这种勒索,但是他们真的不敢赌,中土的那位,可是仙君来的,杀掉上界真神教主之子,竟然还敢留下影像,这种疯子,谁愿意招惹?

    如此一来,穆桐真君的脸色好得了才怪。

    尤其是,当他听到,李永生在三天之后,携带二郎庙朱尔寰等数人,破开位面空间,直接飞升而去,心中的怨恨更是不减反增——若是能坚持几天,灵石或许就不用出了。

    李永生破开位面空间后,大道之韵足足鸣响了九天九夜,整个中土都听得见,可见位面意志有多么欢喜——这丫终于是滚粗了。

    与此同时,神鹿山有云雾缭绕异香扑鼻,经年不散,山花都要比别处烂漫一点。

    穆桐真君把账记到了布瑞藤血修的头上,此后伊万国和布瑞藤的关系,出现了多次反复,甚至有两次差点直接开战。

    但是要说他对中土没有怨恨,那也是假的,然而,中土因为观风使的高调亮相,荆王和襄王先后率骨干“自裁”,各地烽火在两旬之内迅速熄灭,不少伪官自缚于顺天,乞求朝廷的原谅。

    年轻天子因为干脆的决断,获得了观风使的赞赏,位置空前牢固,朝中再无大的阻力。

    他又大开粮仓赈济天下,总算是反王们起兵时间不算太长,而卫国战争之后,朝廷大力休养生息,也积攒了不少粮食,竟然有惊无险地撑过了这段最艰难的时期。

    越明年,中土风调雨顺粮食丰产,成为了一段辉煌盛世的起点。

    更令伊万等国心惊胆战的是,李永生飞升之际,赵欣欣终于从海岱赶来,目送他离开。

    然后,不知道谁传出的,说九公主也是上界仙子转世,曾为仙君伴侣,仙君此次下界,就是为了帮助仙子觉醒宿慧。

    这传言很有点耸人听闻,但是经过大家分析,一致认定这传言应该是真实的,因为在此后,赵欣欣隐居雷谷,年轻的天家每年都要去雷谷一行。

    走了一个仙君,中土还留着一个仙子,伊万等国真的是欲哭无泪,连报复的心思都不敢有。

    十年之后,中土再无赵欣欣的消息,但是谁又敢冒着惹怒仙子的风险,来撩拨中土?

    事实上,到了这个时候,中土出现了两个雷谷,三湘郡的被称为大雷谷,神鹿山的是小雷谷,在传说中,这些都是仙君遗迹。

    尤其是神鹿山小雷谷,每逢雷雨天,巨大的峭壁上,都会出现仙君诛杀上界神使的影像,成为了中土国著名的一景,就连不少外国人来了中土,都要前来一睹真相。

    白虎庙和西疆四大家族当然不会任人旁观,这是中土的核心机密,据说还能助人悟道,外国人前来参观,必须得缴纳不菲的费用。

    别嫌贵,你还得有关系才能看,否则缴纳再多的费用都没用。

    除了这两处,博灵本修院也立起了李永生仙君的塑像,并且将其称之为“博本建院以来第一人”,当他们听说,朝阳大修堂也要修建塑像的时候,直接将官司打到了教化部。

    博本院的两名院长,在教化部本部,差点就上演一出全武行。

    最后还是身在大雷谷的赵欣欣发话,说李永生下界以后,生长在博灵,还在博灵教化房有公差,此事才算有了一个定论。

    成为死寂之地的新月国,最终还是被中土划进了自家的疆土内,并且花费大力气在此地驻扎边军,而跟他们接壤的国家,则变成了真神教旧教徒为主的西普国。

    很长一段时间内,两国之间都能保持友好往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