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第509章 围攻之死(2)

    如今的钱荆轲在钱家的府邸之内,拥有了一处光鲜的院子,旁边有着独家一座锻造洞府,内在一切都是按照一位高级大师的标准而定。

    可谓家中的资源想要什么拿什么,只要她愿意锻造,族内绝对不会缺少给她的材料。

    钱荆轲看着手中的镯子,眼泪如下雨般落下,几滴落在黑金镯子上,溅起点点泪花,而她却呆坐着一动不动。

    “含烟姐姐,若你活着,荆轲往后定要跟随你一辈子,不……只要大小姐活着,往后荆轲就是你的奴婢,一切听从你的差遣。”

    钱荆轲伤心,大小姐不能就这样死了,她要给她报仇,哪怕是与自己的父亲作对,也在所不惜!

    不过一天的时间,钱家族内分化,从最开始的统一,慢慢的开始变成两批人,一批以钱家主为首,而另一方则以钱荆轲为首,族内族外很快便开启了各种明争暗斗的模式。

    至于帝都中其他的世家,大家都在看好戏,唯恐天下无乱,他们才有机可乘。

    大多数的人都以为死的不过是个细作,然而只有少数人才知道,那的确是水家的大小姐,然而水钱两家当天闹腾的厉害,最后却也不了了之。

    财阀世家金大小姐所住的园子,相比金府其他的小姐要大的多。

    她一处园子内就有好几处院子,其中一处院子安静的吓人,满屋子的纱幔被微风吹起,轻轻的翻飞,如梦似幻。

    床榻上躺着一个绝美的女子,衣襟上几乎全部被鲜血染红,白皙的肌肤上,每隔一节便出现一条刺目惊心的伤口,而且全身几乎无一处完好,非常吓人。

    尽管如此,她的胸口任然彼伏,说明她任然活着。

    “天啦……伤的这般重,要不我还是去找个医者看看吧。”

    金月香冲到水含烟躺着的床前,双腿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用丝巾拭擦身体上已经结巴的鲜血。

    还是头一次瞧见这般恐怖的伤势,满身的伤,几乎全身毁容,就连那张绝世容颜上,也多了一条细长的伤口,即使如此也不失漂亮。

    手微微的颤抖,轻轻的用带着水的丝巾拭擦,旁边同样跪着一个姑娘,她眼睛红红的,不住的帮金月香清晰丝巾,更换丝巾。

    很难想象,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小女孩,用一块黑色的布将受伤的水含烟裹着,背在小肩膀上,抗到了这里。

    小女孩很漂亮,小脸蛋更是精致优雅,一双漂亮的眼睛,微微向上翘,雪白的肌肤像是一块洁白无瑕的玉,乃是个不择不扣的女童,且还是个好看的小姑娘。

    “呜呜呜……冰山绝对不会有事的,月香你别拦着我,我要去给她报仇!”

    雪儿给金月香递了一条干净的丝巾,转身就要离开,却被金月香一把抓住,急切的说道:“就凭借你现在这幅不过八九岁孩童的模样,如何去对付剑圣与圣魔导师?虽然他们或许不是真正的剑圣圣魔导师,可即便是伪的,雪儿你也打不过他们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