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第317章 接招(4)

    黑冥一想,还真就那么回事,只要不危机性命他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他不会告诉女主人,其实他来这里守着是为了防狼的,那只狡猾的狼,会乘着云天不注意的时候,将女主人拐走的。

    黑冥嘴角抖了抖,雪儿的尾巴扫过他的脸,微微一笑,告诉水凌寒与金月香随意,他则直接抱着雪儿出了阁楼,就让他们两人去商量好了,反正比试这样的事情不太适合他堂堂幻兽大人。

    黑冥的离开,让金月香与水凌寒有些尴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似乎有些不妥。

    水凌寒双手搓了搓,继续刚才的话题:“月香,事已至此不如我们就选择相信含烟吧,相信以她的能力,应该不会让日月门丢脸的。”

    金月香点点头:“听凌寒哥的。”

    “那……还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了。”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很近,就在隔壁,你休息吧我走了。”金月香说着起身匆匆忙忙的离开,几乎到最后是用跑的,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滚烫,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慌张个什么。

    她冲进小屋,关上房门,背靠着门板,伸手摸着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一颗心跳已经摸不到南北,足足站了一刻钟才渐渐恢复平静。

    钱荆轲给水含烟做了宵夜,刚端着吃食过去,就看见一个体型较大的胖子忽然从外面冲了进来,并且一路不停奔到自己的屋子,关上房门大口大口的喘气,跟见了鬼似得。

    她莫名其妙的放下已经收拾了的碗筷,上前去敲门。

    “月香姐,你怎么啦?脸那么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她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人听清,特别还是隔壁院子。

    金月香听后,二话不说打开门,一把将钱荆轲托到屋内,用手捂住她的嘴,做了个安静的动作,没听见隔壁有任何动静后,才小声的说道:“荆轲你那么大声干嘛?”

    钱荆轲眨眨眼睛,有哪里说错吗,月香姐的脸的确很红,不会真的出什么乱子吧!

    她抬手摸了摸金月香的额头,没发烧呀,脸怎么这么烫?

    “月香姐你应该不会真生病吧?”

    钱荆轲瞪大了眼睛,一般来说,斗气和法师通常是不可能出现什么生病的状况,可月香姐额头发烫,整个圆脸也红的不成样子,难不成是发烧了?

    金月香咬着唇瓣,一个暴栗丢在她的脑袋上,鬼才生病了呢。

    “别乱说了,我身体好的很哪会生病啊,倒是含烟,送去的东西她吃了吗?”

    钱荆轲点点头,指了指门外的空碗,只当是金月香要她小声点是害怕吵到了水含烟而已。

    而阁楼上的水含烟,这一捣鼓又是大半个夜过去了,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她才稍稍睡了一个时辰,之后便起床锻炼去了。

    古一雪摇着尾巴从黑冥的院子回到冰山的阁楼,她研究的那间屋子内,有一个角落整个地方都放置着不下几十种,不同颜色的药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