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第269章 打脸第一式(7)

    钱荆轲双手撑起受伤的身子,她不知道水含烟究竟给她吃了什么样的药剂,但是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身子在这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内,有了很大的改善。

    原本已经凹下去的胸骨渐渐的鼓了起来,那重重的中段初级斗气师两拳,将她阻隔的防御盾打破,打在身上,已经是多处骨折,五脏受损,想要好起来,别说躺个两三个月,就是躺个一年半载,伤势也不一定会复原。

    其中更有可能折了灵根,从此不能运用斗气成为废物。

    可是,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一瓶不大的蓝色药剂而有所改变,同时,喝下去后就能感觉到特有的冰冷,如灵液一样带着无穷的生机流入了口中,慢慢侵蚀着整个身体。

    不过才半个时辰,她便就能慢慢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可见药效之好。

    钱荆轲手里还是握着那柄匕首,仔细细看匕首的手把处隐藏着一个别致的图案。

    别人不认识,但是水含烟却认识,她本就是出身帝都大世家,很早之前就见过此图案,回想起来,也在钱思思的衣角上见过。

    那是代表钱家子嗣身份的图案,通常只有钱家嫡系子嗣才会佩戴图纹在身上,至此,水含烟便明白钱思思并不算是钱家独有的小姐。

    看来事情还是有隐情的!

    “你们走吧,回去告诉你们狂狼的老大,这个药院子我是不会妥协,我们日月门更加不会将宜山让与狂狼,让你们胡作非为!”

    钱荆轲壮大了胆子,手里拿着的匕首姿势,不在像从前那样战战磕磕,颤抖不已,而是紧紧的握着。

    “我们并不想与你们争夺地盘,我们只想安安稳稳的在学府中生存下去,若是你们不服,我会第一个出来迎战的,哪怕再一次受伤或是死一次!请你们记住我说的话……走吧……”

    四个人哭丧着脸,一听能离开,立刻嬉皮笑脸的又是抱拳,又是连滚带爬,再确定水含烟已经收起板砖才离开。

    他们此时恨不得自己多几只脚,只要早点离开,不看见那疯女人就好。

    几个人不过片刻,很快就消失在水含烟与钱荆轲的面前,然而放走几人的主角,此时却看着他们逃跑的方向,一阵傻笑。

    而后在注意到水含烟已经转身离开时,她才一瘸一拐的跟了上去。

    四个人离开后,立刻下山,寻到了自己派系的人,拜托人把他们扛回宿舍的,而且狂狼中很快就知道了他们被打的消息。

    狂狼本就是以男子为首,并且都是好战分子,第一时间听见这个消息,很快就有狂狼中内部组织者前去询问缘由。

    四人被他们安排在了同一个宿舍,此时几人躺在床上,狂狼内部中的中层干部,为了能很快的了解情况,刻意去药剂班寻来药剂师,给四人配置复原的药剂。

    当然了,药剂的积分还是要由四人自己出,总不能他们私人给吧?

    “你们四个,将在宜山中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一字不漏的,并且要连打你们人的样子说来,简直反天了!区区一个新生,我狂狼的人也敢打,怕是不想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