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第268章 打脸第一式(6)

    四个年轻的男子叠罗汉一样,被当做死狗般被随意丢到了钱荆轲的面前。

    她看过几人的样子,已经完全看不清早前所见的样子,特别是那被几人叫做大哥的男子,几乎被打的鼻青脸肿,脸蛋儿上还有一道很深的板砖印记。

    不得不让人佩服的是,水含烟究竟是怎样才将板砖印记完好的印在他脸上的呢?

    钱荆轲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嘴角上的血渍才干了一会儿,此时还未被清洗,甚至能清晰的看见血渍中的殷红。

    娇小的脸上泪水早就布满了全面,衣袖更是因拭擦泪水而湿了一大片,她看着四个猪头的身后,站着依旧冰冷的水含烟,激动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谢……谢谢……”钱荆轲抬手抹去泪水,即便是受伤,却也还是停留在此地不愿意离开,为的就是能看见有这么一天。

    然而,她赌赢了,她并没有想到水含烟真的就是那么的彪悍,几乎整个虐打四人的画面,都是在毁三观中度过。

    从第一次看见水含烟起,她早有感觉不凡,虽说娇小可人年岁不高,却拥有一双冰冷的眼睛,那双眼睛独具慧眼,有一种天生高高在上的神态,极度与她的样子不服合。

    哪怕是学府中所谓的天才少年,或是妖孽学女,都不成有她那般年少老成,稳重得体。

    她咧了咧嘴,露出一个别样的笑容,因为受伤缘故,笑容看起来有些不那么自然,但今天却是她来到学府两年多,最让人称心的日子。

    “道歉吧!”

    水含烟白皙的手指拿起板砖‘啪啪’就是几下,力道用的刚刚好,简单暴力,并且板砖不坏,却又能将他们打的血肿。

    冰冷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几人一听见此话吓的哆嗦起来,连连趴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头,尽量不要让脸受伤。

    “我我错了,求求姑奶奶饶了小的吧!”

    “饶了我们吧……这都是狂狼非要如此的!”

    “没错,姑奶奶……阿姨……大娘喂……都是狂狼他们吩咐的,不能怪我们呀!而且狂狼中的三当家据说是指名点姓的要让我们来这里巡逻,顺道将园子中干活的黑妹给收拾了。”

    “我们无奈,我们被逼,我们也不想啊……求姑奶奶放一马吧!”

    四人争先恐后的求饶,来到学府中已经好些个年头了,他们还从未被人莫名其妙的打的连爹娘都不认识了,整个脑袋被那不知道什么鬼的烂板砖,敲成了释迦摩尼,满头的包,而且每个包都疼痛不已。

    就像那下手的人,每一个位置血管都找的恰到好处,每每打在的地方都是血管岔路口,一敲一个包包,痛的让人咬牙哆嗦。

    面对四人的求饶,水含烟只是挑眉,而且还刻意抬头看了眼钱荆轲,似乎在问她需要一并解决了吗的意思。

    就在刚才她听见这声谢谢,即便是在冷的人心也会为之所动,而她心里似乎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那种半道上给予了帮助的感觉,一瞬间在心底落下很深很深的情绪。

    不仅是她,就连钱荆轲也有一份别样的心情,不过更多的却是尊敬与崇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