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第117章 幻毒药剂(1)

    楼伊人捂嘴浅笑,根本就没将水含烟放在眼里,“思思妹妹有所不知,我们眼前这位水小姐的背景可有些来头,你可听说过云霄剑圣?”

    云霄剑圣在帝都的威名非常响亮,只需要稍微一提,很多中年一辈,也就是钱思思父亲辈分的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便是当做故事给小辈讲也是十有的事情。

    “云霄剑圣!噢……咦,我从前只听过云霄剑圣的威名,还是第一次知晓原来剑圣的姓氏是姓水的,莫不是跟帝都炼金世家水家有些渊源?”

    钱思思年龄不过十一二岁,云霄剑圣威名响遍古国五湖四海,不知道他姓氏的并不奇怪,更何况他离开之时还是在好些年前,就连水含烟本人对自己的父亲都没什么记忆,何况现在的水家根本就不愿意提起水云霄,她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

    楼伊人点点头,“是的,云霄剑圣就是姓水,并且还是我们眼前这位水大小姐的亲身父亲,可惜……剑圣威名响便整个东方古国,就连其他国度也有人知晓他的圣名,可同时也有很多人知道,剑圣也生下了一个废物女儿!”

    “废物?!哈哈哈……”钱思思顿时笑的前俯后仰,“我…我还以为又是一个天才少女降临,没想到却是个废物!真是一辈人才一辈蠢,还真好笑!”

    “思思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云霄剑圣还在时,曾近将水小姐许配给了金家的公子金景辰,可是就是在一个月前,我有信亲眼目睹了景辰将水小姐给休了!”

    楼伊人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面上挂着笑容,眼睛只是淡淡的瞄了一眼水含烟,却不想,水含烟竟然无视她两的说话,拿着手里一瓶药剂,不断的摇晃着,像是在做炼金试验。

    她居然还会炼金?

    楼伊人心中一震,难怪夜公子第一次遇见她就说要娶她,看来肯定是她在自己身上用了什么迷惑人心的麝香,不然就是给夜公子服食了迷幻药剂!

    掌中捏着丝巾狠狠的揉成了一团,该死的水含烟,土包子,心计这般深,可恶!

    “景辰哥哥将她休了?”钱思思一张小脸有些惊讶,随之忽然皱眉,有些不满的继续说道:“已经被人抛弃了,怎么还这般不知廉耻缠上了夜公子哥哥呢?”

    人活一张脸树要一层皮,眼前这女人还真是没脸没皮,被其他男人抛弃不到一个月,又缠上其他男人,还是自己心心向往的男子,简直就是个狐狸精!

    “何止被休了,就连身子也是不干不净的了!”

    “啊!!”钱思思嘴巴张的老大,她听到了什么,失身了!!

    楼伊人点点头,抬手按了按让钱思思淡定些,“此事千正万确,我可是听她的妹妹水夜柳说给景辰听的,试问,她们同在一个屋檐下,从小一起长大,景辰生在帝都,自然不会知道此事,可作为妹妹,怎会不知道自己姐姐的丑事呢?”

    “啪……”一瓶药剂掉落下来,将营帐外一米来宽的小草烧了起来。

    水含烟模样有些惊讶抿着唇,目光落在地上已经燃烧成圈的小草,而后皱眉不语,带着白手套的双手搓了搓,抬头用那一双怨恨的目光盯着楼伊人片刻,又落在钱思思的身上,四目对望,钱思思用手靠了靠身边的楼伊人,两人四眼,都看向了水含烟那双如墨般的眼睛。

    忽然,水含烟眼中一丝光泽闪过,但又很快消失在眼角,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楼姐姐,别人话只是听说而已,你又没亲眼所见,还是不要议论为好,不然别人听了,万一在背后也给其他人说你失了身,那可是不得了了!”

    两人虽然说着,可水含烟的动作明显是在告诉她们,她们猜对了,若是没有此事,那水含烟神情慌张什么,明明是在试验炼制药剂,难不成真的是手一滑掉落了?怎么可能!

    水含烟看过两人之后,转身撩开布帘,进了帐篷。

    古一雪站在桌上,四肢站立,背部拱起,全身的白毛就像是炸了毛一样,那双圆圆的眼睛,露出凶光,用契约的方式,对着门外大吼。

    “该死的女人,要不是冰山不让我暴露,不然一定出去撕了你们俩那张臭嘴!胡说八道!我家主人冰清玉洁,才没有随便的失身呢……”

    水含烟见此,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安慰,取下白手套,伸手抱着雪儿,一下一下的顺着它雪白的毛发,虽然对方是宠物,可这份信任与维护是最难的的,不愧她平时待它不薄。

    “这药剂就叫幻毒药剂吧!”

    “幻毒药剂是什么药剂?”雪儿没有消气,可它也很好奇,按照水含烟有仇必报的性格,不可能就这样放过两人吧?

    水夜柳是亲人还会给机会,外人可没见她给过谁机会!

    水含烟冷冰的目子中带着一丝笑意,就连嘴角也经不起翘了起来,那笑容诡异,雪儿见后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立刻把报仇、撕碎、画花脸什么的忘到九霄云外了。

    营帐外,楼伊人和钱思思的一唱一和,继续聊着刚才的话题,可此地的营帐一共有三个,除了水含烟还有云天与夜无魂两人。

    他们二人实力强大,五官更加的灵敏,若说两人的灵级都在剑圣级别的话,那么感知范围一定会在千米之外,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中。

    夜无魂白天都几乎都在休息,夜晚才会出来吃东西或是修行,楼伊人与钱思思的对话声音大不说,还是那么红果果的让人气愤,本来他是想出去将二人轰走的,可转眼一想,不如安静下来看烟儿如何处置,就好像看戏一样,一定会很精彩的,这样才有趣。

    可是在他听见两人说道‘失身’时,他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将手里的水杯捏成了粉末,可在听见药剂掉落的声音后,邪魅的他更是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任她性子再冰冷还不是一样会变,然而这算不算是一个完美的开始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