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炼金师(2)

    一路上,水含烟反复的回忆三叔是怎样炼金,虽然以前并没有开启灵根,但手法和步骤是可以参考的。

    不过炼金这东西,倒是跟做化学实验比较相像,同样是提取物质中的东西参合提炼,最终炼制成各种颜色的药剂。

    身为一名传奇的魔术师,什么东西都会在自己手上经过一次,开动脑子想尽办法将不可能变成可能,而这炼金也是一个道理。

    正当她穿过花园时,无意中看着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东张西望,眼皮一跳,原来是冤家路窄。

    看着水夜柳的衣衫以不再是早晨所见的鹅黄色,要是没记错的话,她身上的衣服,应该是她身边丫头的。

    水含烟抿了抿唇,是她小看了水夜柳的能耐,幸好雪儿早早发现了水夜柳的毒计,最终计谋都用在了自己身上,也亏得她与雪儿契约,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同时,她也没想到被地痞强暴了的水夜柳还能这般镇定的回来,只能说明她似乎不将这事放在眼里,也对,凭借开启了灵根,已经能使用魔法的人来说,实力比其他什么都重要。

    既然如此,那么下一次有机会时,就决不再心慈手软。

    水含烟停下脚步,利用一颗一人多高的小树遮掩,待到水夜柳离开后,她才进了三叔的院子。

    水云耀的性格较为安静,就像是应了那句话,‘让哥安静的做美男子’,他就是这样的人。

    三叔模样清秀,即便是三十多岁的年龄,实际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他性子孤僻,在水府之中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不会离开他的小院子。

    院子坐落在府邸北面,北面靠山,湿气重土质却不错,适合种植各种奇花异草,也恰好可以用来炼金。

    水含烟一路走来,越靠近三叔的院子,奇花异草的芳香和药味就越来越浓,本来五官就特别灵敏,一接触各种花草味,如同各种植物在鼻子前飘过,有种说不出又留恋的感觉。

    夜晚,星空下的花草格外安静,一条小道弯弯曲曲,却格外的明亮。

    那是一种开着白色的小花,名叫子明仙,别看它个子矮小,生命力却非常强,通常都被人种植在花园中,目的是用来照明,因为它的花蕊会散发着微弱的光,一朵花的光泽很小,一束却很亮。

    故此,水含烟断定这一路上的花儿都是三叔亲手种下,并且用来照亮院子内的小路。

    “三叔,您睡了吗?”

    “谁在外面?”

    水云耀的声音很沙哑,也许是许久没与人说话,所以嗓子一时间不适应。

    “烟儿……这么晚了,你找三叔何事?”

    房门被打开,三叔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袍子,个子不算高,头发披肩,没有一丝挽发的痕迹,却也没有凌乱感,只是顺其自然的披在身后。

    水含烟上前施礼,有求于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无论是为了谁,学到的东西都是自己求来的,所以礼数不能少。

    “三叔,侄女想从明日起跟三叔学炼金术。”

    水云耀一惊,自家的侄女是什么人他非常了解,今儿是不是又是头磕着碰撞到哪儿了?

    “烟儿……你可知学习炼金术最基础的东西?”

    水含烟点点头,“需要火木灵根。”

    “没错,需要火和木两种灵根,且不说双灵根的人非常少,即便是有也要看学习的天赋,你……确定自己能学?”水云霄面色凝重,看着侄女那张冰冷无任何表情回答的脸,他的心有一丝窃喜,想来水府炼金术,也许……后继有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