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死一次如何(1)

    玉娇娘扯着嗓子,怕别人听不见似的,叉腰继续吼道:“怎嘛,说不出话啦?哼……以前我还觉得邢月素还算知书达理,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出身,但是至少还算是懂些礼仪,没想到她生下的女儿这般不懂尊老爱幼,哦……也难怪,她都跟野男人跑了好些年头,有些人的确是有娘生没娘教,难怪会这样,咦……你说你会不会是个野……”

    ‘种’字还没说出口,水含烟瞳孔一缩,一双眼睛如墨一般深不见底,冷的让人哆嗦。

    玉娇娘原本大声的吼着,在看见那双眼睛渐渐改变,连同她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冰冷时,声音越来越小。

    “你你你……你什么态度,我是长辈,你总不能在府里对长辈动手吧,要是动手我就去找你爷爷,看是你厉害还是爹厉害!”

    玉娇娘有些怕了,这么多年来无论是明面儿上还是私下,打骂废物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虽然偶尔被老爷子知道后扣点月钱,但那也是不痛不痒,况且,废物从来都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就算揍她又如何,难不成她还有能力反抗?

    如今再看见水含烟时,却感觉变了个人似的,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双目子不再是暗淡无光,反而变得深邃。

    水含烟半眯着眼睛,刚才的话她听的很清楚,眼前这女人骂了她的娘亲!

    上辈子,这辈子,两世为人却也从未有人敢骂她的娘亲,无论现在她是不是邢丹素的女儿,现在至少名义上是的。

    “你死过吗?”任谁也没想到就这样一句冰冷的话,吓的娇姨娘脚下一抖。

    玉娇娘拢了拢衣袖,极力掩饰抖动的手,心中暗想道,什么叫死过吗,死了还能复活站在这里说话,问的是什么话?

    “水含烟,你……你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今天的废物,娇姨娘的腿不仅发软,舌头也跟着打结,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水含烟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一张冰冷的面容立即变得柔美,那双如墨般的眼睛点缀在精致的脸上如同星星般璀璨,薄唇轻启,声音如银铃般继续说道:“死一次如何?”

    玉娇娘闻言片刻间发愣,还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一道白色的身影快如闪电,仅仅一眨眼的功夫,人就已经到眼前,接着耳中传来一声闷响,胸口便一瞬间被撞击一阵剧痛。

    “噗——”

    只见娇姨娘整个身体向后横飞五六米,喉咙内一股甜腥‘噗——’一声,接近黑色的血渍从口鼻处喷了出来。

    站在边上的嫩芽捂着嘴,大小姐怎么可能会是娇姨娘的对手,不可能,绝对是自己看错了。

    水含烟嘴角一勾,再次上前准备在人未落地前再一次出手。

    忽然,一道蓝色的身影从内堂窜出来,将横飞的身子硬是接下。

    “咔——”

    清脆的断裂声响起,若是她没有听错的话,应该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站在周围的下人与丫鬟楞神,待到众人看清那道蓝色的身影时,才知道接下桥姨娘的是二爷水云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