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不一样的大小姐(1)

    收到老爷子的指示,大家纷纷离开,娇姨娘嘟着嘴,牙齿狠狠的咬了咬,心里不高兴面上却不能露出半点不满,于是,点头带着女儿水夜柳也离去,只是回想起刚才水含烟的那双看不透的眼睛真心有些不敢相信。

    娇姨娘与水夜柳并肩前行,穿过花园,回到自己的院子,将身边的丫头全部支开,之后两人才在屋内坐了下来。

    “娘,那废物居然还能回来!之前听见的消息难道有假?”

    娇姨娘摆摆手,水含烟去魔蛋店铺的消息是自己透露给裴家二公子裴辄的,就算不死也绝对会脱层皮,绝对没有完好无损回来的,难道说裴辄转了性子?

    “嘶,这个裴二公子竟然中途转了性子,从前可都是将人给打个半死,就算运气好不残废,也绝对不会放任得罪自己的人好好的活着,为什么那个小贱人会平安的自己回来呢?”

    在娇姨娘的心中,丈夫的哥哥水云霄才是向往的夫婿,哪怕为奴为婢待在他身边也是福气,可是当年水云霄娶了水含烟的娘亲邢月素,从此之后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无论小妾还是暖床的丫头,一个都没有!

    玉娇娘当年也是个数一数二的美人,为了时常能看见水云霄,更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赔上自己的婚事,嫁了他的弟弟水云青做小妾。

    本来,她每日还可以看见水云霄俊俏的样子,可偏偏邢月素不知道得罪什么人,被人给带走了,而水云霄为了她,千山万水的寻找,直到现在也未回来。

    如今水含烟长大成人,模样更是跟邢月素有七分相似,玉娇娘每每看见那张脸,恨不得她早些死了更好!

    “哼,小贱人的命就是硬,好不容易等到一次机会,谁知道还死不了,若有下次,我一定会亲手将她那张看着就心烦的脸给毁了!”

    娇姨娘听着女儿的话,笑嘻嘻的摇着手中的扇子,“女儿,有些人天生命硬,我们大大小小前前后后给她下了多少的绊子,你见过她哪次有死?”

    “哼……以前那是她运气好,可这次得罪的乃是裴二公子,按女儿的了解,裴二公子可不是光给人一顿鞭子就草草了事儿的主,况且,我昨儿听传话的人说,小贱人被裴二公子明明已经抽断气,怎么忽然又活过来了,真是走了****运,这样都不死!”

    水夜柳很了解对方是什么的人,裴家二公子裴辄,几乎是被整个裴家当成宝,她想着水含烟这次得罪之人,心里越发的舒畅,嫡女又如何,还不一样被她算计,只要她一死,水府中就只有一个小姐,那么水家之前定下的婚约,也理应由她去顶上。

    想到水含烟的未婚夫将会成为自己的夫婿,一张阴险的小脸,很快被一抹红晕所代替。

    “对了女儿,你有没有觉得今日的小贱人跟往常不一样了?”

    娇姨娘忽然想起来,总感觉今日见着的水含烟哪里有些不同,不对,应该说是除了样子以外,其他哪里都不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