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坞

173.第173章 保障

    深水潭前,斑老怪坐在一个巨魔族人的肩头上,问司颖:“田夫人,不知你如何对付这潭中的厉蛟?”

    司颖桀桀一笑,“这厉姣都不知道还活没活着,不过以防万一,我已经布下手段了,要不那些死去的人岂不是白死了?”

    “夫人是打算用毒制住它?”斑老怪才明白原来那些人的死是为了对付深潭里的厉蛟做的准备,不过这手段也太不人道点了。

    “哪有那么简单,你不知道这厉蛟有多狡猾,上一次就是被它诈死,害得我没有进得去里面,这次就不会让它活过这一劫了。”司颖说话的同时,手中多了一个大瓷瓶,递给旁边的一个黑衣人,“拿去,撒到潭水里面。”

    那名黑衣人小心翼翼的走到潭水边,将瓷瓶打开,然后从里面到处一堆药沫出来,药沫一进入潭水,潭水就开始冒起白包来,而且面积逐渐扩大,很快,整个潭水都开始翻腾起来,水温也在急剧上升。”

    “哈哈!夫人好手段,厉蛟喜欢寒性,若是把这潭水给弄热了,那厉姣想要不出来也难了,不过潭水极深,想要逼出厉姣也很难,既然它不愿出来,我们何必理会于它呢?”安卜在一旁说道。

    “哼!这只厉蛟当年阻止了我进入祭坛,所以今天它必须死!”司颖阴历的吼道。

    听到这话,安卜有些忌惮的看着她,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眦睚必报,竟然连一个妖兽也不放过。

    潭水沸腾的越来越凶,不一会,潭水一阵翻涌,一声清厉的龙吟声想起,从潭水底部钻上来一个庞然大物,长得就像一只巨蟒,身躯有七八丈长,不过腹部生有两只白爪,头上长出了一根很长的角。

    已经初具化形成龙的白蛟,而且连叫声都与龙有几分相似了。

    用灯笼一般大的眼睛看了一下潭水边,白蛟又一声吟叫,随着这声巨吼,一道冰冷的寒气从它的口中喷射了出来,直奔潭边的那个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急忙抽身后退,同时将一道符箓拍到自己的身上,一阵黄光在他的身上显现,同时一个黄色的护罩将他护在当中,那道寒冷的气息扑打在黄色护罩之上,直接就将黑衣人吹了起来,跌倒了人群前面。

    不过由于有护罩抵挡,黑衣人没受什么伤,连忙跃身而起。

    “哈哈,你把这个孽畜弄了出来,这里不能使用术法神通,还是让老夫帮你们一下子吧!”斑老怪在一旁看着那个黑衣人的狼狈相,哈哈笑着说道。

    “哼,不必了,对付它轻松的很。”司颖一声冷笑,然后从身上取出几道符箓,对着白姣厉声道:“孽畜,当年你害的我没有进入这祭坛之内,今天你就用命来偿还此恨吧!”说完将手中的数张符箓向着空中逐一抛洒出去。

    那白姣见到自己的吐息竟然没有将那个人类给伤到,正咆哮欲往前冲,忽然感到周边一阵束缚之力传来,紧接着在它的周边出现一个由无数红丝组成的大网,将它笼罩在内,怎么挣扎,也冲不出去。

    见到白姣在那张红丝网内怒吼挣扎,远处的孤祥等人不禁内心都一颤。

    “没想到,司颖已经是一个符阵师了,真是让人吃惊,怪不得她这次信心这么足,看来我们这次在后面只有捡剩的份了。”叶臻和孤祥对望了一眼摇摇头说道。

    “怪不得她这次没有找我们合作,原来她是早就有信心了,看来我们的优势现在全无了》”不单是叶臻会如此想,梅香熙也叹气说道。

    她和叶臻也是刚触及到符阵师的层次,本以为这次他们有一定的优势,然而看到司颖也踏入了这一步,原存的优胜心态一下子全无了。

    “符阵师很强吗?”陆凌在一旁偷偷问胡林。

    没等胡林解释什么,林东苍接口道:“强倒不是很强,符阵师的符阵只能和阵师的阵法一个等级,但是在符师中那确实不一般的存在,符师如果能够踏入符阵师的门槛,那前途可是无可估量的,而且在这里,不能使用术法神通,一个符阵师的作用可是起着决定性作用。”

    “哦,我不明白,为何这里不能使用术法神通,也不能使用法宝,却可以使用阵法符箓呢?”陆凌继续问道,其实这个问题,在他早见到林东苍使用符箓的时候,就埋在他心中好久了。

    “其实这个问题,很多人也琢磨了很久,才下了一个这样的结论。你该知道,修士修道都是逆天而行的事情,术法神通和法宝都是夺天之能,它的基础是建立在吸取天地元力和灵气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而这里有一股意志,他拒绝借用天地能量给修士,甚至惩罚在这里使用神通术法的修士,而阵法和符箓就不同了,阵法的基础是阵纹,符箓的基础是符文,而这两样东西都是起着沟通天地之效,沟通说白了就是一种祈求,祈求天地相助,而天地承认并愿意借用能源给它们使用,给他们行一定的方便之门,这就是符师和阵师与一般修士不同之处,也是符箓和阵道的特别之处。”

    “哦!”陆凌虽然没有研究过符箓,但是对阵道理解还是颇深的,林东苍这么一讲,他很快就明白了。

    “初云界符师本来就少,能达到符阵师水平的更是没有几个!”林东苍继续说道。

    “你们都错了!”在一旁一直没吭声的宷俞冷声开了口,“我这师妹真实水平绝对还没有达到符阵师的水平,符阵师要具有强大的意念力,她现在只不过借助‘顺心如意’才能布置出符阵来,她这样布置出来的符阵威力不是很强,也坚持不了多久,所以没什么让人惊讶之处。”

    然后又说了一句很让人比较信服的话,“如果她有那个能耐,我早就绕道走了,她也绝对不会错过任何杀我的机会。”

    孤祥收回了目光,他不单是一个阵师,同样是一个浸淫在符道上的符师,通过宷俞的一番话,也看出了一些端倪,虽然这些年他和宷俞交往匪浅,也知道宷俞在符道和用毒上都很精通,司颖和他同一门下共处那么多年,但是一直不明白他们之间的仇恨来自于何处。

    “我不明白,你们师兄妹为何这么大的仇怨?”孤祥望了他一眼说道。

    宷俞沉吟了一会,才缓缓开口说道:“孤老,其实这世上本就有很多无奈,最早的时候,我们师兄妹感情还是很好的,我们之间的恩仇有时候我实在难以启齿,不过这次我来的时候,似乎有预感,这次恐怕会凶多吉少,所以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女儿那里希望你能照顾一二。”

    “别说那么晦气的话,我老头子还不是九死一生过来的,人没有过不去的坎,就看你如何去对待了。”见到宷俞还没开始,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了,孤祥无奈的看看他,摇摇头。

    知道孤祥这是在安慰他,宷俞笑了笑,“我和师妹的怨恨其实是始于我道侣那里,师妹的夫君田慕玺是我道侣的师兄,此人学的是毒道,为了研究炼毒,他偷偷的残害了许多无辜生命,后来被逐出师门,因此记恨在心,后来不但害死了他师父,就是我道侣的父亲,而且还欲对我夫妻二人下手,本来司颖和我本想调和彼此关系,没想到后来司颖竟然也参与到其中,害死了我的道侣不说,还使我的女儿身重其毒,都怪我太相信司颖了,才至于此,我于是便和他们结下了此仇,但是田幕玺后面有靠山,我一个人势孤,最后我因此和总盟闹翻,并且伤了司颖和田幕玺二人,逃了出去,田幕玺要不是因为受了伤,也应该不会死在这里,所以司颖更加记恨于我了。”

    “你和司颖对比,哪方面较强?”

    “用毒他不如我,符道以前我俩差不多,现在她应该比我强一些。”

    “哦!”

    “她这个符阵维持不了多久了,不过那个白蛟应该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从它身上冒出的紫色水汽可以看出来,这个白蛟应该是中了司颖下的离魂涣血散,中了离魂涣血散之后,越是亢奋,灵魂消弱的越快,气血消散的也越多,看这情形,用不了半刻钟,这只白蛟就会精疲力竭,到时候只能任人宰割了。”

    “你是说她开始投到潭水中的药粉是离魂涣血散?”

    “不是,那是控温粉而已,炼制药剂或者炼丹用的一种升温药粉,能使水温自然上升,离魂涣血散不能直接投入到水中的,而且投入到水中也不能对白蛟造成影响,她应该是在那些死尸上放了离魂涣血散,在通过那些腐骨鳄吞食尸体后,带入水中,从腐骨鳄身上会渗出一种液体,那种液体混合了这种液体之后,产生的效果要强上数十倍,所以白蛟才会不知不觉被侵蚀,而它经过刚才一番折腾,激发了药效,才会至此,你们看,那白蛟已经完全无力挣扎了。”

    的确,那白蛟此时就像一只死尸一样,在司颖的符阵内一动不动。

    “白蛟就这么轻松的死了?陆凌不可置信的看着正在逐渐衰弱下的符阵里面,没有了丝毫气息的白蛟,疑惑的问道。

    “没那么容易的,这只白蛟可没那么轻易死掉,上一次我们就被它骗过一次了,结果它的反击使得司颖受了重伤。”叶臻开口说道,他指的上一次,就是他们几个人和司颖夫妻联手进入祭坛的那一次。

    此时,司颖等人的那一边,看到不再挣扎的白蛟,全都松了一口气,司颖知道自己的符阵或许下一刻就会失去效应了,而自己的意念也不足以再多支撑一会。

    司颖赶紧收了符阵,然后示意那几个黑衣人去将白蛟处理掉。

    “小心,它现在伪装诈死,趁它无力挣扎,先抽了它的蛟筋,然后再一点一点把它的皮给我剥了。”司颖叮嘱道。

    “哈哈,这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斑老怪也很吃惊司颖已经能够操控符阵了。以前这女人可从来没显示出这方面的能力,没想到这毒妇隐藏的很深啊!

    “那好,就麻烦斑老了,不过要快点处理。”司颖盘膝做了下来,她倒是乐意省了此事,展露了一下实力给对方,就是要他清楚,自己这一方在这次是起着主要作用的,要让斑老怪清楚明白。

    斑老怪讪讪一笑,低头对着身旁的一个巨魔族人说了几句,那个巨魔族人扭头对自己带来的几个人示意动手,立刻有几个巨魔族人大步上前,从白蛟的七寸处着手,生生将白蛟的蛟筋给抽了出来,白蛟见佯死不成,立刻开始挣扎,然而蛟筋被抽出来了,想挣扎也是徒劳,很快连蛟皮也被剥了下来。

    处理了白蛟,司颖那里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对着田恒说了一声:“恒儿,去把洞口打开,我们进去!”同时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叶臻等人。

    叶臻那里满打满算才十几个人,和自己这些人相比,实力不是差着一丁点,想要挣也没拿本钱,她施展符阵对付白蛟,不但证明实力给斑老怪看,也同时警告一下他们,别暗中打什么主意。

    “哼!”叶臻轻哼了一声,仰起头不再看向那边,梅香熙则是恨恨的盯着司颖,‘顺心如意’本是白琦的法宝,白琦被她们所害,“顺心如意”现在被司颖母子据为己有,想到这里她都有股要上去抢回来并替白琦报仇的冲动。

    “师父,他们得意不了多久的。”花计计在一旁拉着梅香熙的衣襟,她可怕自己的师父头脑发热。

    花计计是梅香熙的弟子,尽得梅香熙真传,虽然还没有踏入符阵师这一步,但对此也相当了解,如果这符阵对比陆凌的移动阵法来讲,根本不够看的,所以她心里有底。

    其实梅香熙和叶臻二人都是很久以前就进入符阵师的境界了,可惜符文失传的太多,他们就一直止步于此,不能更迈入更高的层次了,而且所能布置的符阵也是威力有限。

    花计计在梅香熙耳根低低说了几句,梅香熙身体一震,惊声问道:“你说这是真的?”

    花计计点点头,偷偷瞄了陆凌一眼,梅香熙也看向陆凌,眼中掩盖不住吃惊的神色。

    “他们要进入通道了!”没人注意到梅香熙这里的神情变化,钟四此刻反倒收敛了暴躁之意,平静的看着前方说道,他此时也没了多大的挣念。

    果然,田恒那里拿着一块玉盘,玉盘上紫光闪烁,只见他用手轻轻一点玉盘,玉盘上的紫光直接打向石壁之上,石壁突然冒出一股青烟,紧接着就像裂开了一样,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口子,这口子越裂越大,最后形成了一个很大的不规则形状的洞口出来,田恒立即收了玉盘,司颖向着身边的人喝了一声,“进!”身边的人立刻纷纷进入了这个洞口。

    陆凌这边所有人把目光看向孤祥,等候他的意思。

    孤祥迟疑了一下,刚想开口,梅香熙却突然开口说话了,“等等!”

    众人把目光转向梅香熙,不知道她此刻要说什么。

    梅香熙则把目光盯着陆凌,开口问道:“你叫陆凌是吧!”

    陆凌一愣,心道:刚才不是彼此介绍过了吗?

    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老身听说小友会布置移动阵法,这是不是真的?”就要进入祭坛了,所以梅香熙一定要确认清楚此事,这事关以后的每一步行动,所以一定要搞明白才是。

    “移动阵法?”孤祥和钟四两人神情同时一遍,有点不确信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是的,晚辈侥幸学过!”陆凌点头承认道,他已经在花计计等人面前展示过移动阵法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什么?”钟四和孤祥吃惊的长大了嘴巴,而梅香熙则不紧不慢的再次问道:“陆小友能否在此为我等施展一下此技,让老身等开开眼界?”虽然听花计计说了,陆凌又亲口承认,但是阵法类型威力多种,如果只是一个鸡肋的阵法,也不一定能解决问题,所以,必须亲眼看到阵法的威力,才可以确定。

    除了胡林等几个看过陆凌施展过的此阵法的人,就只有钟四、叶臻、孤祥和梅香熙没看到过了,梅香熙此时没在以看待晚辈去看陆凌,而是一口一个小友想请,显然是放低了姿态。

    孤祥等人吃惊的同时也很期待的看着陆凌。

    布置个移动阵法也没什么,说实在的这里也没有陆凌讨厌的外人,所以陆凌也不扭捏,此时四外也没什么人了,司颖他们那批人已经进入到了石壁之内,所以陆凌找了一个空地,随便布置了一个移动防御阵法,又试验给几个人在这方圆里走来走去了一好一会。

    钟四等人又同时进入到阵法之内进行亲身体验,知道确认了阵法的威力之后,几个人全部用异样的眼光看向陆凌。

    钟四和孤祥两人都是阵道的行家,这阵法威力如何,他们自然清楚不过了,虽然亲眼看着陆凌从布置到演示,可是二人尽然不能在短时间内来看懂什么。

    两人可是一直都争抢着要收陆凌为徒来着,这会老脸全部红了,在一旁尴尬的无法言语。

    梅香熙看了一眼他们二人,她不是阵道师所以阵法如何还要他们二人确认,所以问道:“这阵法如何?”

    她不问两个人都已经没话可说了,这一问,两个人更是抬不起头来了。

    “你们倒是说啊?”梅香熙怒道。

    钟四干脆把脸转过去,正好对上了胡林,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道:你家伙还骗我保证如何如何让这小家伙拜我为师,就这样,我好意思收这徒弟吗?胡林可不管什么,冲他一笑。

    还是孤祥比较看得开,虽然他低估了陆凌在阵道上的实力,但是都是活了上千年的人了,什么荣辱也看的比较淡了,所以开口道:“陆小友的阵法,我想将是我们在进入祭坛中最大的保障,也是老夫生平所见,最为奇妙的阵法,实在让老夫惭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