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仙坞

121.第121章 弑主

    当确定了陆迁的确是曾经的蛮神之后,陆凌对桑骨说道:“你让你们蛮族之人起来,这样很是让人不舒服。”

    陆凌年纪轻轻的,老是动不动就被人跪倒一大片参拜,的确很不适应。

    “小友还没说要如何责罚与我们,老夫怎敢起身。”桑骨坚持道。

    “算了,你们也是为了我家先祖的遗骨,我没什么要责罚你们的,你们要讨责罚,就问我师伯去要吧!”陆凌说话的同时,有望向倪正晨,想让他处理这件事情。

    陆凌这么一说,桑骨立刻把目光看向倪正晨道:“请倪道友遵从小友之意,桑某族人甘愿受罚。”

    倪正晨看着跪倒的一大片蛮族,想了一想,无奈的说道:“桑道友,你们蛮族这次对我人族并没有太过造成杀伤,现在有和我师侄有此渊源,我也没什么要处罚于你们的。

    只不过需要你们在此立下誓言,从此不再进犯我人族,就可以了,当然我们人族也不会去犯你蛮族,你意如何?”

    “谢倪道友如此宽宏大量,我蛮族其实也只为想请回蛮神遗骨,现在蛮神后人在此,我蛮族再有此举已是多余,那么老夫代表蛮族在此立誓,从此永远不进犯人族半寸之地,而且愿意和人族结为永久之好,我蛮族若有违此誓言,当受天地之愤,人神共怒之,我蛮族将来也不得善终。”

    誓言立下,天地间突然出现一种轰鸣之声,紧接着一道彩雷划破长空,响彻天地,这道彩雷的出现,仿佛就是为了见证此誓言的。

    桑骨后面的蛮族之修也同声按照桑骨之言念诵起来,声音响彻天地。

    “好了桑道友,誓约已成,就请你们起身吧。”倪正晨心总算放下了,魔族退去,蛮族和解,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堪忧了。

    等到桑骨和后面的蛮族之修全部起了身,陆凌才向着桑骨问道:“桑前辈怎么知道我是你们的蛮神后人呢?”

    “呵呵。“桑骨笑了一声,然后说道:“其实最初听说你才曾经渡过荒古十劫的时候,我就怀疑过你是不是和蛮神有什么渊源来着。

    不过当时因为你修为太低,我也没太在意。

    我族有蛮神曾经留下的关于荒古十劫的记录,这是蛮神自己当年渡劫之后记录下来的,不过蛮神渡劫的那时候修为已经是化神境了,而你是在渡筑基劫时候,相差甚远。

    几年了,我都把你渡过荒古十劫的事情快忘记了。

    不过听说你一斧子杀了魔族几百人,吓退魔族之后,我就又开始怀疑你了。

    这要和你用的斧子和我蛮族修炼的拳法和腿法有关系,因为我们所修的都是蛮神教我们的,而且蛮神当年也说过,他的这些招式和斧招同出一辙,不过只有使用蛮神斧的时候,威力才是最大的。

    所以我才提出来要和你一战,想让你使用斧子,来验证一下,你是否会蛮神斧那几式。

    老夫虽然没有见过蛮神斧,但是从你使用的斧招,就可以判断出这把斧子就是蛮神斧了。

    另外我刚才用过的鼓也是当年蛮神留下来的,我们同样称它做蛮神鼓,这个鼓和斧子本是蛮神最为强大的两件法宝。

    这个蛮神鼓具有灵性,在我使用蛮神鼓和你对战的时候,可以感受到蛮神鼓很不愿意和你对敌,若不然,我也不会轻易受伤,要知道蛮神鼓的威力不比蛮神斧差到哪里去。

    再说,蛮神斧也只有蛮神后人才能御使它,而蛮神鼓是蛮神当年破除了上面的血禁,才能被我蛮族人使用。”

    桑骨一席话,道出了他认出陆凌是他们蛮族蛮神的原因。

    陆凌听了心中不禁慨叹,当年的先祖陆迁到底有多强,斩了巫神,创建了巫神墓,还成了蛮族的蛮神,传授吗,蛮族修炼之术。

    即使这样一个强者,也丧命在了暄月大陆,那么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才会让那么多的强者陨落呢?

    此时他想起了渡劫到最后做的那个梦,那是一场诸神大战吧,会不会就是在那时候陨落的呢。

    “倪道友,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为何不能让我们请回蛮神遗骨的原因呢?”和陆凌说完了,桑骨又向倪正晨问道。

    “唉!”未说话,倪正晨先叹了一口气,然后看了一看桑骨身后的蛮修。

    桑骨立刻明白了,随即让身后所有人退开到几百米以外等候。

    待到那些蛮修退开,只剩下桑骨一个,倪正晨才开口说道:“你们不知道,我们人族万年以来,一直试图打开的十神址,其实是个封印着魔物和魔头的凶地啊!

    如果我们贸然打开封印的话,将对暄月大陆来讲,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可笑我们一无所知。”

    “啊?”不单桑骨,不少人听到之后都愣住了,不过在这里的都是道院占据重要地位的人,似乎还有几个知道了这件事,其中就有邱紫珊、花灵和四位阁主在内。

    怔了一会,桑骨又问道:“即使这样,告诉桑某,桑某也不会丧心病狂的去打开神址啊?”

    倪正晨看了一眼桑骨,苦笑道:“桑道友可听说过五彩流蓥?”

    桑骨听到五彩流蓥之后,一惊,连忙说道:“祖上流传五彩流蓥为我族守护圣兽,后来随蛮神一起消失了?”

    “那么桑道友如果知道你族的五彩流蓥就被封印镇压在神丘山内,你会怎么做?”倪正晨盯着桑骨的眼睛问道。

    “这?怎么可能?我族圣兽怎么可能被关在神丘山内被镇压起来?”桑骨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我是问如果是真的,你们该怎么做?”倪正晨又继续问道。

    “如果这样,我蛮族必然倾尽全力,将我族圣兽营救出来!”桑骨不加思量的回答道,不过又想了一想:“但是如果破开封印放出魔物的话,我们或许还要考虑一下。”

    倪正晨听了桑骨之话,神情立刻轻松下来,然后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五彩流蓥就是被镇压在了神丘山之下。”

    “啊?真的?”桑骨脸上立刻变得阴沉起来,不悦的问道:“倪道友请告诉桑某,为何你们人族会将我族守护圣兽镇压在神丘山下?”

    “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不过这之前我想问一下,当年你族的守护圣兽和神王陆迁的关系如何?”倪正晨没有直接回答桑骨,而是又问了一个新的问题。

    “当年我族认可了蛮神之位,我族圣兽当然也认了蛮神为主,不知倪道友问这话又是何意?”桑骨爽快的回答道。

    “既然桑道友说的明白,那么现在我就告诉你,蛮神是怎么陨落的。”倪正晨正色道:“当年蛮神就是被五彩流蓥弑主而受了重伤,而蛮神不忍伤害到五彩流蓥,只是将它镇压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